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 旅游和两个老头在柴房潮 调教 刺激 哭喊:你骚穴

2-5

他躺在地上的时候,Cielo才出手。看他手上拿着虽然还没改过但攻击力算不错的变形剑(蓝色的),应该是早已做好打算出手。

大概是想让他体会看看所谓肥肥的铁鎚滋味吧?

「Cielo加油──」他躺在地上喊。

Cielo没回他,两把刀重击过去飞走一只肥肥,接着恰到好处的火反,很快一只肥肥就倒地不起。再下来他就拿起弓箭,上了。

虽然技巧可以弥补等级,但那些等级造成的实力差异还是相差甚遽,Cielo一招重击下去跳出来的数值平常是一千多暴击可以到两千,他一招重击下去最大值有三百就算不错了。

Cielo打完五只後出了一张魔力赋予卷,他站在原地一秒之後才跑上前去拿起来。

「……黑心卷!」Cielo喊,然後就停在那边不动,他猜他在跟京也报告这件事情。

毕竟他记得曾看过这张卷,是个要练赋予的人才能赋上去的东西,Cielo本身对生产系的兴趣不高,类似於生产技能练法的魔力赋予他更是没兴趣。但京也就不一样了,什麽都练的他据说魔力赋予这个难练的技能等级也已经到了二。

「喔我差点忘了还没复活你。」一阵子後才重新回神跑到他身边的Cielo拿出药水复活他,然後说:「打出黑心卷了,回去分钱。」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你骚穴

「哇……这个可以卖多少?」他的人物爬起来,问。

「嗯,两百万吧?一人一百万左右。」Cielo回答,往後面的宝箱奖励房过去:「京也说他公会有人要,等等出去跟他领钱。」

「你连副本都还没出东西就卖掉了啊……」他有点感叹,公会频道内可是时常在喊有什麽东西卖不掉的呢。

「有什麽好奇怪的,这可是个稀有品呢。」Cielo说,进了房间随便开一个离他最近的箱子,开出了矿坑高级证,然後他看Cielo把证丢在地上。

「不打吗?」

「不打,没有要的东西。」说完,Cielo站到出口前,但没点出口:「好了打完也挖完,你是不是该说说你的事情了?」

他一惊,点滑鼠的手抖了一下,他的人物跑着撞到壁上。

「我没什麽事情啊……」他心虚的回答:如果Cielo没有这麽问他,或许他会想询问Cielo。

可这样,感觉好像什麽事情都被Cielo看穿似的。

「是吗?我以为你是看到我跟京也都在这,所以才特地来的。」Cielo说:「毕竟那个酒馆任务是个支线,又没有剧情可看,网站上没怎麽写。」

他看着萤幕上的字串原本还想打什麽辩驳,可是最後还是把整行输入栏里的字句删除,回:「我是有事想问你们啦……」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你骚穴

「我?还是京也?」

「都有……实际上是同一件事情。」他说着,停顿下来看着突然叫出宠物、开始换装的Cielo,他知道这表示对方接下来不打副本要休息了:「那个──那时候,你们知道我是梦笙国的会员的时候,好像怪怪的?」

「……怎麽了?」Cielo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他的人物头上冒出一句问号,把人物的头转向他的位置。

「没,我想知道为什麽你们会有那样的反应。」

「喔,这样啊。」Cielo回答的也很随意,那个小小的角色从宠物身上拿出一顶贝雷帽带上,手上也拿出一把小扇子摇啊摇的:「没什麽,就是个有点愚蠢狂妄的家伙创的狂妄公会。」

Cielo说的轻巧,但是愚蠢狂妄可不是多好的形容词,更何况在此之前他没听过Cielo用这麽糟的词语去形容别人。Cielo总是冷冷淡淡、最多最多他就听他骂一个在广场上狂点他pk、结果被他一招反击解决的家伙『没长脑子』。

相较之下连『小鸟脑』都比那些难听多了。

「说狂妄的话……京也也很狂妄啊。」他忍不住这麽回答,而得到Cielo一个字:哼。

「羽飞凌那混帐有狂妄的本钱吗?」Cielo说,语句中满是轻蔑:「京也是靠自己得到那些足以让他狂妄的权力,那混帐是吗?京也有多强你自己知道,那家伙又怎麽样?」

「这句话会不会太过分了点……」

「你没搞清楚羽飞凌的底吧?」Cielo站起来,人物走到他面前:「还是说,你不想相信、或还不知道他的情况?」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你骚穴

「我、我只是突然想到而已……」

「什麽情况会让你突然想到?难道不是因为出什麽事情让你觉得不太对劲?」Cielo直白尖锐的反问,在他身边绕了一圈:「我可以告诉你,那个家伙大概算不上是坏人,但他是个烂人这件事情在这服是流传以久的,你可以自己去打听。」

