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墨沈清轩人-贱by四十九盏灯人蛇肉

04

早晨的公车座位总是得靠好运和早起获得,自从书瑀葳正式在离幸福咖啡厅不远的地方租套房住後,她总是得早起搭个三十至四十分钟的时间到公司上班,虽然有时会感到疲惫想多睡一些,但基本上这都还不算是通勤时的最大困扰。

刚搬到台中还不懂一些基本浅规则的书瑀葳,发现这里的公车司机和台北相比起来差异极大,台北不管是哪家公司态度都十分的优良有礼,或许是因为怕被那些有事没事就投诉的人炸到。但台中的公车司机就不同了,某些知名公司的服务还算亲切,但特别有几家的司机就像不是在做服务业似的,态度嚣张到让书瑀葳完全难以忍受。

直到那时她才明白要离乡背井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从头开始生活是多麽的不容易!可惜尽管如此书瑀葳还是没接到一通来自家人的电话,看来父母是把面子看的比她这个女儿重要了,毕竟被人悔婚可不是一件小事,只是她却仍然像看不清似的难受着。

「书秘书?」「是。」书瑀葳才一进门就听见那男人的高傲叫唤声,纵然墙上的时钟离正式上班时间还有半小时,但她依然迅速放下手里的早点和包包走近总经理身旁听後差遣。自从书瑀葳真正领教过他那张毒得吓人的嘴巴後,她便明白要是当下不听这男人的指示,执意说什麽还没上班之类的藉口就会容易惨遭毒舌攻击,或许当下不会采许行动但日後必有绵延无际的难受之日。

「上次要你整里的文件拿来给我,顺便帮我泡杯咖啡。」男人并没有因为她的走近而分了丝毫的心,反倒更专注於手边的文件和萤幕上密密麻麻的资料数据。书瑀葳望着上司那张帅气得过分的脸庞,不禁被他身上擦有的古龙水瞬间迷昏了头,渐渐围绕在她身旁的不在是平时的冷静自制,而是恨不得扑倒他的幽深欲望。

伊墨沈清轩人-人蛇肉

「书秘书?」「……啊?对不起,可以请你再说一次吗?」男人抬头用那极为好看的蓝色眼眸望向她,眸里的不悦清楚可见,只见书瑀葳顿时吞了吞口水把心里这些不该有的杂念屏除,略带羞红的启口选择丢了面子要了里子。

「我说上次要你整里的文件拿来给我,顺便帮我泡杯咖啡可以吗?」书瑀葳看着他那副咬牙切齿的死样子,赶紧点了点头从包包里抽出熬夜准备的文件夹递给男人,要不是因为总经理太常发脾气她又怎会摸清他的性子,只要像方才那般不耐又开始磨牙想张口见人就咬时,就是这男人理智将要崩溃的前兆。

「那我先帮您去泡咖啡了。」「书秘书。」「总经理还有事情要吩咐吗?」就在书瑀葳转头要步出办公室时,男人突然开口唤住了那道倩影像是想到什麽似的,她困惑的表情才正浮上眉际之时,便听见了那句让她巴不得亲手杀了自己的话语。

「我不谈办公室恋情的,而你也别这麽三番两次的盯着我失职。」

伊墨沈清轩人-人蛇肉

「蓝宸源。明明有这麽不错的名字,怎麽嘴巴就这麽坏阿?」茶水间里全都是书瑀葳愤愤不平的抱怨声,老实说她会看蓝宸源看的失神也不能怪她阿,明明就是他那张脸太过引人……犯罪了。

虽然女人嘴上是这麽抱怨的却没有像其他员工一样,因为个人情绪问题而想在那杯浓郁的咖啡中加入什麽奇怪的调味料,她拿起蓝宸源习惯喝的苦咖啡走回办公室里。一进去就瞥见他低头仔细在检查她刚才交出的资料,这男人除了毒舌和冷漠外对工作就是十足的专注,老实说应该很难找到比他更拚命的员工了。

「总经理您的咖啡。」书瑀葳逼着自己刻意忽略眼前这个诺大的发电机,他是上司、是怪物、是个讨厌鬼!她点点头附和着自己的心里话,当纤细的手把咖啡放於办公桌後,心又像半路倒戈似的说着,他也很帅、很迷人、很专注、很有钱、很有才阿。

不对不对,她到底是怎麽了?刚刚被那男人消遣的还不够吗?干嘛又乱乱想阿?书瑀葳摇了摇头要自己清醒,但那可爱又傻气的模样却意外进了男人的眼,难得的是蓝宸源望着女人柔情的笑了,纵然这个被人凝视的她丝毫没自觉。

伊墨沈清轩人-人蛇肉

***台中公车司机的态度问题在网路上反应繁多,至於是否属实小唯不清楚因为没坐过,只是上网查相关资料写入罢了!若有不悦之者,请多包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