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领带扯苏亦晴穆顾城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晚上,我打扮好以後就坐上程允浩的车子一起离开,直到我们停在一家高级餐厅外面。

「又请我吃这麽贵?」我有些无奈的笑着。

「我是这家店的常客,他们会打折给我的。」程允浩稚气的笑着回应。

然後,我们并肩走入餐厅内。

金黄色的灯光笼罩着整个餐馆,细细的谈话声充满整个屋子,悠扬的音乐从舞台的方向传出。

「哇。」我惊叹着。

「我已经订好了位置,走吧。」程允浩牵起我的手,走向窗户旁的一个位置。

我们一边寒暄,一边开始享用晚餐。

「巴黎那边很美,确实很美。」程允浩说。

「你是想让我忌妒吗?」我开玩笑似的回答,「到目前为止我也只去过美国。」

「美国也很好啊,一个很繁华的国家。」他肯定道,随後又问,「你去美国旅游?」

把领带扯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不,我去那里留学,你忘了吗,在我的履历上面可是有写的喔!」我俏皮的笑了笑。

「呵呵,也对。」程允浩点点头回答。

「不过,在那麽多面试者里面,为什麽你就是选择了我呢?明明应该有其他比我优秀的人才啊。」我抬起头问。

在那麽多菁英里面,选择我这一小株的草,而且还只是个社会新鲜人,完全没有经过什麽磨练,虽然说在美国有打工,但工作上的责任也不会这麽大,为什麽就是选择我呢?

「其实面试的场地里,有装一台监视器,也就是说,虽然你们面对的是面试官,但其实是由我在挑人,而那时候你说的话我觉的很有趣,就想都不多想,就聘请你了。」程允浩露出白齿一笑。

「也就是说一席话,改变了我的一生。」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笑着。

忽然,程允浩握住了我拿着刀叉的其中一只手,用低沉悦耳的声音问:「你是指你遇见我,然後和我相恋的事吗?」他的脸上爬上一抹绯红。

「我……」我怔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麽回答,五味杂陈的情绪卡在胸口,堵住了我的声带。

这时候,该是点头,亦或着沉默不语?

就在我挣扎的时候,包包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我抽出我的手,和程允浩道一声歉,随後走到餐厅外面接电话。

「喂?」我上扬着尾音问。

把领带扯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但是电话里却只是安静的沉默着,那人似乎在吵杂的地方,因为背景不时传出喧嚣声。

「喂?」这次,我不再抚平自己的情绪,有些不耐道。

但是电话里的人还是没有开口说话,这可真的把我惹怒了。

「这位先生还是小姐,有话就快点说好吗?难不成你是诈骗集团,不好意思,我没钱,不关你怎麽坑都没有用……」我气呼呼的话才说到一半,电话里就穿出一个『噗哧』的笑声,让我住嘴。

「Surprize!」伴随着笑声的,是一个我熟悉的声音。

「天晨?你怎麽会突然打给我──」我讶异的问,嘴边泛起一抹笑,「难不成,你考完试了?!」

「嗯哼。」电话那头的主人轻快着语气回答,「而且,我现在在台湾。」

我惊讶的笑着:「意思是,你考上了?!」

「嗯。」魏天晨藏不住喜悦的说。

「哇,恭喜恭喜!」听到这个消息,我不免也替他感到高兴,自己的心中也是开心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我的好朋友又回来了。

把领带扯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你在哪?」魏天晨问。

「那你又在哪?哇,好想跟你庆祝喔──」话才说到一半,我赫然想起餐厅里还有一个人在等我。

「我在一家闪亮亮的餐厅前面,店名是什麽……咦?我看到你了。」魏天晨有些讶异的喃喃道。

「什麽?」把刚才的问题抛在脑後,我往前方看去。

果然,对面的街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拿着手机朝我挥挥手,我挂上电话,也朝他用力挥手。

