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雪抗击疫情辣文开头排比芬毕严泽

这天晚上酒吧打烊後,驻唱歌手与服务生在酒吧为隼人办了场庆祝出片的办了场庆祝出片的聚会,露安等人也受邀出席。浅纱很想念同事们,所以很高兴能再见到他们,反倒是露安怕被服务生认出她来而感到紧张。

这次隼人预告将在聚会上宣布一个惊喜,她暗自揣测和期待是否与他们之间的约定有关,那个在他的梦想成真的那一刻,也让她美梦成真的约定。

「约定?我们有什麽约定?上次修车的钱不是还你了?」

他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想给她惊喜而装傻?「就是你说若你能再出片,就要让我担任MV女主角阿!」

冰雪又聪明如他,有可能犯下这种错误,应允过她这不可能之事?他要是能再出片,MV女主角理所当然该是影月。「我有答应过你吗?」

见他这样她着慌了,只有她一个人暗自把这约定牢牢记了大半年,他这许诺的人根本不记得?

「有一次你的demo又被唱片制作人退了,你心情很差,我拉着你出门陪你喝酒,你说谢谢我陪你,若能再出片,就要让我担任MV女主角。」

这下他有印象了,他当时情绪低落,想说反正不可能再有机会出片,就随口答应了她主动提出的请求,两人还天马行空的谈论MV的剧情,从未想过他会有该履行承诺的一天。

毕雪芬毕严泽

见他一脸恍然,显然她想起来了,她衷心企盼这次的惊喜与这有关。

浅纱一等人来到聚会後,浅纱开心地与服务生们寒暄,不久後隼人举起了酒杯,众人的目光投射到他身上。

「今晚很高兴大家在此为我庆祝,小弟我以後发达了不会忘记各位!其实今晚要接受祝贺的不只我一人。」

见到大家疑惑的神色,他这几个月来的关子可卖得够本了,「我不是以隼人个人的名义复出,而是以两人创作乐团《月下美人》的隼人这个身份复出,而我的搭档就是影月!月下美人取影月的『月』跟隼人的『人』。」说完便顺势搂住她的肩拥入怀中。

众人先是惊异,再爆出阵阵喝采,倒是有人提出了抗议,「先是害我们少了个耐操的职业钢琴手,又把我们当家的清纯少女派歌姬拐跑。」

笑得缅腆的影月闻言便急急向隼人问道,「我们还会在这里继续唱不是吗?」

一位资深的歌手重重拍了隼人的肩,「原来你们根本没有要走?还是影月老实。你这臭小子,连我都敢骗!」

毕雪芬毕严泽

隼人无奈地揉揉影月的头,「傻瓜,你要不说破,我们就能骗到王大叔了。」转而对所有人说,「我们是还会在这继续唱,但时间会变少,为了补偿大家,小弟我就每人送上一张专辑加特典!」

「谁要那种不值钱的破东西,销售的钱分我们还比较实际!」

稍久之後露安提出了她的疑惑,小心翼翼地掩饰失落,「你没有别的惊喜要宣布了吗?」

他带笑着摇摇头。

整场聚会让她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他的手。他白皙修长的纤纤玉手留恋地牵动影月绸缎般细柔的发丝,他将影月介绍给她认识时,三人一边谈天,他一边将手悄悄置於影月细柳般的後腰,逗弄似地划圈圈,影月没有作出什麽反应却也没有抗拒,这个画面让她口中的苦艾酒变得又苦又辣又烈。

是为什麽呢?这种无以抑制的酸楚从何而来?到底这酒里是下了什麽药,竟让她看见奇怪的幻觉,让她看见他的手其实是在她自己的後腰划圈圈,而她被逗弄地脸泛潮红呢?

