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胆地往前走和一条蛇在一起了-人蛇肉

没想到入口处设置的幻阵非但没有使她陷入幻境,反令她道心愈发坚定,齐画楼有些欢喜,又有些狐疑。还是“见多识广”的蛋蛋与她解惑——此处应是宗门专门给门下弟子历练的秘境。

听它这样一讲,齐画楼便有些印象。她也曾在修真手札里看过类似记载,修真界底蕴深厚的大门大派通常都设有这样的小秘境,一来是给低阶弟子历练,不至于叫他们纸上谈兵;二来却是为了更好的炼心,找到属于自己的道。

这约莫也是正统宗门与散修的最大差别。有传承道统的,总比自己在外摸爬滚打来的强些,也莫怪修士总想进入大门派,至少在起点上,就远超散修多矣。

蛋蛋倒是觉得齐画楼运道不错,明明是个一问三不知,连最简单的修真常识都不大懂的笨蛋,身怀仙府洞天也便罢了,还屡有奇遇。不说西山禁地那不比天材地宝差的万年玉髓、天地异火还有随便扔到修真三千界都可叫修士打破头的灵脉以及灵晶精,便是这小秘境,都足够她历练了。

幸亏当初那会儿它没嫌弃她修为低下,一心与她签订契约——显然眼下的蛋蛋早忘了先前怀疑齐画楼时的心情,只觉得跟着福缘深厚的主人,哪怕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也是前途光明。

丝毫不知被自己灵宠鄙夷的齐画楼这会儿已是无暇多想,过了幻阵,本以为能看到如小说里描述的秘境那般的神秘地方,没想到入眼的却是一座颇为颓败的小小宫殿。

没有烟雾缭绕如仙似幻,也没有灵草遍地珍药遍野,更没有拿来练手的低阶妖兽妖植,有的就是一座开了朱门,庭前铺着青玉石,连杂草都无一根的,殿前两根柱子的红漆都有些剥落的宫殿。

齐画楼深吸了口气,只觉这里的灵气都比外围的要少。她提着裙摆,在蛋蛋的提醒下,一步一步走上青玉石阶。

我和一条蛇在一起了-人蛇肉

跨过高高的门槛,便是空旷的大殿,除了两侧相对应的六根玉柱,里面竟是空无一物。齐画楼心头不可谓不失望,只不过那丝失望刚刚冒头,便又被她压了下去,不能因为运气好,便觉得自己处处能寻到宝。

有则更好,无也不应强求,何况,最大的收获便是在那幻阵里,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余出的馈赠。

这般想着,齐画楼起伏的心情渐渐平缓,不再患得患失遂也有心情观察殿内那六根玉柱的情况——说是玉柱,就近一看,倒更像是光束,只是比起缥缈的光线来说,“玉柱”明显凝实许多。

蛋蛋不免又要吐槽她的没常识,这哪里是什么玉柱,分明是还能使用的传送阵!它正想着提醒愚蠢的主人不要随便乱入,还没开口,就眼睁睁看她迈开步子进到其中一道光束中……

#

一阵头晕目眩之后,映入齐画楼眼帘的,便是四四方方的一间房,约莫十余丈的样子,屋内并无任何家什,只正前方有一道石门。

齐画楼将将向前迈了一步,就听头顶上方响起一道毫无情感波动的男声:“本次闯关三息后开始,请试炼者做好准备。”音落,只听轰轰两声,前方的石门缓缓上升,露出一条不宽的通道。

空中烟灰沉浮,齐画楼一颗飘飘荡荡的心也落不到实处。她一面紧紧握着流云剑,一面忐忑又谨慎的朝前走。方过通道,便又听那声音道:“三息已过,试炼正式开始。”

我和一条蛇在一起了-人蛇肉

话音将落,通道尽头处便有巨石落地的声响传出,齐画楼抬眼望去,只见这尽头也是一间四方石室,格局与先前一样,只不过当中却多了一个石巨人,那石巨人样子同人并无区别,除了脸部没有眉眼五官,手脚却是俱全。

见此情景,齐画楼哪还有不明白,当下便举剑刺过去。流云剑乃玄铁锻造,又加了极为难得的玄晶粉,可谓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然而锋利的剑刃擦着石身,除了两厢碰撞发出的火花外,竟是不曾留下一丝痕迹。

她不信邪,提剑使出流云回雪剑法,只听室内“当当”声不绝,可石巨人依旧毫无伤痕,甚至,还挥舞着石臂,灵活的朝她砍来。

齐画楼有片刻的怔忪,很快回神。一个翻身躲过石巨人的袭击,流云剑再度攻向仿佛没有弱点的石巨人。她剑法如行云流水,招式也驾轻就熟,偏偏对着石头做的人毫无办法。

如此几番下来,饶是齐画楼体力惊人,也不免有些气喘。这些年,她进阶虽快,心境也稳,可到底不是实战历练出来的。除了一些常用的术法使得熟练些,其他,包括剑法也不过尔尔。

身体里的力量一点点在流失,握剑的手也有些发颤——不行,不能任其下去。大道都留一线生机,何况只是给低阶弟子历练的秘境,石巨人必有致命弱点。

这般想着,思绪也渐渐清明。擦了擦额间滴落的汗珠,齐画楼便抬眸仔细观察起不知疲乏不知劳累只晓得将她击败的石巨人。室内空间不大宽阔,石巨人不过几个跨步就已临近站在角落里喘息的齐画楼。