魏天晨小跑步到我这边,过了几个月没见面,他改变的不多,只是看起来更加有医生风范,不像之前那般放荡不羁。

「哇!」我跑下楼梯,过去抱住他,兴奋的说,「好久不见!真的恭喜你!」

「我怎麽觉得你比我还高兴啊?」抱着我把我转了一圈後,魏天晨放开我,无奈的笑着。

「呵呵,这下子你可以抬头挺胸去见你的爸爸和哥哥了!」我将手握成拳头,轻轻击在他的肩窝。

「嗯。」他微笑着点点头,脸上流露出一些紧张。

「别担心,你这麽优秀,他们一定会接纳你的。」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话说回来,你回台湾的事,怎麽现在才跟我联络?」我故作生气的样子问。

把领带扯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其实我上个礼拜就回来了,只是因为在调时差很累,所以暂时没有联络嘛……」魏天晨装出无辜的样子,碧蓝色的眼眸却充满着笑意,「原谅我罗,一号病人!」

听见他说的这个称号,我的眼神微微暗淡。

「身体好些了吗?都还吃不下东西吗?啧啧……你又瘦了喔。」魏天晨绕着我转啊转,一边喃喃道。

「正好啊,我想减肥。」我无所谓的耸耸肩,「话说回来,你才瘦了吧!为了考试拼命熬夜念书吼,身为一个医生怎麽可以这样?」我注意到他眼皮底下那抹深深的黑眼圈,虽然挡不住他算是英俊的脸蛋,但却让我看了有些无奈。

这个笨蛋,为了这次的机会,什麽都豁出去了。

「咳咳,现在请叫我美国外科权威的首席医生!」魏天晨骄傲的抬起下巴说。

「是喔,是喔。」我笑着吐槽他。

「话说回来,那阵子我还去多加研修了心理学,怎麽样,一号病人,要不要让我再治疗你?」他痞痞的笑道。

而我却收起了笑容,低声的回答:「我还没有放弃我的心愿。」

这时,魏天晨也收起了玩笑脸孔,略微严肃而担忧的说:「你这个笨蛋……」他叹口气。

「嘿嘿,不瞒你说,我正在和计画中之一的人吃饭。」我指着餐厅内回答。

把领带扯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不要伤害到你自己就好。」魏天晨无奈的揉揉我的发丝,「不过,你变漂亮了呢,果然,为了复仇的女人最可怕了?」

「嘿嘿,不是因为复仇,这是本质。」我自信满满的笑着说。

「少来,想当初你在医院多狼狈……」这时候,魏天晨也发现自己的玩笑开的有点大,迅速的阖上嘴,不敢再多说。

可是,话一旦开口就收不回来了,我的眼神黯淡了下来,抿着嘴唇不再多说。

「对不起。」魏天晨小声的道歉着,「可是,如果想要让你心里的那个伤口好……」

话才说到一半,餐厅的门由内往外推出,我和魏天晨同时往门口一看。

「紫妍,怎麽了吗?」程允浩走了出来,关心的问。

这时,我明显的感觉到身旁的魏天晨身子猛然地僵住。

我正疑惑的要开口问他时,就听见程允浩惊讶的声音传来:「你……你为什麽在这?」

一开始的『你』是讶异的,但後来的话却变成了满满的敌意与不欢迎。

我话都还没说出口,就听见魏天晨用细细的声音呢喃:「哥哥……」

把领带扯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我整个人犹如被雷劈中,看着魏天晨,又看向程允浩,这时候我才发觉到他们眉间散发出的一种气息是很雷同的。

难不成,魏天晨说的冷漠爸爸的优秀儿子,就是程允浩?!这也难怪我一直觉得程允浩很像魏天晨,因为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啊!

「你来做什麽?」程允浩危险的眯起眼睛,冷冷的问。

「没什麽,我只是想来找……爸爸。」我感觉魏天晨最後说的『爸爸』两个字极为苦涩。

「几年前你也来过,爸那时候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们家没有你这个人。」程允浩不留情的说着。

