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嘴器检查太痛了付忧竹 付悠竹

「勳!不要一直看书了,陪我嘛!」女孩噘着嘴,整个人侧趴在男孩的手臂上,想藉此吸引他的注意力。

男孩闷闷一笑,他早注意到女孩不断左蠕右动:「知道了。」他放下手中深奥的书本,骚骚女孩柔顺的黑发,眼底尽是对女孩的宠溺。

「YA!走我们吃冰去!」女孩兴奋地说着,但窗外萧萧风声说明着目前外面天气些许寒冷。

男孩不以为意,脸上依然挂着笑容:「不行,到时又感冒怎麽办。」

狡黠地笑了笑,女孩一双美眸满是骄傲:「没关系啊,有勳照顾我!」

「是是是。」除了无奈还是无奈,敌不过女孩的请求,男孩只好带女孩出门吃冰去。

看着女孩开心吃着甜点的模样,男孩嘴角的笑容更添增了一份幸福的味道。

「哈啾!」果真,过没几天,女孩感冒了。

付忧竹  付悠竹

体弱多病的体质,让女孩每逢天气转变快速的时节,总是容易染上感冒。

躺在床上的女孩死都不肯吃药,她讨厌苦,尤其是可称从小吃到大的药,那味道简直让她反感甚至厌恶至极。

将棉被死死缠在自己身上,女孩脸颊上有着不寻常的一抹红,脸色比以往更加苍白,额上不断冒汗,却怎麽样也不合作。

床边的男孩也不急,每一次女孩只要生病都得闹上一场:「昀昀听话,吃药。」语气温柔,却有不得反驳的气势。

「我!不!要!要吃你自己吃!」女孩撇过头侧过身,不想看男孩一眼。

男孩盯着躲在棉被里的女孩一眼後,离开的床边,走出房门。而女孩死闭着眼眸,没有发觉男孩举动。

过了几分钟,女孩感觉有些不对劲,抬起头来却发觉房间里找不到男孩的身影。

勳生气了吗……女孩有些懊恼地自责,自己怎麽可以这样对心爱的勳说话!

付忧竹  付悠竹

他会不要自己吗……勳到哪里去了……女孩越想越害怕,急急忙忙跑下床,忘了自己正在发高烧,也顾不得批上外套就跑出房间。

客厅,没有;厨房,没有;浴室,没有;客房,没有;阳台,也没有。

女孩气喘吁吁地延着墙坐下,长发披散於两旁,将脸埋於双臂里,抽抽噎噎的哭泣声不时伴随着咳嗽声,空虚感弥漫整个空间。

半倘,门被开启,女孩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终於看见自己最想见到的人。

一进门男孩就看见坐在地上,发丝凌乱,一双美瞳哭得红肿,还没穿外套的女孩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地扑进他的怀里。

女孩死死抱着男孩,深怕一放手他又会消失:「勳……对不起,我以後不会再不听话了,不会对你这麽凶了……勳,不要离开……」

男孩不舍地紧抱住女孩,感受到她的体温又升高好几度後,着急地关上大门,三步并两部地将女孩抱到床上去,拿出方才出去买的退热贴贴到女孩额上。

并将保温杯里的热水倒些杯子内,要意识模糊的女孩吃药,女孩乖乖照做後,男孩从进门到现在深锁的眉头才舒展不少。

付忧竹  付悠竹

他只是想到退热贴似乎没了,才匆匆出门去买,哪晓得回来竟看见女孩这副模样,真要心疼死了。

女孩小手紧紧抓着他的手不放,不断呓语着:「勳……昀昀会乖,不要不要昀昀……勳……」

男孩心头一揪,语气坚定地说:「我不会的,不会不要你,就算我不在了,也不会不要昀昀,我爱你。」

或许是听见了,女孩原本焦躁的情绪逐渐平复,皱在一起的小脸也成了安详的睡颜,平静又甜蜜。

等到女孩的烧退去不少,男孩将女孩额上的退热贴轻柔地撕下,深怕吵起女孩。他知道昀昀讨厌退热贴,她总说那看起来就像小孩子,她不喜欢。但在他眼里,却依旧可爱。

清晨,女孩突然醒了过来,发觉身旁睡着的男孩,看见他眼底的黑眼圈以及两人握住的双手,既心疼又幸福。

而在她陷入梦境时,女孩隐约听见男孩说的那句话——

「就算我不在了,我也不会不要昀昀,我爱你。」

付忧竹  付悠竹

是夜。

夏昀昀突然惊醒,发觉自己在床上了,她一度认为是勳抱她上来的,不过却是夏爸在她梳洗完毕,於沙发上睡着後抱她上来的。

有些失落及空虚,翻个身,夏昀昀原本打算继续睡,却想到小天使们的愿望她还没看呢!

甩一甩头,穿了件薄外套後,夏昀昀拿出袋子,仔细看过每一位小朋友的愿望。

最後,她的目光停留在某一张纸上——

「我希望可以跟大家开开心心地过圣诞节!」属名是

宇宇。

付忧竹  付悠竹

不晓得为何,夏昀昀重覆护士长跟她说的那段话:「宇宇清晨时情况恶化,送加护病房,下午才勉强控制住,他坚持转回一般病房……」

突然其来的恐惧,无法解释,夏昀昀微微颤抖,脸色并不好看。

夏昀昀想起那张天真无邪的小脸蛋,这时候才发觉原本话多开朗的宇宇,今天从她去开始都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脸色也比平常苍白许多:「我怎麽会这麽迟钝呢……」

自责於自己的疏忽,夏昀昀拿起手机拨打一串熟悉的号码,一道熟悉的机械女声从另一端传出。

「勳……我好笨喔!今天宇宇气色有些不好,我竟然只注意到要让他们写下愿望这档事而已……

「刚刚我在看大家写的愿望时,看见宇宇希望跟大家一起过快乐的圣诞节,不晓得为甚麽,我好担心很害怕好无助……勳,宇宇会不会发生什麽事呢?不会的对吧……一定不会的……

「勳我好想你喔,刚刚我还梦见有一次我生病时,你照顾我的那件事!现在我都有注意不让自己感冒,不想让你担心嘛!你也是一样喔,不然我会心疼!很晚了,我回去睡了喔,晚安。」

不舍得挂断电话後,夏昀昀还是有些不放心地打电话到护士长的私人手机,但却没人接。夏昀昀安慰自己,或许是在巡房还没下班吧,没事的。

付忧竹  付悠竹

回到床上,夏昀昀难以入眠,那件事一直搁在心上,过了好久,才终於睡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