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在树上(网上找媳妇H)_作爱h

下午的咖啡店里,原本应该是温馨而休闲,然而窗户边坐着两个人,他们身边的空气彷佛冻结了一般,冰冷而刺骨。

李湘柔拿起桌上的咖啡,优雅的小啜一口。

「说吧,你有什麽事。」他动也不动,只是褐色的双瞳充满不屑。

「我希望你帮我一个忙,不,我要你帮我一个忙。」她高傲的斜睨他一眼道。

褐色双瞳危险的眯了一会儿,才又开口:「什麽忙?」

「相信你对女人很有一套,也是,毕竟我高中差点陷入你的陷阱中。」李湘柔嘲弄的勾起嘴角,「因为你都只是为了『她』。」微抬下巴,她话中有话。

「废话少说。」他看似泰若自然,心里却一阵绞痛。

「我老公出轨,我要你去支开那女的。」李湘柔用一只手撑着下巴,汤匙不停的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

「哼,抓不到你身边男人的心,那是你的问题。」他嗤之以鼻的答道。

李湘柔看似随意的拨弄指甲,但刚弄好的假指甲却立即在她手中硬声粉碎:「我想这件事还轮不到你管,我只是要你去支开那女的,而且我想你知道那是谁後,会十分的感兴趣。」

说完,她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唯一昨晚没有被她撕裂的照片,放到桌上,递到他面前,那人瞄了照片一会儿,瞳孔紧缩,薄薄的双唇微启,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抵在树上(H)_作爱h

「哼。」李湘柔对他的反应感到不屑。

「不可能,她不是去留学?」他抬起头来硬声说道。

「回来了。」她往後靠在椅背上淡然的说,红润嘴唇上的口红印在杯口,看似妩媚诱惑。

「或许他们只是朋友也说不定。」他仍不改口道。

「脸都亲了,手都牵了,哪里还不可能。」李湘柔压抑着心中的怒气,颤抖着说。

这回他沉默了,双瞳眷恋在照片里的女人脸上。

「我想你应该没有理由拒绝,不然我可能会『不小心』把你的事说给『她』听。」李湘柔居高临下的看着对面的人。

他脸上的表情愈来愈僵硬,愈来愈冰冷,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李湘柔不知道已经被剐多少遍了。

但後者仍只是冷笑着,纤细的手指托着下颚,鲜艳红色的指甲在午後阳光下闪着光采。

「我是不是应该对她说:『亲爱的,其实是严烨宇他们家的人把你爸爸给逼死的。』喔,我忘了,她不知道严烨宇是谁对吧……」李湘柔看着眼前脸上满是寒霜的男人一个字一个字从口中道出……

──「南、翌、海?」

抵在树上(H)_作爱h

闻言,他立刻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几乎是咬牙切齿道:「我可以帮你。」

语末,他快步离开这里,经过李湘柔身边时还刮出一道冷风,轻轻把她的发梢撩起,他用力推开咖啡店了门,身影消失在午後的暖阳与春风中。

「泡面来了!」黄澄澄端着一碗热呼呼刚泡好的泡面放到我桌上。

「谢谢。」我从电脑萤幕上移开目光,朝她微微一笑。

「呼,饿死了。」她坐到我旁边,也跟着在一旁吃。

但我却还没有去动那碗泡面,只顾着把手指拼命的在键盘上敲打着。

「妍妍不先吃点东西吗?」黄澄澄边吃边问,「这样对身体不好喔。」

「不,我做完这个再吃。」我回答。

反正自从发生我失去小桓和学长的那晚以後,我的食量就变得很小,吃太多反而很容易感到反胃,就像我之前两次发病那样,魏天晨有跟我说过这是一种心理病,我不自觉的在伤害自己,但我却没有办法改变这种情形。

抵在树上(H)_作爱h

「喔,那要快点做完喔。」黄澄澄给我打气道。

「好。」我微笑着点点头,又继续栽回工作中。

好不容易终於把今天一半的红色档案做完,我伸伸懒腰,满足的松了口气,转头一看才发现已经下午四点了。

「唉……」我低低叹口气,看向一旁已经泡烂的面条和冷掉的汤汁,我还是把它给吃完。

「妍妍,那已经冷掉了,别吃了吧!」黄澄澄来不及阻止我把那碗泡面吃光。

「没关系,澄澄好心帮我泡的,我得吃掉啊。」我对她微笑道。

「嘻嘻,可是你这样吃的饱吗?现在吃,那待会晚餐呢?」黄澄澄担忧的看着我说。

「没事,好了,快工作吧。」我有些敷衍她的回答,她便不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下班时间。