魏天晨得脸色闪过一抹痛苦,却仍不敢回嘴。

「等一等,允浩,不用说得这麽过份!」我挡在他们之间劝阻。

「紫妍你也认识他?」程允浩的脸色在对上我眼神的那一瞬间,有缓和的迹象。

「对,他是我在美国认识的朋友。」我点头承认,随後又道,「允浩,他是你的弟弟,身上和你流着相似的血,你不能这样对他。」

「紫妍,你不明白,这个人的存在,本身就是我们家族的一个污点。」程允浩再度眯起双眼,冷声道。

「果然,你们还都只是为了名誉而活?」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我蹙起眉心,「那麽,你给我的承诺,又该怎麽达成?」

把领带扯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紫妍,我说过我会给你的。」程允浩有些慌张的回答。

「你给的承诺,让我没有安全感,就怕有一天,你会再度为了那个东西而离开。」我垂下眼眸,轻声的说。

「紫妍,我!」看向我身旁的魏天晨,程允浩欲言又止。

我知道他大概是想表示他的情意,但以往他最爱对我说的『我爱你』三个字,却在魏天晨面前说不出口。为什麽?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出轨,还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为的是什麽不想让别人知道?只因名誉二字。

「允浩,今天我先回去了,谢谢你的晚餐。」我失望的垂下头,随後拉着失神的魏天晨离开。

程允浩没有追过来,只是紧握着双拳,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我终於知道了,这个男人从来不爱我。

「喂,回神!」我晃晃魏天晨的身子喊。

「你说的计画,包含我哥哥?」回过神来,魏天晨问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没错。」我不隐瞒的点点头,瞄了他一眼,「怎麽,你舍不得啊?」

「没有,只是很讶异……」魏天晨喃喃道。

把领带扯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我叹口气,然後我们两个人都沉默的走在街道上,各怀心事。

「没想到,一切都这麽巧。」我有些感慨的说。

「看哥哥刚才那个样子,他似乎没有原谅我。」魏天晨哀伤的道。

「原谅什麽?」这回换我生气的说,「你这麽优秀,也没有像我这样去复仇,没有干扰到他们家的任何事,他们却还这样反过来怪你的存在,你只是都默默的躲在暗处,有错吗?我不懂,不懂要原谅你什麽。」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戳着魏天晨的额头。

「真要怪的话,根本是你老爸出轨的问题吧!」我气呼呼的说着。

「噗哧!」魏天晨轻笑出声,然後碧蓝色的眼眸充满欣慰的笑意,「感觉你比我还激动,不过,谢谢你。」他揉揉我的发丝。

我这才松口气,至少他打起精神了。

「话说回来,好不容易能去那麽高级的餐厅吃饭,你要怎麽赔我这份昂贵的晚餐?」我半开玩笑的问。

「可以啊,你也就顺便带我去吃台湾小吃吧,好久没回来,不知道有没有什麽好吃的。」魏天晨点点头同意道。

「你要全包喔!」我眨眨眼,调皮的笑着。

於是,我带他去夜市绕了一圈,几乎是看到什麽买什麽,从夜市出来,我手中大包小包,吃的、玩的,或是纪念品都有,这是我逛夜市最痛快的一次,因为我完全没有付到钱嘛!

把领带扯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唉。」魏天晨欲哭无泪的看着他乾瘪的钱包,却只能无奈笑笑。

「我们到附近的公园吃吧!」我拉着他到运动公园休息。

因为是晚上,公园里不时有三三两两的人群在里面散步,还有情侣搂搂抱抱的经过我们面前,让我们两个尴尬的不知道该怎麽办。

我们谁都没有提起刚才在餐厅前发生的事,顾及对方的心里感受,我们都不敢再碰。

「咳,不过这个真的很好吃。」魏天晨用叉子吃的袋子里的米血糕,脸上略微红晕的说。

「是吧?真不懂为什麽很多外国人不敢吃。」我吃着鸡排低下头,含糊不清的回答。

唉,现在的情侣都这麽开放吗?都不怕别人看的。

「对了,对了。」我把鸡排放在一边,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一条用蓝白色线条编织而成的手环,递给魏天晨。

