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乱说伦-芙蓉泡腾栓用三天行吗伦换交

2-01

结束主线後又是好一阵子的时间,他终於把现阶段的主线解完了,可以开始尽情的冲等、随自己的意打副本,或是玩玩他一直很想玩的料理。他在等待着羽飞凌邀他打城的空闲时间,总是站在广场上,看着广场上那些杂乱的聊天、叫卖。

他不知道那天发现的那些对话是不是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他想要确定,所以他很注意京也和Cielo在这些杂乱对话中的话语。

「昨天打的龙王果然还是有法师比较好打,特别是雷。」

「而且要带毒水,超好用。」

京也和他的会员在讨论他们打的一个挑战副本。

「最近做了些毒水,你们有谁要?」

「你在练制药了Cielo?」

「嗯,清仓。」

这是Cielo和他的会员的对话。

长篇乱说伦-伦换交

越看越觉得有关系!他这麽想着,但只是日复一日的看着类似这样的对话出现,而通常最後京也会离去,然後Cielo也会再没多久之後跟着消失踪影。

他如果再猜不出来这两个人有什麽关系就有鬼了。

但这不关他的事情,严格说起来,他甚至羡慕着这样的默契和关系。

如果,哪天他跟羽飞凌也能这样就好了……

而那天,羽飞凌说,去打鬼魂副本。

他从来没打过鬼,於是开心的报名、而羽飞凌也很快的答应。他们一夥人组满队伍,各式各样的武器拿在手上,一副全副武装打算碾王似进了副本。

这群人都是平常在公会内有着发言权、决定权的菁英份子,他们在公会里受到赞颂,总是被说着有多强多强,所以他加入这个队伍的时候非常激动非常开心,觉得自己又离羽飞凌进了一步。

他没想到,这就是悲剧的开始。

包括羽飞凌在内,鬼魂副本的怪物对他们来说等级太高、伤害太大,就算防御的状况下被攻击都会损掉将近一半的血量。虽然当初他们发下豪语可以辗过去,但显然是他们被辗过去了。

更不要说是等级最低的他,几乎是一击秒杀。

长篇乱说伦-伦换交

老实说,他很少死。他的技巧是京也教出来的,京也对於战斗的技巧要求很高,如果乱来或是害到别人,京也都会破口大骂!初时他也被骂了不少次,因此硬是记起了怪物的招式、出招的时机和调查了各个技能的使用方式跟别人打怪的方法。因为这样,他比起其他新手都少了许多死亡的次数,这次的鬼魂副本无疑是他死最大的一次。

从头到尾没有哪次战场上他没死的,让他满满志气有些挫折……

最後一次灭在巨大蓝鬼魂手下时,队长羽飞凌终於受不了了。

「有没有人有帮手可以来帮忙的?我的装已经死烂了。」羽飞凌说,语气满是不耐,趴在地上彷佛诈屍一般。

「这种时候要去哪里找人啊?」其中一名队友回答。

「都这麽晚了……而且也不是随便人都能来啊。」

他想他是有人手可以叫的,京也和cielo一定都在线上,除了维修之外大概也就那次的跳槽新游戏,cielo有一小段时间待在别的游戏没上这边。

不过京也说cielo有上只是都很晚,上来逛逛看看补个传单就又一头栽回去那个新游戏了。

「我找找看人……」他对队友说,然後得到羽飞凌的同意後,先使用了复活回到副本的中继点,然後慢慢的往刚刚灭团的地方走去,一面敲了京也。为什麽不敲cielo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一想到两人他总是会先想找京也帮忙──大概就跟武竹总是会先找cielo一样吧?他跟cielo说真的没有熟到这地步。

『京也,有空吗?』他问。

『嗯?怎麽了?』

长篇乱说伦-伦换交

『我在鬼魂副本灭团了……可以跟你请求支援吗?』他想了想,这麽回答与要求。

既不谦卑也不会没诚意。

『噗,你怎麽会去打那个?』京也先是笑,但是随即答应:『好啊,我叫人一起。』

『谢谢你。』回答,并且跟队友说找到一个,接着他想想,还是硬着头皮密了cielo。

『鬼副灭团,对吧?』cielo的话语中隐含着笑意,问。

才刚刚问了一句招呼,cielo马上就回了这句话让他有点讶异。

『你怎麽知道?』

『京也找我一起去救你。』cielo回。

对喔……怎麽没想到京也会找他,这两个家伙可不像表面上这麽冷淡,找京也打副本十次有九次cielo会跟着出现;找cielo打副本,十次有七八次京也会在後面跟着。

说不定他们平常根本私人聊天小视窗常驻?

『你等等,我们马上过去。』cielo最後说完,就看见他的名片上,所在地点转移到离这个副本最近的城镇『你们丢什麽下去?』

长篇乱说伦-伦换交

『木剑,我没打错字。』

『……木剑……』

他可以想见Cielo的脸上大概满满的囧字,毕竟这可不是随便什麽人会带在身上的商店烂武器。

之後Cielo没了声音,他看着好友名单上京也的角色待在城镇待了很久後才转移地点到Cielo锁在的城,想着八成是Cielo叫京也去买了。

他们的速度很快,应该马上就会过来。於是他小心的转过转角,到了那个大家屍体还躺在那边的地方,避开了怪物。

他开心的对大家、或说对羽飞凌说,他找到人了。羽飞凌甚至没有问他找谁,只是开始秋後算帐。

「刚刚到底谁拿魔法丢鬼魂的?不是都说了鬼魂不怕魔法吗?」

「说好围殴的,到底又是谁跑去休息?」

「有弓箭的出来要先打,你们不知道喔?」

骂着骂着眼看似乎就要吵起来,他不知道该帮腔还是劝架……

谢天谢地,这时候他听见了马蹄的声音,刚刚回头,就看见一群骑着冥火马的人出现。

长篇乱说伦-伦换交

是一群,不是一两个。

马匹身上的装饰华丽,虽然各有不同但是他知道那些都价格高昂;骑士们穿的是目前为数稀少、也是游戏中难得有强大魔法效果的袍--十字神袍。他们的背後或腰际上都带着武器,那些武器隐隐闪着淡淡的紫光,紫光的武器都是冲到顶的神兵器,虽然不算是什麽稀有的东西,可是那也是一大笔的钱──

他根本是愣着在看这群人,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京也和cielo和他真是天差地远!

