白鹊车: 亮日本高清视频免费云车

我真的懂你不是喜新厌旧

是我没有陪在你身边当你寂寞时候

别再看着我说着你爱过别太伤痛

我不难过这不算什麽

只是为什麽眼泪会流我也不懂

<我不难过>

坐在我面前的社长拍了拍手:「兔子,後天思雅生日你要献唱几首?」

有点久没听到兔子这个称号,我稍微清了清喉咙。

「要唱也是身为男朋友的你唱吧!」放下麦克风,我拨了拨浏海。

「已经连续两年都是我唱了耶,身为跟她感情最好的学妹,你是不是该唱几首?」社长从旁边的桌上拿了一叠厚厚的白纸,放到我的手上。

撇了一眼,是厚厚的歌词本。

白鹊车: 亮云车

「最少唱十首罗!」

「驳回。」把手上的纸全部放回桌上。

「哼……」轻声哼了几声,社长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子,示意我坐下。

坐到位子上,我盯着社长。

「你先唱一到三首歌,然後我们分组玩游戏,看看电影之类的,然後某个人再推一个大蛋糕进来,活动的流程差不多这样。」

「拿掉第一个流程,挺好的。」点了点头,我玩着发丝。

「最可爱的兔子学妹拜托你了!」社长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纸盒,打开後,推到我的面前。

看着眼前装在盒子内的十二个烤甜甜圈,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好吧。」

「我就知道我的兔子学妹最可爱人最好了!」

社长满意的点了点头,重新拿起我刚刚放在桌上的歌词本,开始认真的翻阅。

「想唱什麽歌?」

白鹊车: 亮云车

撕开烤甜甜圈的包装,我回答。「我只要唱两首,一首我自己唱,一首要一个人跟我合唱。」

「好吧。」

「第一首唱『祝你开心』好了。」说完,我大口的咬了一口甜甜圈。

「好啊,啊你要跟谁合唱?」

「跟我?阿谦?若心?」

「不知道。」

身後传来开门的声响,郑佑谦和若心牵着手一同进了教室,便马上在我对面的位子坐下。

盯着他们牵着的手,大概是和好了。

「嗨。」面带微笑,他们朝着我和社长打了招呼。

挥了挥手打招呼,我望向社长。

「哈罗,後天思雅生日,你们有人想跟兔子一起合唱一首歌吗?」

白鹊车: 亮云车

话刚说完,开门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次是沉默学长。

稍微点了点头打招呼,沉默学长在我旁边坐下。

郑佑谦和沉默学长对看了一眼,郑佑谦的表情有些扭曲,但是马上换回一抹轻松的微笑。

沉默学长则低着头,像平常一样。

嗯……有点奇怪。

「恒瑀,有没有兴趣跟兔子合唱一首歌?」

「……兔子?」沉默学长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啊,兔子是依婕的绰号啦。」

听了社长的解说,学长点了点头。

沉默了大约三十秒。

「好啊。」

白鹊车: 亮云车

「咳、咳。」完全意料之外的答案让我有点被刚吞下的甜甜圈呛到。

「怎麽了?」四个不同的音调说着一样的话。

「没事、没事,那要唱的歌可以我选吗?」

「都可以。」学长看着我,回答。

「兔子,你要唱什麽?」

一秒都没有犹豫,直觉的说:「慢慢!」

「慢慢?这首歌太哀伤了啦,人家生日欸。」不待沉默学长回答,郑佑谦抢先说。

「嗯……我也觉得唱这首不好。」

……

讨论了很久,始终讨论不出什麽结果,最後因为社长要去接思雅学姐,另外一对小情侣有课,所以剩下我和学长两个人继续讨论。

白鹊车: 亮云车

一手撑着头,努力得想着该唱什麽才好。

「Doyouhearme,I’mtalkingtoyou.」

一直静静的坐在我旁边的学长,以磁性的嗓音突然的哼唱了起来。

Acrossthewateracrossthedeepblueocean

Undertheopensky,ohmy,babyI’mtrying

听着听着,我本能的开了口。

BoyIhearyouinmydreams

Ifeelyourwhisperacrossthesea

Ikeepyouwithmeinmyheart

Youmakeiteasierwhenlifegetshard

白鹊车: 亮云车

沉默学长看着我,扯了扯嘴角。

配合着我的声音,一起接下去唱。

I’mluckyI’minlovewithmybestfriend

LuckytohavebeenwhereIhavebeen

Luckytobecominghomeagain

Ooohhoooohooohooohoohoohoohooh

唱完了第一段,我们笑着相望。

学长的脸上染上些微的红润。「……兔……子……学妹,你唱歌很好听。」

「谢谢你,学长你不用免强叫我兔子啦,可以叫我依婕或是看你想怎麽叫都可以。」

白鹊车: 亮云车

学长轻轻点了点头,「明天要练习吗?」

「好,明天社团应该不会有人,中午过来练可以吗?」

「嗯,那麽你要走了吗?我送你。」

「谢谢你,不过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女生晚上自己一个人很危险,我送你吧。」不等我反应,学长已经拿起我的包包和东西,往门外走。

逼不得已,只好跟上去。

一同锁好门,在学长的坚持下,他帮我拿着所有东西,一起慢慢的散步回家。

到自家门口前,学长才把零碎的东西和包包交到我的手上。

「谢谢你,送我回来。」带着笑容,我向学长道了谢。

学长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明天见,阳阳。」

不等我回应,学长就以轻盈的姿态,离开了我家门口。

白鹊车: 亮云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