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了衣服让什么茶花花径20厘米他吃奶头口述:他吸奶

美好的毕业旅行,转眼间来到了最後一天,时间永远不等人地往前走。

小燕姐宣布今天的行程是参观首尔塔,接着去杂货屋买完伴手礼就要去机场了。

游览车开往有些崎岖的一条小弯路,没过多久就抵达了目的地,一行人睡眼惺忪地下了车,没想到得走上眼前长长的大坡道,才能到上面的首尔塔去参观,大家气喘吁吁地踩着一步又一步,这……根本是蓄意强迫观光客的爬山运动嘛!

千辛万苦的一行人总算走到首尔塔前,小燕姐便带我们先去乘坐电梯到顶楼景观台,电梯的天花板竟然设计成一个萤幕,向上过程中会播放可爱的动画,让人彷佛置身在前往探险的太空梭内,最後还有即将抵达的倒数计时,一阵亮光後──两边的电梯门敞开。

站在首尔塔景观台可以眺望首尔市一景,小依和我试图要在景前自拍,却因角度背光关系屡屡失败,只见Cheese一副悠哉地走了过来,似乎是看见两双对他释放求助的目光,便主动朝我们问道:「需要帮你们拍吗?」

脱了衣服让他吃奶头口述:他吸奶

「麻烦了──」小依动作超迅速地抢走我手中的相机塞给Cheese,而他也用自己的单眼相机帮我们拍了照。

景观台旁边有一家书店,里头有卖许多各式各样的明信片,外面还摆了一个很像装饰品的邮筒,不过却是真的可以投掷寄信。小依满脸兴趣缺缺的跑去逛另一头的化妆品店,我则兴奋地挑着要选哪张明信片寄回台湾,此时Cheese走到了我旁边问:「要不要互寄一张给对方?」

「你跟我?」我吃惊地睁大了双眼,他则微笑点点头回应:「等等把名字和地址告诉我哦。」这种暧昧的幸福氛围是哪招?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Cheese的双颊好像染了些红晕,但或许只是因为天气太冷所造成。

总共挑了两张拿去柜台结帐,一张要寄回台湾给自己留做纪念,另一张则要寄给Cheese。Cheese和我走到邮筒旁的圆桌前,首先交换挑给对方的明信片让各自写上姓名和地址,之後再到不同张的圆桌书写明信片,而我左思右想就是不知道该在明信片上写什麽文字,突然灵机一动地想到Cheese说他看不懂中文,那我乾脆来个中文大告白好了,反正此时不表白待何时呢?

结果花了十分钟的我,还是没有写个肉麻的中文表白,反倒在明信片上只写了一句英文:『Ilikeyoursmile.(我喜欢你的微笑)』接着贴上250韩币的邮票,开始着手进行要寄回台湾的另一张,但同样是花十分钟,我却将明信片写得不留空隙,甚至还画了一个小小的首尔塔插图,最後将两张明信片一起投进了小邮筒。不知道Cheese会写些什麽话给我?

脱了衣服让他吃奶头口述:他吸奶

离集合时间还剩下五分钟,果然是上山顺难、下山容易,早知道就看完爱情锁墙再走下来,小依和我只好不停地和首尔塔合影,弥补小小的遗珠之憾。

搓着双手试图保留掌心的温度,仰望着被白云吞噬的蓝天,目光移到只剩下顶端露出的首尔塔,然後刹那间眼神对上了──Cheese和我。他扬起一贯地笑容,只是笑里却藏有些寂寞,而我的嘴角虽然使劲力往上拉,却仍是无法发至内心的微笑。

没有未来的感情,更没有结果的邂逅,是不是乾脆一开始就不要萌芽?

缘分牵引着我们认识,却只有漫长人生中这短暂的几天。

『Cheese,你相信一见锺情吗?』我在心里发出无声的诘问。

脱了衣服让他吃奶头口述:他吸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