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逢男生把你当备胎的迹象春 大梦未醒 水小说

酣畅淋漓的情潮过後,离音胸口起伏,浑身软绵绵的瘫在薄布上,双眸已不见之前的迷离色彩,此刻正壹脸痛心疾首的望着男人。

离音心里大失所望,她还不及阻止男人的退出,男人就射了。

小腹上壹坨坨的清凉还散发着强烈的紫光,她虽然想用指尖勾挖起来,壹点点吃完,但是在男人面前她终究是做不出这麽掉价的事。

秦正不知道少女满心的怨念,他拿起壹旁支离破碎的尼姑袍给她清理干净腹部。

火照射下,他眼尖的看到自己还没硬下的分身上粘有点红色的液体,秦正心弦微动,壹股蜂蜜似的甜在心里慢慢滋长,名为愉悦的情绪充盈着他浑身的细胞。

他翘起薄唇,擡起头来就看到少女无精打采的模样,偏偏她那双大眼睛还带着强烈的指责,让他想忽略都难。

刚才不还好好的,事後就委屈上了?秦正其人行事果断理智,断然不可能後悔先前的行为,让他道歉更是天方夜谭。

是以离音这点委屈,注定被他无视了,无视也就罢了,他还故意曲解了。

老树逢春 大梦未醒 水小说

“还不够?”秦正在她身边躺下来,而後轻手给她盖上毯子。

“不是。”离音随口应了壹声,神情恹恹的,她还在替那点弘阳圣气感到惋惜,是以没有注意到男人难得的铁汉柔情都用在她身上了。

“回去再喂饱你。”秦正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破天荒的补充壹句不像是他会说的话。

离音胡乱地点头,秦正深深凝视她壹眼,而後大手壹捞将少女禁锢在自己臂弯里,壹边用指腹有壹搭没壹搭摩挲着她玉滑的香肩,壹边牵着她柔白的手按在自己还硬着的男根上。

离音习惯性握住那根炽热,脑海里却思绪纷纷,她想起上壹世自己深爱的哥哥,她这才刚重生,就不知廉耻的与壹个甚至不知道姓名的男人滚在壹起了。

难道她骨子里就是壹个不安於室的女人?离音自认自己对待感情是认真专壹的。

细想她刚才的行为,总感觉很诡异。她记得自己做了个春梦,在梦中醒来後她觉得小腹很热,热中还带着壹点点痒,而後那点痒就传遍了全身。

她就像咳药了壹样,被疯狂的欲望支配了,言行举止都不受自己的控制,她很肯定自己体内没有另壹个灵魂,而且深究起来,从她口中吐出的话都是她心里所想的。

老树逢春 大梦未醒 水小说

如此匪夷所思的事出现在自己身上,离音却是壹点都不慌张,想不通自己为什麽会出现这种情况,离音懒病又犯了,懒得多想。

她信奉敲到船头自然直的至理名言,现在思虑过多又不能解决问题。

而且,她能分清楚上辈子和这辈子的区别,上辈子的事情随着她重生已经成为过去式,对於哥哥的感情,她虽然壹时间无法放下,时间久了或许会淡忘吧?

如果她还陷在过去的回忆里,这对身旁的这个男人是不公平的,谁都不想自己的枕边人,是个三心两意的人,和自己睡在壹起还想着另外壹个人。

新的世界,新的生活,全新的自己,唯有壹颗心不是新的,不过她会慢慢融入男人的世界,不是有壹个词叫“日久生情”麽?她相信自己能爱上身旁这个男人。

思路理通了,离音又想到刚才的体外射精事件,以这男人霸道的行为,这事绝对没有完。

有第壹次就有第二次,她肯定还要在他身下承欢的,万壹下次男人还射在外面,那她不是亏大了。

而且,以前哥哥每次都射在里面,她都不曾有喜,可见她是无法受孕的。

老树逢春 大梦未醒 水小说

对於这壹点,离音倒也想得开,她不怪老天残忍剥夺自己作为母亲的权利,毕竟能重生这件事放在自己身上就是天大的恩赐了。做人不能贪得无厌,不然就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了。

离音想了想,体外射精这事必须现在就协商好,争取下次能壹举吃到自己肖想的东西。

离音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蛋,微微调整个睡姿,侧躺在男人臂弯里,微凉的玉臂搭在男人的胸膛上,轻轻捏了捏,小声询问:“下次能不能射在里面?”

秦正垂眸对上她水润润带着希冀和期待的眼神,深沈的眸仁划过壹抹深思,握住搭在自己胸膛的小手,开口道:“你想给我生孩子?”

对於亲近的人,秦正不耐烦用那种遮遮掩掩的问话方式,所以这般直言不讳的问话让离音壹时反应不过来,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大眼睛都不眨壹下。

秦正被她瞧的心口发热,沈吟道:“你想给我生孩子也不是不可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