「歌曲都录完了吗?」浅纱提问,隼人得意地点头。

毕雪芬毕严泽

「那唱一首给我们听吧。」无央的提议瞬时得到所有人的附议。

「好吧,就当先给你们试听,听了要买阿!」

隼人牵着影月站上舞台,两人朝台下一鞠躬,「大家好,我们是《月下美人》,我是隼人,她是影月,现在为各位观众带来我们第一波主打《予月的承诺》,这是一首情歌,由我作词作曲,描述一个男人爱上了月之女神,对她许下千年的爱恋承诺,月光千年来持续照耀大地,每对恋人都期盼两人的爱情如月光般久远,是很适合情侣对唱的歌,希望大家会喜欢。」

他坐到钢琴前,影月倚在他身旁,琴声为亘古的爱情编织出华美动人的咏叹调。

走过多少黑暗绕过多少弯路

直到见了天上的婉月才知这是光亮的起源又见明月圆

掠过多少千帆饮过多少弱水

毕雪芬毕严泽

直到见了湖面的月影才知这是旅途的尽头幸福的开头

爱上了月亮爱上了光我知道我很傻但无尽的渴望不能藏

爱上了明月爱上天堂我知道我要她但追爱的脚步不停下

月之女神我生命中的女神

不求你爱我不求你承诺但我允你我永恒的爱

月之女神我生命中的女神

盼你属於我盼你陪伴我盼你允我千万年婉芒

有你在千年黑暗被趋散月光轻轻暖暖伴我久久长长

毕雪芬毕严泽

是我爱上了月光

直到听见浅纱的惊噫,露安才从窒息般的空茫中醒来。

「露安,你哭了!」

众人听了好奇地急忙转头看她,她胡乱揩去了泪水,「哪有,是我听到想打呵欠才流眼泪。」

隼人从台上走下来,注意到这头的骚动,听了缘由他满意地笑开,「连音痴听了都会感动,对这首的人气我可放一百二十万个心了。露安,怎麽样?我唱的不只是你说的什麽芭乐歌吧?」

「写芭乐歌唱芭乐歌的芭乐歌手闪边去啦,谁会感动,光听你唱我都快睡着了,我出去醒醒神。」她匆忙站起便快步走到门外。

毕雪芬毕严泽

露安离座後,一位她相熟的服务生说,「刚刚露安在我不好意思问,现在终於能问了。我一直觉得露安眼熟,平时在电视上看到她不觉得,但她今天人就在眼前,我更觉得很像,你们不觉得……她长得很像角落十一桌的神秘女客人?」

「什麽神秘女客人?」隼人感到好奇。

被尊称为王大叔的资深歌手向隼人解释,「是听领班说我才注意到的,领班说自从你来这驻唱後,几乎每晚你来驻唱时,都会有一个女人订下角落的第十一桌。这个角落灯光暗,颇有隐私性,这位女客人总戴着墨镜又压低了帽沿,看不清楚她的样貌,她每次来都只点一杯低价鸡尾酒,之後就会叫水,坐在位子上望向舞台,你一唱完她就离去,一坐就是一整晚。

她只有你有驻唱时才会来,我们在想要不就是你的朋友,不然就是一开始就被你吸引的歌迷,但要是是你的朋友,为何从来不跟你打招呼?後来浅纱来这工作,说这位客人从不叫她来倒水,浅纱去点餐这位客人就摇头不理会,浅纱难过了一阵子,想说是不是什麽时候得罪了这位客人。」

女服务生对浅纱说,「你回想一下,如果你晚上说要去找露安但她都说没空,是不是隼人有去驻唱的日子?」

难以置信,但就连单纯迟钝如浅纱也注意到了疑点,不得不点头。

隼人托着腮思考,「听起来几乎可判定你们说的女客人是露安,不想被浅纱发现所以都不理会浅纱,但她来听就大大方方的来,何必闪躲。」

这件事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立即起身走到门外向她问清楚,她却不知去向,此时他收到了她传来的简讯,「我累了,先回家,再度恭喜你。」

毕雪芬毕严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