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 口述3p最舒服的性经历h 民工主

离音依偎在宋望怀里,侧耳倾听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桃粉的红唇翘了翘。宋望轻吻她发顶,觉得怎麽亲都不够,便壹根根舔抵她润红的指尖。

“哥哥…”离音勾了勾指尖,跟哥哥湿滑的舌嬉戏,她半眯着眸子,稚嫩娇颜满满都是愉悦。

壹时两人都没有说话。

两股暖流在离音体内缓缓旋转,过了半晌,壹朵雪莲花从离音眉心现出并极速旋转起来,宋大总裁射进离音体内的精华慢慢被吸收,最终消失殆尽。

离音眼里闪过惊喜光芒,壹直打不破的屏障吧塔两声松动,身体的疲惫壹扫而空,而她的精神力由壹阶壹举升到二阶中期。然而,这还不是让她最为惊喜的,她以为升级无望的治愈异能也由壹阶成功迈进二阶初期。

离音被这个巨大馅饼砸的晕乎乎的,兴奋地擡起头,双眸闪亮闪亮,特别招人眼:“哥,我们来庆祝壹下,再来壹次好不好?”

宋望不语,庆祝什麽?庆祝破身成功?

看她神情不像是因为这件事而庆祝,宋总裁没打算深究,小姑娘嘛,有点秘密可以理解。

不过,难道小妮子没发现她体内的男根早已发胀发大?

少少的两次岂能满足他,他早已计划奋战到天明。

见哥哥满眼的兴味,没有拒绝自己,而小穴被填的满满的,离音双臂攀上哥哥脖颈,娇憨柔美的情态看得宋望心口壹跳。

民工 h 民工主

感受到腰间多出壹双大手,离音扭了扭臀,吴侬软语:“哥哥,壹次不够,我们庆祝两次好不好?”

宋望面色古怪,离音得寸进尺:“四次,不能再少了。”

所以,离音你到底在脑补什麽?

“嗯…啊…哥哥…”

“四次够吗?哥哥真怕音音吃不饱,”宋望撩开她垂在耳侧的壹缕秀发,声音低沈醇然,十足十的好哥哥楷模:“音音知道的,哥哥最是心疼音音,音音想要什麽,要多少哥哥都会亲手奉上。”

“五次…”离音连忙加筹码,送上门的大补之物她自是求之不得。

宋望微微倾身,咬着她软白的耳垂:“嗯?不如哥哥把存了33年的精华都给你?”

“嗯嗯…都要…”贪心的离音忙不叠应下。

宋望眸色壹沈,两双握紧她纤细的腰肢,随波逐流,顺着她的动作反复向上捣弄,次次直击深处的花蕊处,撞的花蕊战栗不已。

直到天际泛白,战斗力惊人的宋大总裁满脸餍足,双眸双眉俱是神采飞扬,而离音精神萎缩,恹恹的趴在床上,连根手指头都不愿动壹下。

民工 h 民工主

宋总裁在她耳侧吹壹口热气,喉间溢出的嗓音清润而又带着壹丝慵懒:“音音,还要吗?哥哥还有很多存货。”

昏昏欲睡的离音初时还觉得哥哥的声音真好听,听到後面那句立时吓的瞪大双眼,头摇得像拨浪鼓:“哥哥,不要了,咱们留着,等音音身体好些再要好不好?音音好累好困,想睡觉。”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宋大总裁勉为其难颔首:“那好吧,哥哥先留着,快睡吧。”

宋望吻了吻她洁白的额头,满目爱恋望着她,厚实的大掌搭在她背後,用那指腹细细摩擦她粉腻酥软的肌肤。离音在他壹下壹下爱抚下,眼皮愈发沈重,很快便睡熟了。

宋望轻手给她掖下薄毯,将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然後坐上轮椅,随手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来到阳台拨打壹通电话。

“查下这几天小姐是不是遇到什麽喜事,壹点小细节都不能放过。”

挂断电话,宋望搁在扶手上的指尖咚咚敲击着,锋芒毕露的眼眸微微眯起。

到底是什麽事,值得小妮子庆祝的?

————

“看到没有?就是她,那张脸是不是和校花很像?我打听到壹些消息,据说她原是李家女,道知观的方丈还给她批过命呢,你们猜怎麽着?”

“哎啊,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给我们说说。”

民工 h 民工主

“她是天煞孤星,听说会克死亲人朋友!”

“这是真的?!那以後我们离她远点,别被她身上的晦气粘上了。”

这几人叽叽喳喳地讨论,说是悄悄话,声音又大的可以,路过的同学听到这几人的讨论,感兴趣的便加入讨论圈,不感兴趣的摇头便走。

离音还没使用精神力,已经将她们所说的尽收耳里,她眉头都没动壹下,把桌上的书壹壹叠整齐。然後提起精细的女士包走出教室,刚还在窃窃私语的女同学吓得尖叫壹声,四处逃窜,避她如洪水猛兽。

离音面色淡然,漠不关己,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她只当没看到,就好像别人讨论的对象不是她壹样。

师傅说了:“谣言止於智者”

这帮人显然…离音在心里叹息壹声,擡眼淡淡的扫壹圈,这帮显然不是智者。

那她何须介怀。

离音不喜欢受到众人的瞩目,是以在这所贵族学校里壹直很低调,明明自家哥哥家财万贯,可以享受豪车接送,她非要踩着辆自行车上学。

离音执拗性子上来的时候,连万能的宋总裁都拿她没办法。

是以,宋大总裁只好加派人手,扮成不同的角色在她身边保驾护航。

民工 h 民工主

这件事离音知道也当做不知道,她会跟你说只是享受坐自行车兜风的过程麽?

跑车也可以兜风,可这姑娘的脑回路显然和正常人不在壹条道上,她喜欢的东西也千奇百怪,不喜欢漂亮的衣物,精致的首饰,反而喜欢画符。

宋总裁还以为她是学着玩的也不介意,甚至还为了讨好她去淘几本据说是千金难买的孤本。

对此,离音默默的不发表意见,在她看来市面上所说的孤本,只是她上壹世在道观里所学的基本知识。

但是作为壹个好妹妹,离音绝对不舍的让哥哥伤心,她高高兴兴将哥哥送给她的孤本收到保险柜里,有空的时候拿出来翻翻,实则是将她在道观所学的知识温习壹遍遍。

离音喜欢创新,大多数时候她喜欢把威力较小的符箓,阵法加以改进,还别说,基本上都成功了,经过改进的符咒和阵法威力更甚以往。

离音直接走出校门,隐藏在暗处的某男见她没有取自行车,立刻给BOSS打了个电话。

离音在公交站牌等了壹会,见到808号公车来了,暼向身旁伪装成农民的壮汉,摸了摸鼻尖上车投币。

壮汉紧跟她後面,见她去到最後排坐下,面无表情走到她身旁坐下。

“…”离音默默扶额,你就算穿着破烂,也无法掩盖你身为雇佣兵独有的王八之气。

半个小时後,离音此行的目的地到了,她下车走了片刻,来到当初宋老爷捡到她的地方。

民工 h 民工主

某大汉三两下爬上树,将自己铁塔似的身形藏在浓密的树叶中,远远看着少女掏出壹块布,铺在地上,然後原地打坐。

“…”壮汉。

——————

PS:宋总裁,说好的表示理解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