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园cp开车 为啥母亲都不喜欢女儿佣园车

2/7停更

2/10日再见罗~

05-3

这阵子伺服器的大事恐怕是自开服来最多也最疯狂的一次,而且连着好几件事情都跟京也有关。

京也的婆在微微甘甜讲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站在他旁边,很敬业的立刻冒出一句:「不好意思,你找我老公要干麻?」

「我是京也在英雄里的朋友,现在来投靠他了。」微微甘甜回答的很得体,说出一个在游戏中常见的理由:「之前就说过毕业後要在一起玩,我现在毕业了。」

他看着,京也没说什麽,任由旁边的人沸沸洋洋讲的起劲,他的人物站在那边、面相前方的微微甘甜。

因为Cielo的离开所以京也为了替Cielo占位,一个人占了两个人的位置,现在的他左边是他老婆,右边是Cielo的老婆。

收人的诺西雅在队伍频道开口:「呜哇,是京也的感情债!」

「感情债是这样用的吗?」他傻愣愣的先想到的是名词用法,之後才想到糟糕。

佣园cp开车 佣园车

京也不是正在追Cielo?发生这样的事情,Cielo他还会答应吗?

「这样没问题吗?京也他……」他担忧的问诺西雅,但诺西雅只是回他好多的微笑符号。

这是微笑就能解决的事情吗?他真是越来越不懂他们了。

「真是让人有点担心。」他说。

「担心什麽,等着看京也好戏就好。」诺西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很愉快:「放心啦,那可是京也喔!没问题的。不过他的追求对象是Cielo,大概也不会这麽容易如愿就是。」

到底什麽跟什麽啊?

「你还记得啊……」京也终於开口,旁边他老婆很识相的就闭嘴。「那,需要我帮你?还是你想自己摸?」

「可以带我吗?」微微甘甜很直接的要求。

「我带你的话你就学不到了。」京也回答,角色往旁边站了些,看起来就像是往他老婆身边靠一步,於是腾出一个空位。

微微甘甜只一秒,人物就卡进那个空位,转过正面;一个角色走到刚刚微微甘甜站的位置,他觉得他心脏都吓的快停了,明明当事人不是他啊。

Cielo回来了。

佣园cp开车 佣园车

「……」Cielo头上冒出点点点,然後他的公会会员给他让出一个位置,在泡泡糖旁边,所以Cielo站到那个空位,场上演变成京也、微微甘甜、Cielo的奇妙站法。

他和诺西雅、武竹站在一起,想着要不要站过去点。

「Cielo,这是以前游戏认识的小朋友,你见过的,给她点新手意见吧。」京也指名道姓点了Cielo,从队列中走出来站到Cielo的面前,说:「我太久没带新手了,忘记怎麽带。」

「新手?」Cielo回应,打量完微微甘甜,开口:「想走哪方面?」

「微微,Cielo是我们服带人带出名的,你想走什麽系?」

微微甘甜这次没按错表情,抛出一个笑脸後问:「京也你走什麽系?」

「全修。」京也简短的回答:「这要後期才达成得了。」

「那……开始的时候怎麽样最简单?」微微甘甜问,她的角色一直面对着京也。

「一开始的话,近战还是最吃香的。」Cielo回答,但微微甘甜没回应。

「就像Cielo说的那样。」京也说。

「那,我就练近战吧。」微微甘甜再次抛出微笑,回应。

佣园cp开车 佣园车

「那就……」Cielo正想说些什麽,京也却抢在他的话前开口。

「那你回新手村,会拿到初始的武器。」京也说着,面对微微甘甜「很简单的这个游戏,之後再教你怎麽战斗。」

「京也,你不看看我练的对不对吗?」微微甘甜反问,语句中看的出来她不想单独回去「我只有一个人在这游戏,很孤单。」

「新手期都是这样的。」京也这麽回,有点冷酷:「我的力量太强,你要练习的怪物我打一次就死了,Cielo也是。这跟其他游戏不一样,跟英雄也不一样。你先练到出了新手村,有什麽不懂的问问查查,很快的。」

