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晚上胃痛睡不着觉掉了他的浴巾: 他扯下

齐画楼下定决心,便不再犹豫,她跟着顾玉旵一路向山脚走去,村民大都往东山脚而去,唯独她和顾玉旵,却是另辟蹊径,往西边走去。

顾玉旵对这一带地势十分熟悉,走过泥泞坎坷的小路,越过漫天野草,便进入了西山脚下。只见这里山地开阔,树木葱茏,草被茂盛,更有山泉蜿蜒而下,潺潺流向山路边的沟渠。

这样原始风貌的景象,令齐画楼看得忘记周遭,连呼吸都变得绵长,她深吸口气,却发现这里带着些微的灵气,虽比不上玉照空间浓郁,但也不差,甚至她有种奇异的感觉——越往山脉深处去,灵气会越浓。

当然,她有玉照空间,自不会莽撞行事,何况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收回游走的思绪,齐画楼跟着顾玉旵挖野菜,对于野菜,她所知寥寥,好在有顾玉旵,随便挖出一株都能叫得出名字,甚至连功效都讲得一清二楚。

看到她眼底的意外,顾玉旵颇为得意的道:“这些都是二哥教我的,他说过一遍,我便都记得了。”

好吧,顾家三兄弟都是天赋异禀的天才,她个小小凡人,还是继续挖野菜吧,顺便琢磨琢磨今晚的哺食。

到底没做过挖野菜的活计,齐画楼不到半刻便有些眼晕,她将刚刚挖出的荠菜马齿觅放进后面背篓,而后站着休息。

顾玉旵却不知自家二嫂与他渐渐拉开距离,还甚是开心的挖着野菜,这里地方大,又无人,大把的野菜等着他挖掘,只是挖着挖着,忽觉少了些什么,等回头一看——糟糕,光顾着挖野菜,把二嫂挖丢了!

却说齐画楼,眼看着顾玉旵越走越远,也不出声,甚至在看不到他身影时还往反方向走去,顾三郎往东,她便往西,果然,没走片刻,便入了山脉外围。

这里与山脚并无不同,只树木更加高大茂密,更加静谧无声,不过显然,这里也不会随随便便被人挖出野参,齐画楼又往里走了几步,只她只顾着打量四周环境却忘了查看脚下,当下一个不慎,被石块绊得摔了一跤。

也是她鲁莽,还没看清地势便急不可耐的进入外山,这不,才扶着树木起来结果不小心摸到一把绿苔,又是一个打滑,这回,却是直接从山坡滚到山坳,万幸地势平缓又无凸出奇石,这才无大碍。

拽掉了他的浴巾: 他扯下

扒拉扒拉头上沾上的野草,齐画楼打量四周,这才发现有句话说的很对,不作不死——这回她彻彻底底的迷路了!

#

这一块儿的灵气比起山脚又浓郁许多,齐画楼呼吸之间,便觉浑身舒畅,清心潋滟诀更是不由自主的运转起来。

她捡了根树枝,边走边拍着山地,只是四周树木枝桠遮天,枝叶相连,竟是一时分不清东南西北。偏滚落山坡的地方早就不知是何处,无奈之余,也只得径直向前,索性还知道在树上做些标志,倒也不是太蠢。

事实上,直到跌下山崖,齐画楼才觉自己的想法太过简单,便是土生土长的小映村村民,也不敢毫无准备的进入横北山脉,何况是初来乍到,对此地地形完全陌生,上辈子也不是探险家出身,这辈子也从没登过山的齐画楼。

在树林中绕了几回,齐画楼再度被自己的鲁莽蠢哭——她怎么就那么着急去深山野地挖“人参”呢……明明制作脂粉,或者酿制酒水也可行啊!现在可好,找不到出路不谈,走好长时间结果也不过是在原地打转。

眼看日头偏西,她便有些焦急,不知瞧她不见了,顾三郎该有多着急,只是越急越失去冷静,连带的心头也有几分火烧火燎。

她深吸了几口气,从空间里拿出装着灵液的水葫芦,大口饮尽,待冰凉的液体入喉,齐画楼起火的情绪才略略缓和,她看了眼枝叶繁茂,树干粗大的古木,又抬眸看了看一望无边的深林,挫败感倍增。

即便引气入体,成功进入炼气一层又如何,没学会法术之前,她也与凡人无异,偏偏她急功冒进,只想快速解决银子问题,却是忘了这一点,如今孤身入深林,迷失方向也是活该!

