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缚教师怎样判断自己紧不紧的沦陷受辱-人妻沉

抵达扬州时,这个自来繁荣的地方正被烟雨笼罩,绵绵细雨落在清一色的青石砖铺就的街道上,激不起半点波澜,却夹带着江南冬日特有的阴冷潮湿,寒意瞬间爬满骨缝。

齐画楼没敢掀帘子,快到扬州时,顾玉时又小病了一场,至今还带着恹恹之感,脸色苍白得好似高岭之上的雪,触目皆是白,不见半点红。

她斟了杯化了药粉的水,动作熟练的喂顾玉时喝下,替他拢了薄被,自己方躺回软塌上。封闭的马车将风雨屏蔽在外,却挡不住外间的熙熙攘攘,哪怕是落着雨,外头也热闹非凡。

去城里看病的、访亲的、采买的,高高低低的交谈声搭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不时落进齐画楼的耳中,正感叹南北也无不同时,忽听外面顾玉昭正与人讲话,声音不高,却带着几分激动。

莫非是顾三郎来接?齐画楼将要出声询问,又觉车架沉了沉,然后便是顾玉昭略带惊喜的声音响起,“大哥、画儿,三弟遣了他的书童来接我们。”方才与他说话的,显然便是顾玉旵的书童了。

顾玉昭话音刚落,便听那书童讲道:“小的五福见过大郎君、二郎君、齐娘子,郎君说约莫这几日几位主子就该到扬州了,只郎君尚不到休沐,不能亲自来城门处接,便画了画像命小的在此处候着。也合该是小的运气好,一眼就看到了二郎君,这才没叫小的接漏了去。”

书童说的轻描淡写,事实上又哪里如此容易。他是顾三郎在扬州时买的小厮侍从,自然认不得主人家中其他几位主子,若非日日揣着画像琢磨,哪里一眼就能认出顾玉昭。

何况近几日扬州的天气着实算不得好,终日连绵阴雨,湿腻阴冷得厉害,他又一站便是一天,回去书院时,只觉得手指头僵得都不是自己的。所幸没有叫他等太久,苦头也没吃多少,待领了他们去小院,这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束缚教师的沦陷受辱-人妻沉

顾玉时精神不好,未与书童多讲,倒是齐画楼隔着帘子与他一问一答说了好些功夫,大都是了解顾玉旵平日的生活起居,那书童也是个机灵的,知道举一反三,这边儿她刚问了饮食,那边便说了作息,很是聪敏。

如是几番问答,齐画楼几人便也大约知晓顾玉旵的近况,也得知他在临近书院的青苍镇上租了套宅子,早早的派人清扫干净,就等他们抵达入住。

他们从北城门进,又从南城门出,马车颠颠簸簸的走了约莫一个多时辰,才到了青苍镇。据小书童所说,书院在离青苍镇不远的山脚下,与镇上相距四五里的路程,便是徒步也不过两炷香时间,很是便宜。

而顾玉旵租赁的宅子就在镇东,粉墙黛瓦马头墙,且又磅水临街,内里层楼叠院,是典型的四水归堂式徽派建筑。宅子并不大,不过小小的一进,入了大门便可看到开阔的院子及宽敞与天井内外连通的大厅。

院中摆着一个大缸,里面还养着碗莲,绵绵细雨从天井落入缸中,打碎了清澈的水面,荡起层层波澜,连绿意幽幽的莲叶都不住摇曳。

齐画楼很是新奇,她住过别墅豪宅,也住过土炕草屋,可从没住过这种墙体高得只能看到天井般大小天空的房子。建筑与墙面合成一体,四面墙体又形成一个封闭的院落,人站在廊下,只瞧见从天井落下的细雨拉成一道道银帘,却再看不见其他。

而到了二楼,推开刻有岁月痕迹的木窗,又能将楼下的状况一览无遗,再推开临街的木窗,还能看见远处的风景。

小书童见她欢喜,便道:“郎君已命小的将正房收拾干净,娘子看看可还缺些什么,再待小的去置办。”

