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老人交入会费旅游骗局悠竹第二部小说 付悠竹

齐画楼并未冲动的立即进阶,何况壁障只是松动,远未到水到渠成时,她冷静地压下体内躁动的灵力,试着运转功法安抚游走在经脉中的气息,直到一个小周天后方彻底恢复。

从打坐中醒来,齐画楼才知马车已停驻许久,掀开帘布,发现马车竟是还停在原地,而原本还红彤彤的天际,此时已挂满星辰。

顾玉时一直坐在车辕上,听到车内细碎的声音,忙转身,却见到在清冷月光下愈发清澈的眼眸以及有些朦胧的面颊,他微微咳了几下,压下喉间溢出的嘶哑柔声问:“可是好了?”

入夜的郊外极为安静,一眼望去全是被夜色笼罩的无边麦田,除了身下这辆马车,四周再无人烟。初秋的夜风带着惊人的凉意,不仅吹得田间麦穗左右摇曳荡起波海,更吹得顾玉时满身凉透似在水中浸过。

齐画楼不过是掀开布帘便觉得有股寒意直面扑来,不用多想也知是顾玉时身上带来的寒气,她下意识的拉过对方修长白皙的手指,果然冰凉如水:“大哥真是不爱惜自己,我只是打坐,你便是进马车来又有什么妨碍。”说罢,忙从乾坤镯中掏出活络保心丹叫他吃下。

顾玉时并不多问丹药的疗效,顺从的咽下之后才道:“你这丫头总爱倒打一耙,荒郊野外,我倘若也进马车,要是有个万一,那又如何。”他打趣,仿佛忘了自己的手掌还被抓着:“有你的丹药在,不用担心,嗯?”

他声音素来好听,清冽如水击玉石,寻常语调平淡都叫人回味再三,这会儿特特拉长了声调,尤其最后那声“嗯”,自鼻腔发出,又尾音上扬,叫人听着真真是连心都要酥了。

便是并非声控的齐画楼,都有些心肝儿乱颤,甚至暗想,也亏得顾大郎生在封建落后的古代,要是网络发达的现代,不露脸,只那一把嗓音,都不知收服多少声控迷妹,何况他还长着那样一副面容。

付悠竹第二部小说  付悠竹

从前见识少,尤其看了末朝所谓的宠妃照片时,只觉得古人基因真不如现代优秀,所谓美人,也不过是矬子里面拔高个。

然而到了大盛,亲眼见过之后才明白,历史上看杀卫阶掷果盈车并不是夸大其词,诗经里描写的“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也非不存在。不说容貌出众俊秀的顾家兄弟,便是人面兽心的安二爷都有一副好面孔,端得是君子如玉温润尔雅。

自然,与顾氏三兄弟比,安二爷唯一能胜出的,也只有出身了。比起他,顾玉时更加气度翩然面如冠玉。尤其这会儿,圆月高挂月色皎洁,使得他愈发的清尘飘逸芝兰玉树,难怪有人说灯下看美人,月下观君子,诚不我欺。

只不知,为何这般的顾玉时,竟是从无冰人上门,而且早在前年,他便已举行过冠礼,至今年已是二十有二,这个年纪不说在小映村,便是在大盛朝,都属于大龄剩男,偏偏他自己却半分也不急,倒叫她好奇不已。

这般想着,她钻出马车,同顾玉时一般坐在车辕上,翘首望他:“大哥,你何时给我们找个大嫂呢?”

握着缰绳的手有片刻的僵硬,更似有隐形的大掌抓着脆弱的心房,叫他连呼吸都困难,明明鼻尖充斥着她的幽香,甚至能感受到她的体温,他却仿佛只感受到自己的心酸,逐渐蔓延至全身。

咽下喉间的酸涩,顾玉时驾车慢走在寂静的郊外,他目光直视前方,声音是连自己都被骗过的平淡:“如我这般,何必拖累人家。”

齐画楼不赞同:“大哥很好,而且这些年,大哥也未曾犯过病,再者说,还有大能留下的丹药,总会将大哥治好。”她看着他的侧颜,发现不单是他的侧颜还有他突出的喉结都分外精致性感,一时间,竟感叹道:“何况大哥这样美貌。”

付悠竹第二部小说  付悠竹

话音刚落,才察觉不妥,将要解释,便见顾玉时停了马车,不过须臾,那张刚刚夸赞过的俊颜便只离她咫尺,彼此距离近得连呼出的热气都有些清晰。

齐画楼不自在的往后挪,顾玉时瞧见她的动作,也不在意,只淡淡道:“那请弟妹好好看看,我与二弟,哪个更好看。”

两个不同风格的人,如何能比!齐画楼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末了,方赌气般回他:“都好看。”

顾玉时却又坐正,继续驾车前行:“嗯,我与二弟不分伯仲,却与弟妹较之远矣。”说罢,竟悠悠扬扬吟道:“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大哥,不要仗着自己读书多,就欺她读书少,不知他念的是何意。齐画楼尴尬的在心中腹诽,怎么从来没发现顾家大郎还是个睚眦必报的,她赞他美仪容他自谦也就罢了,还念什么有女同车,分明是斤斤计较。

==============================================================

哈哈哈 宝宝们造不造为嘛画楼要说顾大睚眦必报

本来说要来个3000大章,可是感觉下面的内容与这章标题不符合,就分开了。

付悠竹第二部小说  付悠竹

下章明天更,么么哒。

这两天查啪啪啪的姿势,然后看到好多春宫图

兴冲冲的跑淘宝去买,结果发现这些东西非一般的贵

尤其是绘画全本金瓶梅,额滴个神啊,不说也罢。

伪更,改错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