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云车(长全雨这作者可惜了)_亮云车

19层妖塔。

柳柳站在塔的最顶层,一时间有些恍惚,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已经来到了这里,目标似乎触手可及,可是她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许许多多的画面一时间快速从她脑海中飞过,像是在看一部话本,无数次的缠绵痴斗如同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此刻她只觉得自己孤身一人置身于这最高层的塔中。

因为推算出这最顶上无层塔的妖乃是五行之妖,所以接下来面对的妖的属性她已了然如心,只不过这土之妖该以何种面目出现在她面前,她却有些说不准。

当推开第19层塔的大门,面对脚下一片光溜溜,一眼望不到头,毫无波澜起伏的土地时,柳柳还是有些惊讶。

难道,这土之妖就是一片地,她难道还要从这片地里把他刨出来不成?

亮云车(长)_亮云车

脑补了一番,柳柳的心也跟这土地一样,沉甸甸的,灰溜溜的。

柳柳没走几步,就感觉踩到什么,她低下头看去,看到一个小凸起,颜色跟周围的土壤毫无差别,蹊跷就是它似乎是这片土地唯一一处不平坦。

而至于这小凸起的形状么,柳柳眼皮一跳,蹲下身来,手指戳了戳,那物竟然微不可查地颤了一下,虽然不能表达情绪,却似乎在害羞,可是却视线可见地如雨后春笋般长了点。

柳柳虎躯一震,只觉一口血差点涌上来堵住她的嗓子眼,如果她没有料错的话,这小东西,就是那东西!

所以说……她,她……她要干翻一块地?!!

坑爹啊!!

亮云车(长)_亮云车

虽然已经揣测过无数遍情况,可眼前面对的事实,却让柳柳依然内心里翻涌出许许多多难听的字眼,恨不得报复社会。

她一只手握住那物,往上提了提,像是拽一株植物,想要将它从土里连根拔出,可是却像蚍蜉撼树,感受到埋于地下巨大的力量。

哼!

我拔不出来,就刨你出来,我就要看看,这猥琐玩意儿下面到底是什么样子?

柳柳卯足了劲儿,开始在那凸起物旁边开始刨土,她不停地刨,一开始还是蹲着的,很快就变成半趴着,越刨越使劲,身前堆出一个大土堆,可是那物始终还是纹丝不动,埋着它的土壤也一点没减少,柳柳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终于还是放弃了这种无用功。

就在她停手的那刻,土堆迅速地被吸回了原本的地方,柳柳一脸错愕地望着完好如初的地面,只觉像是被人耍了。

亮云车(长)_亮云车

她叹了口气,瘫软地躺倒在地上,毫不顾忌形象地躺成一个大字,她面色潮红,胸口激烈起伏着,像是做过一场激烈运动般,疲惫得不行。

就在这时,她察觉到有动静,转头一看,原本那根小而猥琐的凸起,已经茁壮成长了起来,变得有她半截胳膊那么粗长,那变长的肉茎还摇了摇,如同向她挑衅,或者炫耀。

妈的!

柳柳胸中一口郁气,看着那粗壮的长物两眼都有些发黑,她咬着牙爬起来,开始粗鲁地解衣带。

她恶狠狠地想,不就是操一根棍子嘛,老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亮云车(长)_亮云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