「……那京也,我加你好友可以吗?」微微甘甜退而求其次:「这样我有问题的时候……」

「我的好友满了。」京也回答,附赠一个笑容:「抱歉,你密我就好,Cielo太长不好记,但『京也』这个名字很好记不是吗?」

「我……」

微微甘甜还想说什麽,京也却转移了话题──他挤进Cielo和微微甘甜中间,硬是要插进队伍。

「Cielo,陪我去打任务。」京也说。

「我才刚回来……你要打什麽?」Cielo淡淡的抱怨了一句後,还是问了。

「狗城最高两人副本。」

佣园cp开车 佣园车

「好。」

京也在Cielo说好的同时已经召唤好马匹、开启了组队,他根本预设Cielo会答应他。

Cielo点进组队,然後上了京也的马,两个人就准备往传送阵去。

「京也!」微微甘甜往前几步,喊住已经骑马迈步的京也。

「加油喔,微微。」京也这麽回答。

「……慢着京也!那个微微是谁?」终於回过神的武竹在Cielo跟京也都不见人影後,於sky会客室开炮:「你强迫我老大就算了还脚踏两条船!」

「我没被强迫……」Cielo在会客室里很快的回应,词语和平日用的还是一样:「那女孩是京也在以前的游戏认识的。」

「你真的认识她?」他讶异的问。

「那游戏我也有玩。」Cielo回答:「微微曾经跟京也在那个游戏结过婚。」

「欸那是为了任务!」京也立刻跳出澄清:「你不也是跟清明雪结了一起解吗?」

佣园cp开车 佣园车

「我没说什麽啊,你别激动。」

「什麽别机动,老大!单纯为了任务结婚的路人会追好几个游戏来找人吗?」武竹看起来比任何一个人都激动,连字打错了都没选过:「那个女的说了,她找了好几个游戏,而且她跟京也有约定等她毕业!」

「武竹,冷静点。」Cielo还是那样淡淡的,好像对这件事情一点不在意:「那时候为了让她认真读书,京也才这麽说的。」

「我可不想担上她国考失败的责任。」京也适时的插入话题,替自己辩驳:「而且当时我也还没喜欢上Cielo,甚至当时我们根本没熟到这地步。」

「京也……」

这算是真正的半公开告白了吧?Cielo打出京也的名字加上几个点,想要制止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但是炸开的武竹根本不想管。

「但是你让她追到这里来了!那我老大要怎麽办?」武竹追问:「我老大对你一心一意,他连我都拒绝了,你这什麽意思!」

突然跳出来的视窗通话让所有人都停止了打字,他接起通话,传入耳中的声音是Cielo的。

「武竹,你冷静点!」Cielo的声音有点严厉,随着他说完这句话,那边传来了猫的叫声,然後是Cielo安抚猫咪的低语。

「我根本忘了这回事!」京也的声音听起来很稳,但有点沉,相较平日有些轻浮的语气,今天听起来很认真:「对,那时候我的确有钓她的想法,可那也是那时候,一两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根本没对Cielo有任何想法。」

「那你打算怎麽办?」武竹问,语气中满是不满和愤怒:「而且那女生摆明就是来纠缠你的,你推给我老大是怎样?你是不是男人啊!」

佣园cp开车 佣园车

「我是不是男人用不着你管。」京也也动怒了,讲话开始不客气:「搞清楚,她什麽都没说,她只是说她来玩游戏,要我帮帮她!我帮她找一个对新手熟稔的人有什麽不对?你看我加她好友了吗?你看我给她东西了吗?你看我让她加公会了吗?」

「好了不要吵!」Cielo提高声音,喊了一句:「这有什麽好吵的!京也多少烂账在那边我都没说什麽了,这不重要好吗?」

会客室瞬间安静了。

「……Cielo……」京也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哭笑不得:「你生气了吧?」

「我干嘛生气?」Cielo似笑非笑,听来轻松:「又不是我的约定又不是来找我。」

在场谁都听得出来Cielo在生气,他平常可不是这麽说话的。

「Cielo……」

「没办法,某人这麽受欢迎嘛。」Cielo说着:「讲话这麽甜、没事喜欢搭讪女孩子,桃花太多也不是他的错嘛是不是?」

「……我错了Cielo……」京也低头认错,可怜的说:「别生气了,我刚刚不是一五一十的跟你报备了吗?」

「我又不需要你跟我报备。」

「Cielo……」

佣园cp开车 佣园车

他忍不住笑出来,按掉麦克风笑得没办法打字。

他还以为Cielo有这麽厉害,这种事情当头还能够冷静已对,结果也是会生气的嘛!而且气起来吃起醋来还挺可爱的。

「小草不要以为你关麦我就不知道你在笑。」Cielo点出他,说着一面冷哼一声:「都给我到狗城来,我打到最高无限制了。」

糟糕,被扫台风尾了。

他忍住笑,打开麦克风开关回应,那边武竹也是愣愣的一声好,显然的被Cielo难得生气而惊吓到。

一直到他们都组好队下了副本,武竹才偷偷敲他,说了一句:我真的不如京也那样了解Cielo。

而同时,Cielo也敲了他:没事,不吓吓武竹,他会跟京也打起来的。

他看着这两个人的两句话,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是啊,只有京也真的了解Cielo;同样的,大概也只有Cielo能如此了解京也。

Cielo没有生气,他只是为了让那个话题快点做一个结束,那是一个无须解释也没有解释必要的事件──京也和Cielo说明,Cielo相信,就那样。

即使京也没有解释,恐怕Cielo也能够明白他的那些作为和意思吧?

佣园cp开车 佣园车

像他,从京也那句『好友满了』就看得出来。

那个时候,京也选择删除久未联络的朋友,也要加他;而这次,京也直接的说出好友已满,不想加她。

多麽明显,不是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