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出差的时候跟领导怀孕了H肉辣文_伦H文

夜色深深,遥远天际中的万千星辉像是替黑夜披上一层朦胧黄纱,如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佳人,叫人看不出它的真实面容。

而一片寂静的小映村,被绿被爬满墙体的顾家大宅内,却隐有声音泄出,细细娇娇的,带着无限压抑的快慰,时而急如骤,时而慢如调,却又破碎的歌不成歌调不成调。

被皎洁月光笼罩的西厢里,分明正上演着活色生香的春宫艳图,女人一丝不挂的大开着双腿躺在铺着丝质被褥的床上,凌乱的鸦发遮住大半面容,露出一丝半点的芙蓉面樱桃唇,却足以叫人沉沦。

她星眸半敛,樱唇微启,一身欺霜赛雪的肌肤在这昏暗的夜晚,好似聚集了所有亮光,两团雄伟壮观即便平躺在床也高耸入云的玉乳,及上面两颗颤颤而立的沁着晶莹水光的粉色乳尖。

再往下是紧致平坦的小腹,可爱小巧的脐窝,不堪一握却使得身形更加玲珑有致凹凸妙曼的小蛮腰,以及被长发散开的头颅挡住的,最为神秘的三角地带。

埋在她腿间的男人毫不费力的压着她修长纤细的大腿,将光洁稚嫩的阴阜彻底暴露在他的鼻息下,他凤眼微合,鼻尖贴着敏感的花蕊而过,厚舌舔扫过两遍贝肉,而后狠狠插进早就湿透的紧致甬道。

不管操弄多少次,里面依旧温润狭窄紧致,舒服得恨不能叫人掏出昂扬巨物,不管不顾的贯穿她的娇弱稚嫩,叫她雌伏在自己身下,哭泣呻吟都不能自主。

他的舌灵巧似蛇,在她花穴中来回游荡,破开紧紧贴合的肉壁,又顺着媚肉挤压快速退出,仿佛所有的动作都是顺势而为,每次的插入离开都是为了满足她心底的祈求。

女高H肉辣文_伦H文

大舌出入花穴,带得穴内的蜜液四溅,被挤压的淫液沿着花户蜿蜒而下,打湿他的薄唇,沾湿身下的被褥。

绕是大力的进出,赤裸的少女仍有些不满足,她呜呜咽咽,将自己的大腿打得更开,以期让身下的男人入得更深:“唔,不够……还不够……二哥哥。”她胡乱说着话,臻首无意识的左右摇摆。

原来床上赤身裸体彼此交缠的正是齐画楼与顾玉昭,三年过去,两人外形自是变化不少,只是比起从前,却更加出众俊秀。

齐画楼声音如莺啼,脆生生的又带着难掩的娇媚,已经长开的娇躯更是亭亭玉立绰约多姿,不复从前的单薄稚嫩。许是经过顾玉昭的爱抚,一身莹润白皙的肌肤泛着一层薄粉,显得愈发妖娆娇俏。

她娇娇低吟,微微轻喘,便是隔壁的顾玉时听了,都忍不住想满足她的所有愿望,唯独身下的顾玉昭,只埋头舔弄她的花穴,却连半点反应也无,她不禁拱起身子,让滴着蜜液的神仙洞府更贴近他的唇舌。

顾玉昭身子滚烫,胯间的那物硬得几乎要戳破床板,只身上的小妖精尚不满足,在一旁娇滴滴的呻吟着还不够,硬是挺着小蛮腰,将小穴凑近他的面颊。

他不客气的嘬着充血发胀的贝肉,如吸奶般,直把齐画楼吸得抽气连连:“二哥哥,呀……要吸干了……”一下一下吸着甬道里的淫水,力道大得她眼前直冒火光,“呜呜……要去了……啊。”

明明还有种没被填满的空虚,可是齐画楼仍被顾玉昭一嘬一吸弄得要上天,好似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花穴,他的所有动作被放大放慢,叫她一团浆糊的脑子都能想象得出他埋在她腿间,淫靡的吸吮着她花穴的样子。

女高H肉辣文_伦H文

顾玉昭吸得满嘴都是透明的蜜液,这个叫他心甘情愿伏在她身下,替她舔舐阴阜吸吮贝肉的姑娘,好似真是水做的一般,稍稍撩拨,那处儿的水便跟落雨似的滴滴答答落下,总叫他吸不够。