甚至跟他们公会内的人们也都天差地远。

马匹乖乖的在他身前煞住,上头的人跳下,扳下袍的帽子,那是京也。

「……噗,真灭了……」忍不住笑的样子,京也不断的在头上亮起大笑的表情符号,看着前面的满地屍体,说。身後cielo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示意他别这样。

「那我们上了?」京也问。

他连忙告诉羽飞凌这件事情,得到许可後,他对京也他们点头。

「走吧。」重新上马,京也笑道,那笑容自信且狂妄,彷佛天下唯他独尊、无人能敌。

只是一瞬间,巨大鬼魂就莫名其妙的飞了出去,飘出的攻击数值让所有人(与屍体)都傻眼到差点说不出话来。

那是个什麽鬼攻击力?从没见过这麽高的攻击数值!

长篇乱说伦-伦换交

只三两下,巨大鬼魂就剩下一摊液体一般的东西躺在地上,咕噜噜的逐渐消失身影,留下一些金币和几根药草。

说是一些金币,但对於他来说也是很多的金额……他看着,可京也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想捡的样子。

Cielo走上前,拿出队伍复活药水交给他要他使用,他乖乖的接过并使用後,倒在地上的屍体在瞬间变回原本的颜色,复活。

辅复活,他就听见公会频道里炸锅了似的,尖叫和惊愕四处窜起。

『是京也!』

『京也怎麽会来?』

『鸠羽也出现了……』

『这救星谁找的啦!?』

他看着炸开的公会频、看着前方自在聊天起来的队友和京也他们,安静。直到羽飞凌开口问了他。

『小草,是你找得吗?』羽飞凌问。

『……我只找了京也和cielo。』他回答,很诚实的:『那群人里面我只认识他他们两个。』

长篇乱说伦-伦换交

『你怎麽会认识他们?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跟其他玩家交流了……』

『呃……不小心的。』

面对公会的问话他随口带了过去,毕竟那不是什麽好聊的事情。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为什麽京也当时会想搭讪一个穿着新手服的女角但其实是个男玩家。

cielo升起一堆营火,然後换掉袍拿在手上,穿在里头的是男生衣服中少数大家公认漂亮帅气的琉璃衣饰。

看着cielo皱眉翻看自己的物品栏,旁边的队员们打趣的笑他衣服又暴仓了。

「小草。」京也走过来:「你们要打下去吗?下一层会更难、有很多要靠弓箭的喔。」

他看看自己的队伍,只有一个人用弓箭,而且刚刚射击出来的攻击数值只有十。

「这……」有些为难,他看了看羽飞凌,安静。

「队长是谁?」cielo问,袍已经不见,看来总算找到地方把袍塞进去了。

「是我。」羽飞凌走过来,回答:「不然我们一起打吧?」他说,表明了立场。

「我是没差啦。」京也随意的回答,然後鸠羽就说反正没事打打也好,另一个和京也同公会的同意,所以cielo也没说什麽。

长篇乱说伦-伦换交

只是他又开始翻找他的物品栏,这次调换了两把武器,而把原先腰际上的匕首收起。

他注意到,cielo耳边的耳环不见了,再看看京也,後者也是一样。

「cielo──cielocielocielocielo!」

「干麽啦!」正在拿东西换装备的cielo被喊的不耐烦,回应。

「cielo,你什麽时候才要穿铠甲啊?」

「……我才不要穿铠甲。」回答,他看见cielo穿上了一件简朴的衣服,拿起了弓箭和刀。

「为什麽?」旁边的鸠羽问。

「因为很丑。」回的理所当然,却让其他三人笑了起来。

「你看你那什麽攻击力,不好看在外面套件袍啊。」跟京也同公会、叫做岁香的少女说:「像我们这样。」

Cielo默默的换好装备,手上的双刀染上浅浅的蓝色,一样散发着紫色的顶级光辉:「再说吧,我喜欢的铠甲过阵子可能会开。」

「我可以帮你打喔!你提供材料就好。」京也很大方一般的说「看在你第一次用铠甲的份上,设计图我帮你出。」

长篇乱说伦-伦换交

「你们干麽一直要我换铠甲!?」cielo满脸不满:「我就是喜欢穿衣服啦!」

「看你被打飞好像很痛嘛!」笑,京也说着跟了上去,给cielo一个摸摸头的动作,惹的其他人也一同摸摸cielo的头。

「喂!」cielo抗议。

他看着这队後来加入的队伍,用公会频道开了口。

『副本是我们开的,这样等等打完,他们不是会拿不到副本奖励?』他问。

『嗯。』羽飞凌随意的回答。

『那……那要怎麽办?』

『他们不会介意啦!这种东西想必对他们来说不算什麽。』

『就是啊!京也是神人耶!他们要什麽打不到?小草傻傻的。』

公会的人都这麽说着,他觉得不对,可是却又不知道怎麽反驳。怔怔的看着下到二楼後,几乎都站在门外的队友们,看看带着愉快表情、一直找话题和京也及鸠羽聊天的羽飞凌,他突然觉得这场副本,似乎他不该找京也跟cielo来。

长篇乱说伦-伦换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