阿茶和犬一边打打闹闹进电梯,我和黄澄澄、小妮也跟着一起搭电梯下楼。

「那掰掰罗!」黄澄澄朝我挥挥手。

抵在树上(H)_作爱h

「掰掰。」我微笑着对他们每个人一一道别,然後独自走出公司大楼。

忽然,在路边的车子闪了闪前车灯,我抬头一看,发现车里坐着程允浩。

「紫妍!」他走下车来,温柔的对我微笑。

「嗨。」我咽下口水,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上前打招呼。

拜托,这麽特地在这里等我啊!前几天他……呃……对我告白的事後,我就一直尽量避免和他碰面,在公司也尽量待在部门里面,不太敢随便在公司里头乱晃。

「我送你回家。」程允浩微笑着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请我坐上。

「呃……这……」我慌乱的别过眼睛,不知道该怎麽拒绝。

「怎麽了?」没想到他竟然走到我前面,牵起我的手露出孩子般担忧的眼神。

我看着他那无害的眼睛,竟然不忍心拒绝,吞吞吐吐的半天才呐呐道:「没、没事……」

然後,我就乖乖的被他牵着手坐上车子。

「走吧。」程允浩也坐上车,采下油门开动车子,「对了,这礼拜日搬家公司说家具差不多就会搬好了。」

抵在树上(H)_作爱h

「是、是喔。」我小心翼翼的朝门边移了一点,没有注意到程允浩从镜子里早就已经看见我的举动。

蓝宝坚尼的车子快速的行驶在道路上,而我们两个都没有察觉一辆黑色的车子跟在我们後头,始终安安静静的隐藏在黑暗中。

到了饭店,程允浩却将车停在路边,而不是停到饭店门口。

「那我先下车了……」我乾笑两声,准备开门时,程允浩却忽然捉住了我的手臂。

「为什麽要躲我?」程允浩直直望入我的眼里问。

我被他看的很心虚:「没有,你误会了。」我别过头。

不,不对,我应该要趁这个机会好好和他拉近关系,怎麽会一直逃避他呢?我应该要继续我的计画才对。不行、不行,打起精神!我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接近他的啊!

「紫妍,你这样会害我不知所措……」忽然,他不知何时已经解开安全带,倾身抱住我。

「允、允浩?!」我被他突如其来的行为给吓到了,僵在他怀里动弹不得。

「你这样让我有点後悔跟你告白了。」他在我耳边轻声呢喃,声音满是无辜和忧伤,「我反而比较喜欢告白前和我自然相处的你。」

我愣了半晌才回手环抱住他:「对不起……」

抵在树上(H)_作爱h

感觉到我双手的拥抱,程允浩的眼神闪过一丝兴喜若狂,他高兴的抬起头:「这麽说你是答应了?」

「对。」我对他点点头,露出勉强的微笑。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梦紫妍,你自己挖的坑就得自己跳。

程允浩看见了我的笑靥,眼神微微暗沉,却立即掩饰好,再将我抱到怀里。

我的身体微微发抖,不论是他的告白,他的情话,他的怀抱,无一不让我想起白灏明学长的那抹身影,我开始害怕,开始想推拒这份感情。

可是,这是我自招来的,而且……

脑海缓缓浮现出小桓天真无邪的笑容,以及他稚气的那一喊:「妈妈!」

小桓就这样在睡梦中不知不觉的失去了他的生命,我怎麽能咽下这口气?

停在我们对面的黑色车子里,有一双粟色瞳孔始终沉静的看着我和程允浩拥抱,美丽的褐色闪过一抹痛苦,然後车子发动离开,安静的消失在黑夜中,就像刚开始一样。

「今天就可以先跟饭店说这礼拜要解除退房了。」我走下车之前,程允浩提醒我道。

「好。」我点头,然後下车走入饭店里,终於在离开他的视线之後,我整个人瘫软在地,身子不停的颤栗着。

抵在树上(H)_作爱h

我环抱着自己,试图安抚这种恐惧,却徒劳无功。

……

……….

"对不起,对不起……"他掉下眼泪对我说。

"灏明……?"我挣扎着要起身,却发现全身无力,视线跟着模糊,头也开始发晕。

──"紫妍,这次我们是真的在一起了。"

……

……….

我踉跄着脚步走回房间,然後一直哭到了半夜……

抵在树上(H)_作爱h

我睁着乾涩的双眼,从房间看着窗外的夜景,一大片的灯光照耀整片黑暗,城市依旧十分热闹,而我处在的地方却安静得吓人。

打从一开始,我是不是就不该这麽做?所谓的『命运』,它搞不好只是看着我在做傻事,然後自己却在一旁笑吧!

「呵呵。」我乾笑两声,不知道这是在嘲讽自己的命运,还是在嘲讽我自己至今已来做的傻事?

