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有乖乖听话让我进去违人伦的事 人伦事

有了目标,枯燥乏味的旅途也变得多姿多彩。白日里,齐画楼不是看炼器入门手札就是翻阅古籍诗经。看乏了,便坐到车辕上与顾玉昭一同驾车,与他低声闲谈之时,也不忘欣赏四周风景。

到了晚间,若是有住店,便锁了门进空间修炼,顺便与嘴贱的蛋蛋聊聊人生谈谈理想。若是恰好在野外,那么就与顾玉昭轮流守夜,顺便回顾回顾白日里所看到的资料记载。

如是这般,倒也悠然自得,而令齐画楼更加愉悦的是,一路走来,看名山大川看日月更迭看风土人情看盛世兴衰,不说感悟有多少,却足够她洗涤心灵稳定心境,便是那层壁障,都松动不少。

齐画楼虽然无法看到横亘在进阶路上的壁障,却能感受到它正逐渐变得薄弱,若无意外,估摸着再修炼一段时日,便可自行筑基。

这样一来,本就游山玩水似的一段旅途,变得更加悠闲起来。当然,速度变慢,相应的遇到的事情也变多,若是能解决,他们顺手也就解决了。比如走到秦北道时,发现此处已有三四月未落雨,齐画楼也会趁夜偷偷施展春风化雨,这技能不耗费灵气也不用灵力,最适合现在这种情况使用。

除了天灾,自然也有人祸。大盛朝地域广袤,又逢将乱之时,不是每个城镇都那么和平繁盛,有光明自有黑暗,有和平自也有杀戮。遇到能管的,不用齐画楼说,顾玉昭都会出手,若是牵扯太大,他们也只能量力而行。

佛祖要普度众生,而他们,只要无愧于心,心自坦然,便好!

咳,除了上述几项,还有其他突发事件。诸如月圆时,面对只有一间空房的尴尬状况——也是哔了狗了,从出了陇关道开始,哦,陇关道就是临泉城所在地区的总称,大盛沿袭唐时旧制,疆域分为十二道,陇关是其中之一。

身边有违人伦的事 人伦事

他们从临泉城前往扬州,途径五省其实就是五道,从西至南分别是陇关道、秦北道、山北道、山南道以及最后的淮南道。

当然,说是沿袭旧制,其实也不尽然。大盛疆域比之大唐还广袤,唐朝分十道而大盛有十二道,而且有些地方根本没有在前朝史籍中出现过,如横北山脉以及曾经出现过的几个城镇,可它们又真真切切的存在于内陆。可若是架空,也非如此,至少扬州尚在,且唐史也并未消失。

话又转回来,自从出了陇关道,三人便经常面临着客栈只有一间空房的尴尬场面,这且不算什么,最令人羞赧的是,月圆功法后遗症发时,客栈只有一间空房的情景。

这种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偏偏那种状况下,齐画楼的理智定力全部飞走,酥软无骨的身体早就下意识的抱住顾玉昭矫健有力的身躯,若非残存的意志只怕会当着顾玉时的面上演春宫。

这也是齐画楼的锅——南下第一个月圆夜时,他们抵达西北境内,隶书秦北道的边陲小县城,洛殷。

因着海上丝绸之路被禁,陆路丝绸之路的重新崛起,西北一带很是热闹繁华,而与旧都长安相邻的洛殷又通陇关、河南、蜀中三道,是以,即便洛殷是个小地方,也格外的繁荣,来往的商队牵着的马匹几乎占满了整个县城。

齐画楼他们抵达洛殷的时间比较晚,正是日落西山时,稍微好些的客栈早已满员,便是次一些的,都无空房。他们跑了洛殷所有的客栈,才在县城边缘的拐角处找到一家小客栈,然而人家也只剩下一间空房。

于是这一晚,齐画楼熬了整整一夜,舌尖被咬得满腔都是血腥味,掌心更是印出八个指甲的痕迹,甚至有些地方已破皮见肉。

身边有违人伦的事 人伦事

自打齐画楼不再压抑内心的欲望之后,这还是几年来第一次抑制功法的后遗症,没成想威力巨大,当时压制得有多狠,后面反弹得就有多厉害,就同后来蛋蛋说的,当时没有爆体身亡是她运气好,然而,你砸出的坑,不可能因为你后来填过土就代表它消失不见了。

齐画楼起初不明白它的意思,直到第二天晚落脚后,她才明白过来——实在是那会儿淫荡的不像她自己,脑海中仅存的意识就是用两条腿儿紧紧夹着顾玉昭的劲腰,不放开。

而且后来明明都已经泄过几回,却仍不满足,吻着摸着顾玉昭,不让他走,直折腾到大天亮,第二天起床时,两人眼角都挂着青黛,显然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

看到这样的自己,齐画楼恨不得散功重修,偏碍于蛋蛋似是而非的那些话又不敢有所动作。心有欲望,却克制不成,忍耐不行,唯有顺从屈服,才能纾解平缓功法带来的情潮,也是挺操蛋的。

然而这还不算完,他们找客栈的运气实在不大好,平时也便罢了,每回到关键时刻,房间就不够用,齐画楼还能说什么,她也很绝望啊!就怕事情办着办着顾家老大醒了,那场景太美,她拒绝想象。

亏了如今的厚脸皮,才叫她白日里面对着顾玉时也不显尴尬,倒是顾玉时仍是旧时模样,大都温文有礼,偶尔也与她逗趣,眉眼波澜不惊,神色淡定从容,他的态度让齐画楼很是松了口气。

然而顾玉时真的毫无所觉吗?那么小的房间,即便有屏风遮挡,有偏厅内室之分,又哪里捂得住娇媚酥软的呻吟,挡得了悉悉索索的抚摸,只不过靠着强大的意志力硬撑罢了。

对齐画楼而言是尴尬,对顾玉时来说,又何尝不是一场煎熬,仿佛身处油锅之中,前后左右都是绝路,逃不出脱不开。

身边有违人伦的事 人伦事

唯一令人欣慰的是,他们之间的相处亲近许多。也是无奈,同个屋檐下住了这么些年,两人之间好似还隔着千山万水。如今不过短短几月,遥远的距离一下子被拉近,横亘在彼此间的屏障渐渐消失。

当齐画楼已经能坦然面对三人一间房的场景时,这段长达四个月的南下之旅也将抵达终点——在十一月末,他们终于进入了淮南道的地界,距离顾三郎所在的书院,还有三五日的路程。

==============================================================

还是过渡

本来想写三个人一间房的肉渣

可是与后面的梗重复了就算了

接下来画楼就要筑基 及笄 成亲了

期不期待 哈哈哈哈

身边有违人伦的事 人伦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