束缚教师的沦陷受辱-人妻沉

齐画楼跟着他去了正房,只见楼上三间正房,当中算是厅堂,摆了张刻着祥云纹的方桌,两旁放着同款的官帽椅,墙面上挂着一副山水图,桌上还有一只长颈瓶,里面插着开得正好的腊梅。

厅堂左右两边俱是卧室,里面家什也无甚区别,一张镂空拔步床,一张高脚长案,一张玫瑰椅。只不过左边的卧室还多了一张梳妆台,上面还十分周到的放着一个妆奁,显然是替齐画楼准备的。

见此,齐画楼也不得不感慨,记忆中懂事却也带着几分男孩特有的顽劣的小男童,到底是长大了。

******

小书童还要回书院复命,遂将小镇大致情况与他们说了后,便撑着伞回书院去了。

他一走,齐画楼几人便开始从乾坤袋里往外搬东西,锅碗瓢盆、衣物被褥、笔墨纸砚、话本游记,但凡用到的东西,都被齐画楼塞到了乾坤袋里。也亏得齐画楼还有空间和乾坤镯,不然三个乾坤袋也不够她放置物件儿的。

顾玉昭笑她几乎要把小映村的家给搬空,就差挪炕搬床了,齐画楼听了气得捏着他腰间的软肉狠狠转了一圈,直把他拧得龇牙才作罢。

不过齐画楼也未白用功,她和顾玉昭一顿收拾后,这套租来的宅院,终于有了点小映村老房子的气息。

束缚教师的沦陷受辱-人妻沉

忙碌过后,天色已近黄昏,齐画楼也未去灶房开火,直接从乾坤镯中取出还冒着热气的四样家常菜,与顾家兄弟坐在楼下宽阔的客堂中,听着雨打莲叶的嘀嗒声,就着在城里买的白面馒头,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用过晚饭,顾玉昭便去灶房烧水,这里的灶房与净房都在正房后头,那里正临着穿镇而过的临波河,只要打开后门就可随时取水,很是方便。

几人分别沐浴后,便就寝歇息。虽说马车整改过,也不曾急着赶路,一路走来都算悠闲,可到底也是横跨几个道府从西北往南而来,不说顾玉时,便是齐画楼都有些乏累,眼下终于抵达扬州,自是早早安歇。

齐画楼倒榻便睡,对面的顾家兄弟却是瞧着梁顶在轻声商讨,却原来,还有十余日便是小姑娘的生辰,往年在家,虽说人少,却也十分温馨。然而此次却是不同,且不说是三年来的首次团圆,还是她的及笄之年。

顾家两兄弟自是想要大办,按着规矩,及笄时不仅要有正宾、有司、赞者,还要置办及笄日时需要的礼服。偏偏他们现下刚到扬州,实在不知叫谁来当小姑娘的正宾,令人好生头痛。

而顾玉时除了忧心齐画楼的及笄礼外,还想着顾玉昭和她的昏礼,他们四人既无长辈也无亲眷,三书六礼更是一步也未曾走过。这会儿想起,顾玉时倒愈发愧对齐画楼,清清白白的小姑娘,竟是随随便便叫自己许给了二弟,除了那断掉的镯子,却是连个聘礼都无。

思及此,顾玉时不免叹息,谁又能想到,烜赫一时的玉山顾氏,到最后会落得如此境地。

==============================================================

束缚教师的沦陷受辱-人妻沉

嗯~有木有感觉节奏在加快233333

只要及笄了 画楼就可以筑基 然后就成亲 就可酱酱酿酿了

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本宝宝都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开船了

真的是 好久木有开船了啊 都不会写了

对啦 推荐一部准备二刷的电影 群里的宝宝大概都知道 哈哈哈

绣春刀2 好喜欢沈炼北斋的感情线啊

够含蓄也够暧昧

束缚教师的沦陷受辱-人妻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