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满足少妇18P付筱竹番外篇-付悠竹

二人到家时已过二更天,原本说晚些回来的顾玉昭业已归来,听到马蹄声忙不迭的打开院门,叫马车驶入,待停稳,才托着齐画楼下马。

陪着顾玉时在车辕上坐了一路,屁股颠得都有些发麻的齐画楼一落地便腿软的跌进了顾玉昭的怀中,真跟个投怀送抱一般,顾玉昭好显没笑出声,趁自家大哥不注意,往她耳畔吹了口气,轻轻道:“坏丫头,大哥还在呢。”

齐画楼路上被顾玉时反调戏一把,回到家又被他弟弟调侃,当下美目圆睁很是瞪了他一眼:“再乱讲,晚上叫你好看。”

自以为气势十足的威胁,落在顾玉昭眼中,却是妩媚的娇嗔,瞬间燃起他的欲火,他揽着她的纤腰,翘臀不怀好意的她腿间顶了顶:“都依妹妹所言,晚上必使你满意。”尝过欢愉的滋味,品过情爱的美好,单纯腼腆的顾玉昭早已消失在时光的河流中。

齐画楼原本还没甚想法,谁知叫他这样一顶,当下软了娇躯,几欲站立不住,更叫她难耐的是,被遗忘的情潮汹涌而来——到这会儿,她才想起,这几日还是月圆日敏感期。

她无力地搭着他的肩,美眸悄悄朝顾玉时看去,见他正搬着东西往堂屋去没注意这边才狠狠咬了下他脖颈:“不许使坏,快去帮大哥。我去厨下看看,做些姜汤,方才大哥等我打坐,受了些凉。”

饶是顾玉昭有些心猿意马,听她这样讲,忙将身软的她扶到石凳旁坐下,自己几个跨步走到马车旁,一手拎着一把东西,毫不费力的往堂屋去。

齐画楼待恢复些许力气,便去灶房煮姜汤,回来的路上,他们粗粗吃了些自带的干粮,姜汤却是没有的,虽说吃了丹药,可那丹药活血护心却不能驱寒。

付筱竹番外篇-付悠竹

从瓦瓮中取出老姜磨成的姜粉,又磨了些碎花生山核桃,这才取出火折子点柴火烧水,这种古老的灶台,拉风箱烧火是个既考验体力又考验技术的活儿,好在这几年下来,齐画楼俨然是个好手,没过片刻,锅中的清水已经煮沸。

泡了两碗姜汤,又加了两滴灵泉水,齐画楼这才端着去堂屋。下晌买的物什已全部搬到放桌上,顾玉昭正一点点分类,见小姑娘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姜汤过来,忙过去接手。

顾玉时也在屋中,不知是晚间吹了风,还是受了凉,昏黄烛火下,竟显得有几分苍白,他伸手接过二郎递过来的姜汤,缓缓吹了几下,便饮了几口:“有劳弟妹了。”

喝过姜汤,顾玉时方将今日的决定说与顾玉昭听,见他并无异议,才取出黄历,掐指算过吉凶,最后定下重阳过后启程去扬州。

齐画楼与顾玉昭均无意见,他们不用秋收,也不用播种,就后院几亩菜畦与花圃,禁地一片桃花林,且现下不过七月,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他们准备妥当。

说完去扬州一事,顾玉昭才从腰间的乾坤袋中拿出七八个玉匣,这是齐画楼从玉照洞天里拿的玉匣,专门与他放草药用,寻常时候也不过装满一两个,今日单是奇珍异草就装了五六个匣子,不可谓收获不丰。

全部取出后,顾玉昭便讲起这次经历:“追一只麋鹿时不慎迷了路,进了一处山坳,没想那里别有洞天,白雾朦胧百花簇拥,好似仙境一般……”

最叫他意外的,却是山坳深处长着许多他从未见过的草药,不说形状有别于普通的草药,便是色泽、大小都大不同,一株株水灵灵的,很是鲜活。他想着画儿可能识得,遂将年份大的,每样连根带茎的挖了一些。

付筱竹番外篇-付悠竹

听他这样讲,齐画楼猛然想起大能前辈在横北山脉深处寻到的水灵珠,再一想顾玉昭的话,当下便有些意动——说不准,那处山坳还有些玄机。

她看一眼犹带兴奋之色的顾玉昭,暂将心思压下,把目光放到玉匣上,小心翼翼的打开第一个匣盒,却见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数株一色的药草,凑近细看,还能瞧见枝叶上挂着水珠,且还有灵力波动——这显然已是灵草,难怪熟知药草的顾玉昭也不认得,还道是奇花异草。

匣子里的灵草整体呈奶白色,状如伞花,长有六枝,每条细枝上密密麻麻长着长叶,远远看去,好似将六枝连成一片。再看下面,根须完整分明,没有被破坏的迹象,可见顾玉昭采草药的技术之熟练。