我从包包里拿出妈妈死前的遗物,那张发黄的旧照片上,又被我滴上滚烫的泪水。

「爸、妈……你们幸福了吗?你们抛弃我後,幸福了吗?」我抚摸着爸爸和妈妈的脸,哽咽道。

我不知道自己已经哭多少遍、多少夜了,每当我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任何一滴眼泪可以再挤出来的时候,回忆和伤痕却又顽强的逼迫我流泪,就好像在告诉我,不复仇,我就没有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的意义。

我站起身,拿起外套走出房间,搭电梯离开饭店。

外面的街上依旧热闹,而我的沉默在这个城市中显得格格不入,我两眼空洞的走在街上,不知道自己要去哪,有哪里可以去。

穿过马路,经过商店,繁荣的灯火照明了黑夜,却照不到我心中的黑暗处。

「小姐,来、来、来,试试我们最新的产品。」一个店员拉住了我的手,手里拿着一小杯的茶。

我却彷佛没有听到一样,双眼紧紧锁住了前方走过来了人,店员见我怪异的样子,便不再向我推销,转而走向其他人。

抵在树上(H)_作爱h

那抹身影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搔弄着他们的心扉,她妩媚的朝我走了过来。

「咦,这不是紫妍吗?」李湘柔上扬着红润的嘴唇,微笑道。

我整个人却彷佛结冻了一样,什麽都说不出来,只能愣愣的看着她。

「你回国了?」李湘柔像没有发现我的异样似的,继续微笑和我说着。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来呐呐道:「学、学姊认识我?」

「我常听灏明提起你。」她长长的睫毛落下,眼睛弯成好看的月形。

听到这个名字从她口中道出,心中是愤怒的、哀伤的、不甘的,但是,那又能如何呢?

「他怎麽样了?我最近连络不到他。」李湘柔有些苦恼。

「我不知道。」我淡淡的别过头,沙哑着回答。

「可是他出国前就是和你交往啊,你们都没有再连络了吗?」李湘柔疑惑的问,「对了,前阵子我在美国遇到他,他说他结婚了,可是不肯跟我说他的老婆是谁,呵呵,你知道是谁吗?」她笑着说。

我的心一阵绞痛,差点没有丢个白眼球送给她。

抵在树上(H)_作爱h

对,他是结婚了,而且他的老婆就是我!你连络不到他?当然,他已经死了,被你害死的。

「我不知道。」我仍冷声的重覆这一句话。

「好吧。」李湘柔无所谓的耸耸肩,「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你,我和我老公约在这里正要一起回家……刚好他来了!」说到一半,她忽然朝我背後挥挥手。

我的心一阵慌乱,迟迟不敢往背後看去,可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已经传入耳里。

「你怎麽在这?」我知道他说话的对像是我。

「我刚好遇到她,她是我以前的学妹,怎麽样,很可爱吧?」李湘柔绕到我背後,跟我身後的人说话着。

终於,我僵直背脊转过身去,努力露出微笑:「嗨,经理。」

我喊的是经理,而不是允浩。

「她也刚好是我公司的职员。」程允浩听见我的称呼,愣了半晌後才淡淡的对李湘柔介绍道。

「是啊。」我僵硬的点着头,不敢和程允浩对上视线。

对,也是你外遇对象,亏你前几天还肯求似的跟我告白,诉说着喃喃情话,现在都成了什麽?也罢,毕竟我的计画中就没有发展的那麽快,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在李湘柔学姊面前说出『我要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到时候,我就可以好好观察她的表情了。

抵在树上(H)_作爱h

我趁他们没察觉的时候,勾起一个冷笑。

「老公,走吧。」李湘柔学姊挽起程允浩的手臂,柔声说道。

程允浩却沉默低头看着李湘柔的手,然後再望向我,我没有看他,也没有跟他说话,神色平静。

「嗯。」我听见他低低的回答,然後和李湘柔并肩离去。

我整个人瞬间瘫软无力,只能扶着一旁的电线杆才能勉强撑着,我感觉自己的世界快要崩溃,什麽都碎满地,割伤了我。

我双眼失焦,托着疲惫的身子往街上走去,站在停红绿灯的众人之中,我觉得自己好累,开始对所有的东西感到乏味,眼前的世界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色彩,而我的生命粮食却是靠着这单薄的『复仇』,听起来真的很可笑。

绿灯亮了,我身旁的人一个个和我擦肩而过,而我却只是站在原地发愣,看着眼前的路人们,他们都是要回家,和心爱的人相聚,而我呢?回去以後,迎接我的只有黑暗和孤寂。

在绿灯闪着最後几秒的时候,我才迈步走出去,脚步却是飘虚,身体摇摇晃晃,眼神也空洞着。

当红灯亮起的时候,我还站在马路中央,等到我反应过来要跑步往前时,一辆车急速朝我冲了过来,我双瞳紧缩,看着车照灯离我愈来愈近,喇叭声也愈来愈大声,旁边的人们惊呼着,而我却只是站在原地不动,在灯光刺的我快张不开眼睛的时候,那辆车终於在离我不到几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不停的喘着气,最後跌坐在地上,脑中一片空白。

我刚才竟然就这麽希望这辆车子撞上来,这样我就可以脱离这个苦海……

抵在树上(H)_作爱h

可是,它却没有。

「呵呵……」我坐在地上笑了,那笑容是接近凄凉的。

我果然还是想死吗?原来对於想要复仇的决心这麽不堪一击吗?