偏生又敏感得紧,他还没怎样,她已咿咿呀呀的乱叫开来,深怕他定力不够强不能当下要了她似的,连声音都带着勾子,勾得他酥麻难耐欲望高涨。

他嘴中灵舌不停的扫卷吸吮花户,修长的手指从雪白的腿上拿开,就着湿腻腻的甬道,贴着火热的大舌,慢慢滑进不断收缩蠕动的阴道。

这里是,他的极乐世界,便是不能真刀实枪的来一场,也叫他每每流连忘返沉醉不已。

手指并着舌,一短一长,一粗一细,既弥补自身不足,又配合默契叫齐画楼渐渐忘情,她的十指插入他的发中,指尖紧紧抓着他的头皮,春光潋滟的眼底沾满了被情欲渲染的猩红。

凌乱的发丝下,是她茫然痛苦又夹带着欢愉的矛盾神情,两侧玉颊浮起一抹淡淡的绯色,红润的樱唇,隐有津液溢出嘴角:“啊……好舒服,二哥哥好棒……哦嗯,就是这样……啊啊啊,二哥哥,就是这里……啊不要,不要按……”

深藏在甬道里面的那块软肉被发觉,齐画楼忍不住合拢双腿,却再度被顾玉昭无情的单手镇压,他终于抬起一直深埋在她腿间的英俊面庞,似笑非笑的睨着身下的姑娘,嘴角还挂着几缕她的淫液,喷出的气息仿佛还带着她体内的幽香,看上去淫荡又邪魅。

他大拇指揉捏着小小的阴蒂,食指在穴道内不断抽插离开,带得黏液四起淫水乱飞:“坏心眼的姑娘……叫这么浪,是想提前洞房花烛吗?”

女高H肉辣文_伦H文

时光不仅让他们成熟,也让他们彼此更加放开,尤其床事上,齐画楼尚好些,毕竟是姑娘家,再怎样也会带着些许矜持,变化最大的,却是羞涩腼腆连亲一亲都会脸红的顾玉昭了。

或许在情欲一事上,再老实木讷的男人也会变成另一副模样,狂野、热情、大胆、放肆,甚至还带着几分粗俗。

偏偏这样矛盾的顾玉昭,更叫齐画楼深陷其中,她好像变成他手中的花,任由身为花匠的他打理,只为绽放出独属于她的魅力与光华。

她的肉壁被修长的手指破开,隐在其中的敏感软肉被肆意揉捻,藏于体内的电流渐渐从小溪汇成汪洋,叫她阵阵发麻,又爽快异常。

素手不自觉的抓着他的发,带出头皮上的几许红痕,腰身随着他进出的力度不断起伏,更随着他捻压的力道而紧绷得张到极致的弓弦,齐画楼破碎的呻吟终于被打断,阴道内软肉的被揉捏叫她再难抑制,发出一声又尖又细,却又带着无限满足的长吟:“啊……啊……去了呀!”

敏感地带长时间被刺激,终于在花穴深处泄出汩汩透明的阴精,打湿他的手指,一点点流出体内,却在洞口即将滴落时,又被早就候在外面的顾玉时一口含入嘴中,一滴不剩。

齐画楼飘飘荡荡好似在云端,许久,才回到人间,她四肢无力的瘫软在床,双腿更是无意识的敞开。

顾玉昭咽下所有的蜜液,将将抬眼便看到如此美景,小穴一张一合,不断翕动,原本浅粉的颜色,因着方才的情动而充血发红,似开到极致的花,明艳动人又多姿妖娆。

女高H肉辣文_伦H文

他掏出自己的巨物,当着心爱姑娘的面便开始自撸,那根连他自己都堪堪握住的巨根,在夜色下,显露出狰狞的面目。铃口有透明的液体滴落,滴答滴答落在齐画楼赤裸的胴体上,她却仍沉浸在高潮余韵中,丝毫不曾得知。

顾玉昭看着身下被狠狠疼爱过的可人儿,手中速度逐渐加快,不时有喘息声随着上下撸动的动作溢出,他想着方才手指进入过的美好,幻想着自己的肉棒也在其中抽插。

那里紧致、温热、腻滑又销魂,仿佛肉壁上有无数张小嘴,张张都吸吮着他的利剑,叫他破不开抽不出,陷在温柔乡里,不复苏醒。

齐画楼恢复些许意识时,看到的便是顾玉昭对着她赤裸的身体打飞机的画面,许是想象太过美好,她还未说些什么,迎面就兜来一泡灼热腥咸的浓精,烫得她几乎要叫出声。

偏偏那呆子还不自知,最终喘着气:“啊……妹妹,画儿,给你,都给你,二哥哥要射得你满满的……嗯。”

==============================================================

谁说白驹过隙眨眼几年的~~~沙沙木有让你们猜到,哼哼哼

哈哈哈哈哈,是不是都没想到我会上肉渣,快来夸奖我!!

女高H肉辣文_伦H文

还有,要留言要珠珠要收藏要抱抱

不给沙沙会伐开心,伐开心,就连肉渣都木有哦

还是将近3000字大章,棒不棒

好困~~最近渣剑侠情缘手游,弄得连暖暖都快抛弃了T T

可是剑侠是个比暖暖还坑的货

求拯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