Cielo说完,转过身踏进离开的地点,消失在副本中。

他想着Cielo的话,迟了许久才慢慢的离开副本,而离开後才想到,他没开到箱子。

可惜了,说不定也能开个斧头什麽的,听说在这里可以开出红色的单手斧呢。

「为什麽变成金色……」

他刚出来,就看见这句话从萤幕下方跳出。

「因为没有蓝矿了,我只好打金矿。」京也理直气壮,他手上的小铁鎚已经收起。

「……顶?」

「对。」

「──嗯……谢谢。」Cielo回应,然後手上拿着的金色剑消失,应该是收进物品栏。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你骚穴

「我下次再打蓝的。」

「那样我剑就太多了啦,要暴仓了。」

「开角色啊,不然你去买现在出的那只花蟹。」

「花蟹我已经买了。」

「再买一只,名字就取顶货。」

「我才不要!」Cielo给京也一个鄙视的表情,叫出一只名字叫做黑色星期天的长毛狗,狗的名字前面被冠上了称号:『满身危险物』。

「你满身危险物都装什麽拿出来我看看。」京也的角色绕着那只狗转一圈,说。

「都是刀剑啊,而且都是阔剑。」Cielo得意的回答,并且露出了一个自傲的表情和动作:「有色的。」

「拿出来我看看,数值太差的我给精灵吃掉。」

「颜色和数值没关系!」

「有关系,快拿出来。」京也坚持,所以最後Cielo还是乖乖的两只两只的把剑拿出来装在身上,让京也观看。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你骚穴

「这种品质的剑你也要!丢了。」

「但这是粉红色……」

「你不是最讨厌粉红色吗?我打红色给你。」

「不要,这是收集品!收集用的,你没看我连熟练都没练!」

这样的对话大概还会持续一阵,他正在考虑着要不要过去时,就被京也点名。

「小草过来!」京也加了一个惊叹号,头上刚刚才闪完生气符号,整个接连起来好像是在对他生气似的。

虽然知道不是但还是战战兢兢的过去,他站定京也面前,还没来得及打:『什麽事』,京也就跟他交易、然後在交易栏上放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以及一把粉红色的阔剑。

支票他知道为什麽,但粉红色的阔剑是怎样?

「等、等等!这是Cielo的阔剑吧?」

「现在是你的了。」京也回答。

「……这个……」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你骚穴

「给你就收下,别管别的。」京也不耐烦的说,一旁Cielo什麽也没吭声,手上拿着京也刚刚打出来的金色阔剑,不知道在想什麽。

「──可我也不喜欢粉红色……」

「你看,没人要粉红色!」

「我要啊!」Cielo嚷着,点他交易:「快还我,不要给京也!」

「别还他,你要收集板子上还有比较好的啊!」京也跟着喊,於是他的是窗右下角也出现了京也的交易请求。

「就跟你说收集而已干麽要这麽好的?那把要卖一百万耶坑钱喔!」

「即使是收集品也要好的喔!」

「那是你!」

「啊好了啦反正又不是要打怪的那数值有什麽关系嘛!」他试着制止两人,确定了Cielo的交易要求,把粉红色阔剑放上去「他打怪总是用蓝色或金色的阔剑,又不会用这个。」

「你们联合起来了!」京也故意似的一直丢出哭泣的表情,说:「呜呜小草拐跑我的Cielo。」

「……谁是你的啊……」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你骚穴

「谁拐跑谁啊……」

两个人几乎同时打出字串,头上一起冒出无言的表情。

「你啊。」

「欸Cielo!」

闹着的时候,一旁跑过来一个穿着粉红色、绑着两把高马尾的粉红色女孩,女孩手上拿着同样色系的洋伞、穿着粉红色白色的马靴,头上带着大大的粉红色蕾丝蝴蝶结。

「Cielo陪我打副本!」女孩一来到Cielo身边就直接的喊着,然後叫出宠物先披上袍,之後大概就在袍底下换上战装;女孩收掉手上的洋伞,换上粉红色的精灵弓,背上也背起了粉红色的箭袋。

「你要打什麽?」Cielo问,没有对这女孩突兀的要求感到讶异或不悦。

「打矿坑副本,最高级。」

「……我才刚丢掉一张。」

「这是命。」

女孩说完,迳自在旁边武器店补满了箭,就要往副本走。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你骚穴

「我一下过去。」Cielo说,那女孩挥手,走进副本祭坛等待。

「好吧,我陪泡泡去打一场。」叫出宠物开始换装、修武,Cielo说:「京也你要回去了吧?」

「不然要留在这里干麻?」京也问,他感觉京也的态度好像冷下来了:「我又没要陪人打。」

「……那,掰掰,谢谢你了。」

「嗯。」

京也说完,人物马上消失在原地,他点开好友名单看见京也的所在地已经又回到中央之城。

「嗯……那小草,你还要解你的任务吗?」看着京也消失的Cielo不知道做何感想,但已经换完装的他手上拿起了海蓝色的弓,背上背着蓝色箭袋,腰上插着两只金色阔剑,战斗准备完成。

「我一会也要回去……」

「嗯……那掰掰。」Cielo说完人物往副本移动。

他不知道是什麽鬼使神差之下,叫住了Cielo。

「Cielo,那女孩是谁?」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你骚穴

「她吗?」Cielo的角色往回几步,停在大概有三个他的角色身高的地方:「她是我家副会长,泡泡糖。」

「我老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