「你没事吧……」车子的驾驶慌张的走下来,在看见我的那一刻,他似乎怔住了。

「对不起。」我摇摇头,准备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浑身上下使不出力。

那人发现了我的异样後,走上前扶住我,我撑着他的手站了起来,身体却在发抖。

「谢谢你。」我点头致意,环抱着自己的手臂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感觉肩上一沉,一件西装外套就这样盖在我身上。

我一愣,转头看向刚才那位驾驶,这才发现那个驾驶很年轻,和我差不多年纪,眼上带着一副斯文的黑框眼镜,他对我微笑。

「你穿这样太冷了,等我一下。」他把我推到路边,然後也自己坐上车把车子停在路边。

我疑惑的看着这一切,觉得自己好像遇到一个神经病,可能是最近新闻上说的那个怪叔叔,先假装对你释出善意,然後在下药昏迷,最後你就被OOXX之类的。

我打了一个寒颤。

抵在树上(H)_作爱h

可是,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怎麽会有人想要诱拐我?

当我正想趁他还在停车时逃跑,却发现身上的外套还挂着,顿时站在原地不动,只能愣愣的看着他走下车,朝我走过来。

「你刚才怎麽会站在路中间?」他问。

「我……」我哑然失声。

总不能跟他说:『先生,其实我是想寻死,你再开一次车撞我好不好?』

「我恍神了。」我抬起头对他说。

「是吗,以後要注意一点。」他微笑着,但我却隐约发现他笑容中存在着一点不协调。

「谢谢你,好险没有撞上。」我点点头,准备脱下他的外套还他的时候,却被他制止了。

「你好像很冷,等我一下。」语毕,他转身走向一旁的饮料贩卖机,最後拿着两杯热咖啡走过来,将其中一杯递给我。

我看着他手上暖呼呼的咖啡,心里开始天人交战。

小时候,老师都教我们不可以随便接受陌生人的饮料,虽然这杯是没开封过的,但……

抵在树上(H)_作爱h

我抬起头来,对上他柔和的眼神。

这个人好像不是坏人吧?有哪个怪叔叔长得这麽好看吗?

「快啊,好烫啊。」他催促着。

於是,我伸出手接过那杯咖啡,热呼呼的温度瞬间暖和了我冰冷的手指,我打开它,跟着身旁的人一起饮下。

「哇,好温暖。」他笑着。

「嗯。」我同意的点点头。

「我叫严烨宇,你呢?」他朝我微微一笑。

我正要开口说出我的名字的时候,脑海却忽然浮现妈妈遗物中,那张旧照片和便条纸里的其中一行字:

……

……….

抵在树上(H)_作爱h

"没错,你爸爸不是单纯的自杀,他是被人逼死的。"

……

"民国O年O月O日,我们在现在的严氏集团里认识。"

……

……….

「你姓严?」我的心中开始有所戒备,上下打量着他。

「有什麽不对吗?」他疑惑的看着我。

「你是严氏集团的人?」我又开口问。

「唉呀,这麽快就被认出来,我是不是应该要说一个假名字才对?」严烨宇天真的笑着。

我心中的怒意却开始燃烧。

抵在树上(H)_作爱h

这麽快又遇到另外一个杀人凶手,看来我活下来是对的。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麽名字。」他转头露出白齿一笑。

我沉默了一会儿,才低低的说:「赖雅薇。」我说出自己好友的名字。

对不起,雅薇,非常时期就让我借用一下吧。

「我叫赖雅薇。」我抬起头看着他,却发现他怔住了,「有什麽不对吗?」这一次,换我这样问。

「不,没事。」他回过神来,表情显得有些古怪。

「谢谢你请我喝饮料。」我把空空的咖啡罐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後脱下外套放在这位陌生人手中。

「等等!」他唤住我。

我停下脚步,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

「其实,我刚才开车的时候也有在想事情,要是就那麽刚好撞上,我也得负起责任。」严烨宇走到面前歉然道,「我请你吃饭,算是道歉。」他露出微笑。

我愣了一会儿,心中隐隐约约感到有些异样,本来想找理由推拒掉,但最後我还是开口说:

抵在树上(H)_作爱h

「约时间吧?」

我不知道,或许因为这一个相遇,我又开始了一个不一样的新的旅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