这样想着,懊悔爬满心房,再想到与她同来的顾三郎,齐画楼更是惆怅满怀。

#

拽掉了他的浴巾: 他扯下

却说顾玉旵发现齐画楼不见了,忙顺着她留下的痕迹找寻,发现最后失去踪迹的地点竟是在外山边缘,当下惊得连背篓也不要了,直接白了脸色往家跑。

与内山相比,外山是安全,但那也仅仅是相较于内山而言,且对象需得是成年老辣的猎手,而这会儿失踪的是个小丫头,发现此事的还是他这半大孩童,聪慧识时务的顾玉旵自然不会自不量力的靠自己一人将齐画楼找回。

他飞奔回家,将事情与大哥说了一遍,便是镇静理智如顾玉时,都不由得慌了神色,顾玉旵年纪小,只知道西山脚下鲜有人去,却又哪里知道当中诡异之事。

西边山脚比之东边资源更加富饶,当地百姓亦不憨不傻,自也知道西山之好,但他们宁愿跑东山脚去捡些遗漏的野菜,也不愿去西边,却是因为十来年前,曾有村民不知底细,带着几名壮汉去西外山打猎。

这一去,却是再未曾回来,他们家人集齐了族中壮力,从西山脚寻至西外山边缘,又十分小心的进入西外山,结果——在山中足足迷了五日,不管他们往哪边去,从哪边来,最后发现都是在原地打转。

如此诡异好似鬼打墙的事,便是这帮大老爷们也心惶惶,好在他们运道好,遇到一只麋鹿,也幸亏当时一念之仁,没将麋鹿杀死,这才得以跟着麋鹿一路走出西外山,平安回到家中。

此事之后,仍有外来村民不信邪,看中西边的物资丰饶,常有人进去打猎,只回来者,十不存三。

再之后,西边外山便有鲜有人踏足,便是西山脚,野菜再多,也没人敢冒着迷失在山林中的危险,去挖几株山边随处可见的野菜。

偏偏顾玉旵不知其中之事,偷摸的去西山脚挖野菜,今日还待着更不知“危险”二字为何物的齐画楼去西山脚,这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

不说顾玉时匆忙忙的去找村长大叔,掉落山坡的齐画楼一路直行,诡异的是不管她走多远,最终都会回到起点——被她画了个小太阳的大树边。

拽掉了他的浴巾: 他扯下

若是到这会儿她还不知遇上鬼打墙,也算是白瞎了玉照空间内的那么多闲杂书籍,所谓鬼打墙,用修真术语来说,也可称之为幻阵,凡是阵法,都有迹可循有法可破,只是齐画楼修真时日短,便是看过的杂书多了些,也属纸上谈兵。

破阵不可行,齐画楼唯有集中精神,运转清心潋滟诀,而后闭目,跟着山中弥漫的灵气浓郁度,慢慢前行。

说来也怪,齐画楼闭眼走路,反倒平平坦坦,脚下步伐稳健,而且诡异的是,竟真的没有再绕回来。

直到出了这片密林,齐画楼方睁眼,只见眼前一片开阔,地势平缓,前面有千仞绝壁,上有飞瀑直流而下,虽不是雨水充沛的季节,且又日日艳阳高照,水势依旧奔腾,响声震天。

齐画楼隔着老远都能听见犹如轰雷喷雪般的落水声,犹如感觉到飞花溅玉般的水珠,尚未走近,已有阵阵清凉之意迎面扑来。然而叫齐画楼意外的,不是深山之中有气势如此雄壮的瀑布,而是,越临近瀑布越能感受到,浓郁得几乎可凝成实质的灵气。