这是这些袋子里,我唯一花到钱的东西。

「这是?」魏天晨接过它,疑惑的问。

「送你的礼物,算是庆祝你考上首席位置的礼物。」我笑笑着对他回答,「恭喜罗!」

把领带扯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我们拿着饮料,互相乾杯,然後饮畅个痛快。

魏天晨将手环戴上,然後看着它说:「还挺好看的。」

「我的眼光真对,我就知道你很适合蓝白色的。」我露出白齿一笑。

「谢谢你。」魏天晨也朝我微笑道谢。

「谢什麽,我也很高兴你回来了。」我用手肘撞他一下笑道,「好朋友,欢迎回家!」

「呵呵。」他只是笑而不答,但眼神却在听到『好朋友』三个字的时候微微暗沉。

「好了,差不多该走了。」我从椅子上站起来,「你现在住哪里?」我问。

「先暂时住饭店。」魏天晨也站起身回答,「不过最近在找房子,这样以後回来就有地方住。」

「喔。」我点点头,然後微笑,「如果找到了房子要告诉我喔,改天我去拜访拜访。」

「好。」魏天晨笑得灿烂。

「紫妍。」在我们分别之前,魏天晨轻声的唤住我。

把领带扯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嗯?」我转过头看着他。

「我刚才在餐厅前还没说完的话,如果想要让你心里的那道伤口好,有一个方法你有没有想过……」他碧蓝色的眼眸里流动着一道光。

我沉默的继续聆听着。

「就是让伤口再撕裂开,你亲自上药,然後让它彻底复原,而不是害怕逃避。」魏天晨淡淡的微笑着,然後留下愣住的我离开。

我失神的站在原地,久久都没有离开。

我明白他在暗示我什麽,原来他知道我在害怕,还真是什麽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我露出一抹微笑,笑容却充满着苦涩。

我害怕自己的伤口会啃食的愈来愈大,最後把我自己吞噬掉,所以想快点解脱;但我也害怕自己复仇完後,人生就没有任何意义,找不到方向;就是这样的矛盾让我犹豫不决,对别人心软,对自己无法交代。

不必害怕在选择之中决择一件事,因为最可怕的是在中间摇摆不定。

我叹口气,转身离开,心中五味杂陈。

把领带扯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隔天,我刚到办公室,就看见黄澄澄一脸气呼呼的站在门口来回踱步。

「怎麽啦?」我走上前关心的问。

嘿嘿,能让咱们的澄澄气成这样的厉害人物,当然只有──

「都是纪彦岚啦!」黄澄澄涨红着小脸,生气的回答。

我不可察觉的笑了一下,然後装出正经的样子说:「他又打电话骚扰你了?」

「他说他要直奔法国去找南翌海啦!」她说着说着,豆粒般的大的眼泪就这样霹哩啪啦落下。

「蛤?」听到这句话,我也不自觉的愣了愣,「他是不是疯了?」我吐槽着。

啧啧,没想到纪彦岚竟然想念南翌海想念成这样,难不成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Gay?

我打了一个寒颤。

那可不行,我家的澄澄都付出真心了,你现在才坦白,我可是不会饶你的。

把领带扯下来锁住她的手:他扯下

「就是嘛!我一直阻止他,他都不肯听我的。」黄澄澄哭着扑进我的怀里,「他那个好兄弟有这样比我重要吗……?」

此话一出,不只我,连黄澄澄自己也怔住了。

「妍妍,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什麽可怕的话?」她停止哭泣,一脸惊恐的抬起脸来问我。

而我只是拍拍她的头,轻声告诉她:「乖,孩子,你恋爱了。」

然後我开始後悔,因为我这一句话,让黄澄澄整天魂不守舍,不但资料夹弄错、玫姊叫她也不回应,甚至把咖啡弄洒整个桌面,让几份资料惨遭染色……等惨状。

也是,据我所知黄澄澄并没有恋爱经验,会这样惊慌失措也挺正常的。

忽然间,我开始羡慕起她,这种初恋的青涩感,我也曾经有过,只是已经很久没有再这样子了……

学长,你曾经说过你的梦想是和喜欢的人一起结婚,平凡的过生活,可是,我不是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所以你毅然决然的离开,不但没有了自己的梦想,还甚至把我的也毫不留情的给扼杀掉了。

究竟这个错的人,到底是谁?是我,是李湘柔,还是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