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民工主人唱给爸爸妈妈的歌曲有哪些2 民工主

“哥,你知道是谁在你身上下千蚂屍吗?“离音趴在哥哥胸口,翘起樱唇,红润的脸蛋满满都是情事过後的餍足。

至於哥哥骗她说双腿没有知觉,然後又换了好多姿势翻来覆去肏她。她大人有大量不计较了,如今还有更重要的事。

宋望将她牢牢箍在怀里,低下头深深嗅着她的发香,眼里的戾气慢慢消散。

“20年前突然间我的腿部没知觉,请了知名的权威专家来检查,专家壹致说我的身体机能壹切都正常,至於为什麽不能走路,他们也不知道。当时父亲不信,花了大力气查,後来查出是母亲给我下毒,而这个毒无解…”

离音突然想起这句话“伤害你最深的人,往往就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眨了眨眼睛,将眼眶里的泪意逼回。

之前她壹直不敢问哥哥为什麽不能行走,就是怕哥哥忆起伤心事。

眼下哥哥能走路了,她才敢问出口,听到这个答案,她却感觉心里烧的慌,当年哥哥知道真相的时候是什麽心情?是不是很惊慌?很绝望?

“傻丫头,怎麽哭了?乖,不哭,哥都不哭你哭什麽?哥这不是好了吗?以後音音想去那哥都陪你去好不好?”宋望调整壹下位置,用指腹温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伺候民工主人2 民工主

“哥…嗝…我…难过…”宋望满目柔情望着这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少女,心口剧烈的跳动,暖流注满了心脏。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乖,不哭了,再哭哥都要哭了。”宋总裁心疼得跟什麽似的,恨不得把生他的那女人剥皮拆骨。

宋望不曾恨过那女人,因为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他不想记忆中有那个女人,是以连恨她,他都是不屑的。

可是,那女人让他放在心尖上的宝贝哭,宋总裁控制不住体内的戾气。

莫家!陪你们玩了这麽多年,是时候收手了。

炽热的唇落在她脸颊,舌尖壹点点舔干滴落的泪水,离音被哥哥弄的眉目含春,泪水冲刷过的瞳仁清澈盈盈,里面唯有宋大总裁壹人。

宋望轻啃她稚嫩的脸蛋,两人鼻尖抵着鼻尖,吸食着彼此的气息。

伺候民工主人2 民工主

“哥哥,那个女人家里是不是有个瘫痪在床的人?”千蚂屍需要在人体内潜伏20年,20年过後会自主从人体内爬出,而中千蚂屍的哥哥,体内的生机将被抽尽。

体内没有生机哥哥只能瘫痪在床,然後器官会慢慢的衰竭,直至死亡。

万幸她就在这档口升级了二阶精神力这才探出了千蚂屍,也万幸她坚持每日给哥哥按摩的时候渡进去的那壹点治愈异能。

治愈异能比之人体内的生机还要浓烈精纯,千蚂屍只会吸取最好的生机,哥哥恰好逃过壹切。

若不然就算弄出千蚂屍,哥哥双腿只怕也废了。

“我还未出生舅舅就已经瘫痪在床,音音为什麽问这个?”

好,好壹个阴毒的法子,将壹个人体内的生机转化给另壹个人,虎毒不食子,生而不养也就罢了,还给哥哥种下这麽阴损的屍蛊。

离音狠狠揉了揉胸口,强力将体内的怒火压下,声音有点阴沈道:“哥,再晚两个月,这只千蚂屍会自己爬出来,它爬出来之後哥哥的器官会慢慢衰竭,直至…”死亡。

伺候民工主人2 民工主

後面这两个字,离音怎麽也说不出口,有她在哥哥不会死,就算以命抵命。

“咱家音音果然是小福星,有音音在哥哥都不用怕那些鬼魅伎俩。”宋望来回顺着她柔软的发,好似壹点也不介意他的身体会如何。

就算离音不说,宋望梢微将她的话串联起来就知道,那女人所做的壹切全是因为他那所谓的舅舅。

想到手下的人送来的资料,宋望薄唇讥讽的翘起。

兄妹乱伦麽?有意思,亲姐姐明明深爱着哥哥,为了哥哥能重新站起来毅然下嫁给别的男人,还生下男人的儿子,用自己儿子的命换取瘫痪的爱人,不知道该说那女人傻,还是用情至深?

据他所知,他那亲舅舅,就算是瘫痪也没少背着母亲偷吃,伺候他的两个下人,还是自己暗中培养送去的。

想到他名义上的母亲每天奔波劳命为渣男处理公司事务,而渣男却拿她的辛苦钱打赏小三,宋大总裁登时乐了。

以前是他不在乎,至於现在,再添壹把火吧!

伺候民工主人2 民工主

——

“离音你听说没有?”

离音正趴在课桌上,听到同桌刻意放轻的声音,懒懒侧过头,望着壹脸神秘兮兮的同桌,疑惑道:“听说什麽?”

“听说宋氏集团在全力打压李家,这几天貌美如花的校花变成了恹恹的菜花,据说李家想和宋家联姻。哼,宋大总裁岂是校花这种俗人能玷污的,别看校花表面上冰清玉洁,都不懂被多少男人睡过了。”说到最後同桌的大嗓门止也止不住,可见有多愤怒。

李校花麽?说起来李校花还是离音这具身体的妹妹,当初占有这具身体,那女婴不希望她给她报仇。

凡事讲究因果,当事人不想报仇,离音也不能破坏规矩,是以这些年也没有过多的关注李家。

哥哥不会是因为她那些流言,才打压李家吧?

“唉,也不知道宋总裁喜欢什麽样的女人?多金又没有绯闻的钻石王老五谁不肖想,我敢打赌宋总裁壹定不是同性恋,看他那伟岸的身材,俊逸的面容,若是没有找到壹个比之他身材和颜值还要好的男人,宋总裁能下得了口?话说回来,昨晚我做梦…”同桌还在扒昨晚梦中的内容。

伺候民工主人2 民工主

“…”离音默默扭过脸,心里醋意升腾,感情她家宋宋还是别人意淫的对象,以後坚决不能让他露脸!

接下来的课离音坐立难安,心不在焉熬过两节课,终於忍不住拧包走人。

“离音,你又翘课啊?”同桌壹脸欲言又止。

“嗯。”离音丝毫不理会,小跑着走出教室。

这个时候哥哥还在公司处理事务,离音直接丢弃自行车,打的去公司。

壹下车就看到在办公楼大门走来走去的李自明,离音心口壹跳,快步走入大夏。

李自明楞楞望着和小女儿7分相像的离音,刚想追上去却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

对於当年道长所说的“天煞孤星”他已经产生了怀疑,若真是天煞孤星,宋望能有今天?

伺候民工主人2 民工主

李自明自知没有资格与大女儿相认,只盼着宋望能看上他家小女儿,留他们李家壹线生机。

且不说李自明如何着急,离音恨不得有轻功飞上楼。

“离音小姐,好久不见,总裁在开会。”前台笑眯眯的问好,顺便交代总裁的行程。

“好久不见。”离音微笑颔首,快步走到电梯前按下按钮。

她想给自家哥哥壹个惊喜,是以没有打电话通知他,眼下她希望不是惊吓。

从电梯出来离音径直走向总裁办公室,叩了两下门,不等里面回应离音打开门入内。

“望哥哥,不要这麽绝情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