只是站在这里,浑身的毛孔都仿佛被打开,心法自觉运转,体内好似被注入无上新鲜灵力,精神瞬间达到饱和。

齐画楼向前一步,双目缓缓合上,呼吸渐渐变轻,林中有风轻拂有鸟轻啼,她好似变成了这山间的一道清渠,绝壁上的飞瀑,静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睁眼沧海桑田,闭眼世间万年。

空气中的灵气仿佛含着无数水光,争先恐后的进入到她的体内,经脉被精纯的水灵气滋润、拓展,最终沉淀丹田。

再睁眼时齐画楼已步入炼气二层——她有些惶惶然,她这样的速度,会不会太快?毕竟小说里有讲,修行速度太快,心境跟不上,就如空中阁楼,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只是,如今在这里,她也不识修行之人,也只得慢慢摸索,至于心境,在红尘俗世享受人间烟火,也是磨练的一种吧!

#

拽掉了他的浴巾: 他扯下

齐画楼在灵气聚集之地成功步入炼气二层,被顾玉时留在家中的顾玉旵却急得红了眼眶,大哥去找村长多时,眼下竟是半点消息也无,偏又交代他不许乱跑更不许跑去西山脚寻二嫂,只得在家急得团团转。

他在这里着急,顾玉时此时的心里半点不比他轻松,他拖着纤瘦病弱的身体与好容易请来帮忙的几位大叔一起进入西山脚,顺着齐画楼滚落的痕迹,慢慢寻找,只是当众人看到她滚下山坡的痕迹时,竟是说什么也不肯下去。

前车之鉴犹在,又无天大利益,即便看在顾大郎的情面上,来西山脚寻人,也不过是量力而行,哪里会真的以身犯险,进入传说中的“鬼打墙”地带。是以,几位大叔在劝说无果的情况下,只得先行离开,留下顾玉时一人。

村民离开尚且在顾玉时意料之中,他看着再度恢复宁静的广袤山林,想着而今不知如何的齐画楼,心急如焚。

他想起清晨,朝他扬起明媚笑容的小姑娘,那笑得弯弯的眉眼,好似黑夜中的清月,浅浅糯糯的娇吟,仿佛林中黄莺脆啼,细如凝脂,在阳光下好像淬了一层光的肌肤……

幽深如一潭古井的眼眸看着底下树影婆娑的山坡,顾玉时心中主意已定,他双眸微敛,双手相握,食指拇指贴合无缝,口中念念有词,念至一半,有血溢出嘴角,他却无心多顾,只嘴唇翕动,神色淡然。

时间愈久,顾玉时的脸色愈苍白,本就血色浅淡的双唇愈加没了颜色,倒是衬得嘴角那摸血迹更加鲜红刺目。

正关键时,忽听山中风声呼啸百鸟齐飞,更卷起飞花残叶,顾玉时心神不动强忍着喉间的血腥味勉力念咒,恰这时,忽有人伴着尖锐叫声从高处滚落,听声音,正是顾玉时寻找的弟妹,齐画楼。

齐画楼一路自上面滚下,早已狼狈不堪,偏山路崎岖,石块又多,脸上被磕得发肿还是轻的,麻烦的是毫无知觉的脚踝。她苦中作乐的想,今日真是与滚滚结缘了,只不知会被滚到哪里去。

这般想着,她才后知后觉的运起心法,令灵气包裹着自己脆弱的肉体,只是等她想起时,人也撞到了站在那里的顾玉时,且因着巨大冲力,两人还摔到了一起,好在,总算不再往下滚。

只是齐画楼无事,顾玉时却是惨了些,方才他不顾身体强行念咒,已是强弩之末,关键时又被小姑娘撞个正着,立时呕出两口鲜血,洗得发白的衣襟上好似被泼了红墨,渲染得如雪中红梅。

拽掉了他的浴巾: 他扯下

偏偏安全的齐画楼还没将眼下情形弄明白,人便彻底晕了过去,意识彻底模糊前,还轻轻低语:“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

肿么样 这样粗长不~~

宝宝是不是很给力【害羞脸】

那么走过路过,就要留下痕迹呀 233333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