它好似失了耐性,坚硬的双臂带着无限澎湃的力量,精准迅速的捶向齐画楼的胸口。便是齐画楼炼气大圆满,也不能拍着胸脯说可以接下石巨人夹带着凶猛杀机的一捶。

我和一条蛇在一起了-人蛇肉

当下足尖轻点墙壁,借力翻身越到石巨人身后,趁它未转身时,手中流云刺向它与头部同宽的脖颈。

充沛的水灵力裹着吹毛利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向石巨人的脖子,流云剑终于发挥出神兵利器应有的锋利之势,一剑砍下石巨人的头颅,掉落在地上骨碌碌滚了两圈。

犹如刑天一般的石巨人,除了一双石臂尚不自知的动了动外,其余石身竟是纹丝不动,好像没了头颅,就失去了控制与意识。

见危机已过,齐画楼方气喘吁吁的跌坐在地,手颤的同时,也在回想刚才的失误——这一战,虽看上去艰辛困苦危机重重,实则是她手慌脚乱不知应对。

当看到石巨人的一刻起,心头便有颤意,连带得气势都弱了几分,更遑论理智与冷静。只知用剑抵抗,却忘了自己是修士,还有灵力可用。直到被逼到角落退无可退时,方寻回冷静,最后一招取胜。

不得不说,通过这次的实战,齐画楼才明白自己的弱项,空有一身武艺,却是纸上谈兵,对战无经验,纵使身法出众剑法惊人,也不过是浪费力气。

思及此,齐画楼不免有些叹息,如她这般,若是在强者为尊的修真界,只怕早就沦为鱼肉了罢。正想着,忽听先前那道声音再度响起:“闯关成功!三息后将开启第二关试炼,请试炼者做好准备。”

#

我和一条蛇在一起了-人蛇肉

齐画楼不知自己在试炼秘境呆了多久,只知道自己握着流云剑,在看似相同的石屋里,闯过一关又一关。

到最后,看到石巨人就观察它的致命处几乎成了本能,流云回雪剑法使得愈发熟练,隐隐还有几分气势凌厉,混不同原先软绵绵如舞剑。连一直保持沉默的蛋蛋都有些惊讶她的进步神速,明明不是剑修,却是有了剑修的坚韧与不拔。

哪怕被伤得浑身没一处完好的皮肉,也紧握着流云剑不放,深吸口气,转身便能提剑继续闯关。

齐画楼未曾记过自己闯了多少关,蛋蛋却是知道。也是直到她闯关成功,它才清楚,这个所谓的试炼秘境,到底是什么。

九转玲珑塔,堪比神器的上品仙器,据说会根据闯关人修为高低而自动调整闯关难度。且闯关涉猎范围之广,不仅是剑、法,还包括丹、符、器、阵这修真四艺。

每项共九九八十一关,逢十为一阶,每阶皆有奖励。不止如此,但凡闯过九九八十一关者,往后便可自由出入九转玲珑塔,不限修为不限次数,无限闯关。

就如齐画楼,她拼着最后一口气闯过八十一关,除了获得八份奖励外,只要留下一滴心头血,往后便可随意进入玲珑塔历练,不管是筑基期、金丹期还是元婴化神,但凡她想,玲珑塔都可以调整到她需要的难度,供她历练。

可以说,在这灵气稀薄近乎到没有的下界,九转玲珑塔的存在,足以使齐画楼的修为更进一步。毕竟,实战的历练,经验的积累,是灵气再浓郁的仙人洞府都不能给予的。

我和一条蛇在一起了-人蛇肉

也所幸齐画楼目下是炼气大圆满,才有机会成功闯关。若是筑基初期寻到这里,只怕也要折戟沉沙,无缘与九转玲珑塔。

且不说蛋蛋默默在心底羡慕齐画楼的好运道,却说她闯关成功,一口气领了八份凭空出现的奖励,方舒了口气,坐下打坐疗伤。

并不是每关都是石巨人,尤其在进了一阶后,每关的难度也随之增加,打到最后,齐画楼已是强弩之末,一招一式全凭本能,好在坚持到最后,成功过关。

运行一个大周天,将体内暗疾修复,齐画楼才起身往最后一间石室走去。这是一间不过丈余宽的小密室,却不是以往的正方形,而是少见的六边形,密室中间摆有长形案几,也不知案几是何种材质,隐隐泛着流光。

案几之上有座雕工精湛的玲珑塔,约莫两指高半掌宽,塔身通体玉白,只瞧着色泽有些暗淡,饶是如此,也无损它的精致。

玲珑塔共九层,每层雕刻皆不同,齐画楼细细看去,竟是雕着龙九子。她将将瞧出些许,便听那听过许多遍也依旧没有情绪波动的声音在上方响起:“试炼者成功闯过九九八十一关,可在玲珑塔上留下一滴心头血。”

齐画楼还没什么反应,蛋蛋就迫不及待的催促她快些逼出心头血,甚至这回都不用她虚心求教,就一股脑儿的将玲珑塔的好处说与齐画楼听。

堪比神器的仙器,可无限历练的强大作弊器,齐画楼听罢,二话不说便在玲珑塔上留下自己的心头血。修真路漫漫,道阻且长,能离成功进一步,而自己只损失一滴心头血,何乐而不为!

我和一条蛇在一起了-人蛇肉

==============================================================

正文3400+ 够粗够长不

虽然还是没肉 可是字数多呀 沙沙要奖励

最近被赵姑父圈粉~迷夜华迷的要死

每天除了追剧就刷微博看花絮

还把微信头像背景封面以及电脑桌面微博头像名字

全都换成跟三生三世有关的 中剧毒了呀

然后结尾曲都循环播放

我和一条蛇在一起了-人蛇肉

告诉我 我不是一个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