齐画楼看过灵草灵药大全,依着上面的内容,认出这是玉罗星,具体作用不明,但是她看到过一个丹方,名叫奇妙丹,玉罗星正是其中一味主药。

第二个玉匣中是玉汁红,算是比较偏门怪异的灵草,形如水滴色如胭脂,书中有详细记载,女子食用——嗯,啪啪啪时会分泌出如香露一般的爱液,有催情的作用;至于男子食用——将被禁欲半月不能有妄念,不然,会发生尿频现象。

第三个匣中的灵草便正常许多,是女修最爱的驻颜丹的配料,玉人笑,颜色也如玉般,很是好看。第四个里面是虎尾草,形状同虎尾相似,只短上许多,书中记载,虎尾草是炼制灵嗣丹的主料。

第五个玉匣里的灵草形状很怪,若非颜色不对,齐画楼还只当看到植物版的鲍鱼,不过倒是比鲍鱼美上许多,颜色是纯粹的绿,花瓣巨大,将同鲍鱼相似的花心围在当中。

这是玉烟引,碧玉膏的主料,至于碧玉膏的药效,不提也罢,总归也是女修的最爱。

付筱竹番外篇-付悠竹

而第六个匣子里的,也是碧玉膏的一味主药,叫玉幽含香草,样子有点像从前她养过的含羞草,只是更为通透精致,枝叶摊开时,烛光下,好似能看到里面有水流隐隐在流淌。

剩下的两个匣子里装的不是灵草,而是堪比她空间出品的灵芝与人参,各个品相出众,若是拿到铺子里去售卖,怕是万两白银也拿不下,毕竟钱财易得而千年灵芝人参难求。

#

直到看完玉匣中所有药草,齐画楼才深呼口气——她的猜测果然没错,那山坳从前必有人居住。

要知道顾玉昭挖来的这些灵药,最差的要数灵芝人参,可是再差,都有上千年份,而其他灵草,最低都有四级——凡是修真界的东西,必有等级之分,最高九级,最低一级。其中,五玉灵草均为五级,虎尾草稍低些,只有四级。

便是如此,也是十分难得,尤其在灵气稀薄的下界,她将西山禁地里里外外寻摸遍也翻不出半株灵草,何况一得便是六株。

齐画楼的神色顾氏兄弟皆看在眼底,彼此对视一眼,顾玉时方道:“既知道出处,下回得空阿昭也可带楼儿前去,叫她也看一看那山坳。”

顾玉昭自是应下,便是齐画楼都心满意足,所谓的打瞌睡遇到枕头,也不外如是了,只是可惜,她不会炼丹,也无异火,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在空间里将它们培育繁衍。

付筱竹番外篇-付悠竹

三人说完话,便各自去梳洗。

因着还是特殊时期,顾玉昭十分自觉的跟在齐画楼身后。

也是奇怪,今日忙碌一天,晚间又有惊喜,兴奋的齐画楼竟也忘了身体的骚动。直到这会儿走在寂静无声的院中,看着圆月洒下的月光透过树叶,映出斑驳的光影,才有些许痒意悄悄蔓延。

她拢了衣袖,趁着还不大严重时加快脚步赶回西厢,顾玉昭紧随其后,甚至还不忘将房门栓好。

屋内并未燃灯,如水的月华却将西厢照得犹如白昼。

半掩的纱窗映出两道拥吻的身影,顾玉时只抬眼看过,便合上房门。晚间吹了风,虽然吃了丹药也喝了姜汤,可脑袋仍有些作痛,不如早些休息。

只是躺在炕上,闭眼便是她抓着他手掌的画面。好容易驱散,又想起她睁着圆溜溜的眼睛,问他何时娶个嫂子回来的情景,真真是满脑子都是她。瞬间脑子愈发疼痛难耐。

对屋细细碎碎的透出些许轻吟娇哦,这是她惯有的娇娇的语调,勾得人心魂儿都飞掉,间或还有阿昭满足的闷哼,更叫人遐想连篇。

付筱竹番外篇-付悠竹

顾玉时仰面而卧,薄被遮腹,却遮不住下腹的一柱擎天。他有些烦躁的屈起双膝,又无奈的放下,真是恼人恨的丫头,叫得这么响,分明不想叫他好好歇息。

==============================================================

节奏有点慢,估计有点无聊

不过过渡章,也是没办法。

嗯画楼说顾大睚眦必报是因为她才夸赞过他帅,他就来一出有女同车来说她美。

还有加州宝宝,画楼怎么是久旷,明明很滋润啊,而且顾大这也不算撩拨嘛

毕竟朝夕相处四年,彼此开个玩笑什么的,还是在允许范围内的嘛,哈哈哈

加了一段,凑够3000字

付筱竹番外篇-付悠竹

或许明天有肉渣。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