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蛇肉_满分辣文细节描写人物人蛇肉

捏着薄如蝉翼的黑纱肚兜,齐画楼脑中天人交战——穿吧,有点小害羞,尤其是答应了对方要在院中赏月;不穿吧,又有违修士的“言出必行”,实在叫人为难。

犹犹豫豫半晌,到底承诺重于泰山,齐画楼眼眸一闭,纤手便解开衣带,褪下襦裙,露出内里细致柔软的贴身小衣与亵裤,换上顾玉时新缝制的,看着是黑纱实质上与透明也相差无几的肚兜。

系上腰间细带,又套上同系列的黑纱亵裤,后知后觉的齐画楼这才觉得有几分不对——绣着鱼戏莲蓬的薄肚兜,胸前竟是有两个洞,且因着尺寸合身,粉嫩的奶尖儿将将好对着那两个洞冒出头,自然得仿佛莲蓬中的莲子一般,除去颜色不大一样,其他竟是十分协调。

肚兜如此也便罢,偏连黑纱亵裤都有几分不同——同样是开档无缝的,可是长度只到大腿根儿,稍稍动下,底下便是春光无限,更遑论后面几乎全露,好像所有的布料都集中在了前面。

齐画楼又羞又恼,偏自己答应的事情,跪着也要完成。只到底不甘心,又罩了件披风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才推门而出。

出得屋门,外间已是圆月高悬清辉遍地——不得不说,顾玉时的生辰,连老天都作美,不仅雾散雨停晴空万里,晚间更是月华如水星光璀璨。

杀蛇肉_人蛇肉

月光倾泻而下,照得庭院也如点了烛火一般,顾玉时一人独坐于院中,清亮的月色将他也映得愈发出尘广袖翩然。他正举杯小酌,听见动静,慢慢抬首,见着缓缓走来的齐画楼,眼中漫起笑意:“楼儿还怕冷么?将自己过得这样紧。”

听他打趣,齐画楼狠狠瞪了他一眼,只是眼底的羞涩太浓,到底失了几分气势平白添了些娇意:“我这样是谁的过?”她一步步走的艰难,披风下好似全裸一般,步子稍稍大些,都感觉有风透进来。

顾玉时不理她这话茬,放下杯盏的大手稍稍打出个结印,便见齐画楼如风中弱柳一般,软软的扑向他的怀中。

见他这般不走寻常路,齐画楼恼得只捶他,偏又忘了此时的模样,素手将将捶出来,披风便落了大半,露出里面被款式怪异的黑纱肚兜包裹的雪白肌肤以及两点颤颤的粉嫩乳尖。

顾玉时坏心眼的用沾了凉酒的指腹去点那奶头,虽说齐画楼不惧严寒,可敏感较弱的奶尖冷不丁被冰了下,仍是必不可免的打了个寒颤:“哎……呀,不要摸我,好冰。”

仿佛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胸前那两点上,叫她只能凭本能出声:“唔,大哥哥快些拿开罢。”

杀蛇肉_人蛇肉

两指来回摩挲着俨然发硬的奶头,顾玉时淡淡道:“拿开也行。”他垂首贴近她耳畔:“只需得如上回喂三弟那般,喂我用膳……才可。”

齐画楼立时想起早先顾玉旵生辰时的荒诞情事,玉颊飞过两朵红云:“你怎地也如三弟那般无赖,我不要。”说着,扭身便要离开的他的怀抱,偏顾玉时抱得紧,长臂搂着她小蛮腰,竟是分毫不能动弹。

她语气坚定,顾玉时也不退半步,修长的手指不再围着发硬的奶头打转,反而绕过肚兜径直向下,而那里,正是溪水潺潺的桃花源处。

许是穿着情趣内衣,齐画楼今晚格外敏感,他的手指将将揉捏了几下,她的乳尖就已硬得不行,没有布料遮挡的下腹自也是肿胀难言,羞赧的将两条腿儿紧紧并拢,不甘不愿道:“我应就是了,阿时,我们好好用膳成吗?”

顾玉时低低一笑,如珠玉相撞的清脆嗓音在这暗夜里分外妖魅:“不成,你既不愿,我又如何会强迫你。楼儿,我们换个法子用膳罢。”说罢,指尖一划,齐画楼身上的披风便如落叶般飘然坠地。

不过须臾,她穿着薄到透明的黑纱肚兜亵裤的娇躯便落在他眼中,肤白胸大腰细腿长,搭着暗色系的肚兜,更显得肌肤如雪般莹白。顾玉时瞧得眼中燃起幽光欲火,俯身便一口含住了她露在外头的茱萸。

杀蛇肉_人蛇肉

==============================================================

昨天本来上传了,只是感觉不大对,又删了。

然后发群里给宝宝们看,说不在乎,那就又上传了【哭笑】

至于接下来的肉,会意思意思收点PO币,不用担心,不会贵的

不过最主要的是,我在写榨精的肉找感觉哈哈哈,所以不知道顾大啥时候吃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