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泽的意思-毕严秀英和老头在船上泽

隼人这次策划的双人组合成效不错,为了延续人气,促成下一张专辑成功被催生,他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晚上露安打开了收音机,转到知名的音乐广播电台听音乐,听到电台DJ为歌手们的专辑与活动打广告。

「由情歌创作王子隼人与清纯派少女影月所组成的《月下美人》所推出的首张同名专辑深获好评,下一张专辑隼人有好康要提供给歌迷!把你的心情写成歌词寄来,隼人将会从中挑选出两首歌词来谱曲,他将为你唱出你的心声!」

听到DJ在念地址与截止日期,她赶紧抄下,然後关上收音机,拿出纸笔坐在书桌前苦思。她没有文采,也没写过诗词,只大概知道要押韵,她也只好尽其所能。

将隼人之前专辑中的歌词本放在纸张旁,反覆阅读这些她早刻在脑门上的字句,观察字句排列与段落架构与彼此的关联,她试着提笔写一句,便写不出下一句。

脑中倏地闪过一句话,她随笔记下,将专辑里附的写真照捧在手心细细端详,从他身上寻找灵感。

一个晚上过去,地上满布被擦破的纸张,她没有将它们揉成纸团,而是拿起来交叉比对句子,圈出可用的词,直到初曦乍起,她才写下了最後两句,划下句点。

「因为是你,因为你是你。」这是她最後写下的诗句,她不禁摇头,因为是他,才让她作出为他写诗这种她不擅长的傻事。

严泽的意思-毕严泽

她伸伸懒腰,打开电脑登入『有够盟』,照惯例开启分身帐号来给大家留言,却点不进去浅纱的网页。

『本网页暂时关闭中。』的告示出现在萤幕上。

「怎麽回事?维修中?她总不会没事关网页吧?」

不到几秒,告示字样自动消失,一个视窗自动跳出,视窗内一个档案正下载到她的桌面上。

「搞什麽?中毒了!」她惊惶地要将视窗关掉,滑鼠却点了半天也关不掉,她急忙打电话要通知隼人、浅纱与无央,不要去点浅纱的网页,但此时档案迅速下载完毕後便已自动开启。

萤幕上出现了一张照片,她本以为会是有人恶作剧,放上恐怖女鬼图片还附带诡异尖叫声,没想到这竟是一张偷拍照片,男女主角竟是浅纱与光映!

她讶异的点开其他照片,发现这全是在同一场景拍摄,看来像是饭店中的泳池畔。

严泽的意思-毕严泽

「怎麽那麽没警觉性,这看起来拍摄者离他们很近呀!」她急得用力敲掌。

偷拍者的相机性能想必很高,竟能将主角脸孔拍得一清二楚,「不会吧,是浅纱跟那条秋刀鱼!他们什麽时候会面而且还到这种程度了?」

她着急地拨三人的手机,却没有人接听,她跑去浅纱家,远远就见到许多电视台的SNG车包围她家,她无法推断浅纱是否在里面或早已逃跑,她真心希望是後者。

就算浅纱在屋内她也无法潜入,无央手机不通,她只好赶到隼人家。里头一片黑暗,黯淡的路灯映照下,隐隐绰绰一对交叠的剪影在窗帘上缓缓移动。

晚风戏耍着掀开了窗帘一角,窗内半张静雅的脸蛋俯视着倚在矮小的细弱颈窝上,那半张脸上扬起温柔的笑容,一双手小心捧着矮小身影的胸脯。

海水从天寒地冻的北极往南窜流,纵然越过了许多纬度,越来越接近赤道,但它的本质仍是冷的,它潜在海底流动,就算潜得再深,那种程度的冰寒是她无法忽视的。

现在这从北极来的海流就从海底向上窜,地表被冲击得破开了一个大窟窿,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直直往下坠入到海底。

严泽的意思-毕严泽

她愿永远沉眠,与自己心中所有的爱一起被尘封埋葬。

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报导,光映懒懒地侧卧在鸟蛋型的竹编躺椅中,仰头了望灿星满天。

萤幕上的画面是浅纱与他被偷拍的录像,已经重播了无数遍,各大新闻台、娱乐新闻节目、两性评论节目、命理节目与政论节目,都在讨论他和浅纱的绯闻。

一段恋情变成绯闻曝光後,往往就只有两种结果,承认交往或破碎终止。

可惜了,夜晚的精灵,演艺生涯短暂地就如划破天际的流星,他可不会去捡拾殒落的残破星光。

「秋光映!」忿怒的呐喊从他身後爆出。

「可是某个人除外,呵。」

严泽的意思-毕严泽

无央从树丛中跳出来,直指着他鼻头斥喝,「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浅纱!你什麽时候干下这种偷偷摸摸的事?」

「我的行踪、我的自由恋爱,也需要向你报告呀。再说我光明正大在泳池调情,偷偷摸摸的是拿相机的人吧。」

「好,偷拍这固然有碍道德,姑且不论,你勾引浅纱的目的是什麽?」

「刚不就说了,自由恋爱?」

看到光映说到恋爱这两个字时的轻佻冷笑,他就感到作恶,「恋爱?别开玩笑了,你从来就谁也不爱,只爱你自己!你根本就是想随便玩玩,出事了找跟你相熟的媒体散播对你有利的说词,你自己一点损失都没有,她却赔上了演艺生涯!」

清脆但单薄的拍手声响起,是光映给无央的鼓励,都说爱情降低人类的智商,眼前倒有个异类。

严泽的意思-毕严泽

「既然知道了,就别浪费我的时间。」光映指着大门。

「我才不要你来浪费我的时间,能毁掉你的名声的时间,我一分一秒都不想耽搁!」无央从口袋抽出手机,「刚刚的对话我都录下来了,我一传送给媒体,大家就会知道你是什麽样的烂人!」

「有意思。」耍弄这个他永远的手下败将这麽多年,老狗总算变出了新把戏。

也好,就陪他玩玩,「你想要什麽?」

「什麽都好,只要不伤害浅纱不损害她的名声都好。」

「就算你会失去她也无所谓?」

看见无央的坚定不移,他认真思忖,该给这条狗什麽样的肉骨头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