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使:使劲h文高纯度h文1v1射

奕祥回到了邪世的门口,他手里紧紧着握着花先给他的那株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便踏出第一步,手刚接触到门,便被邪世吸了进去。才刚进入他便感到胸口一阵莫名的压力,彷佛要将他压的窒息,只是普通凡人的他,并不像凤钗只不过是微感不适。好恨,为什麽,为什麽是我得牺牲自己,为什麽不就让段絮霏坠深邪世?脑中不断的有声音浮出,彷佛有千根针扎在头上的剧痛,却因此另他更坚定自己的决心,邪世狠狠的折磨着他,要让他乖乖屈服於怨恨,然而那一株纯净的花护着奕祥最後的一分理智。

「你在这里做什麽?」絮霏感到有外人进入,一看竟然是奕祥!

「段絮霏,我是来抹除你心中的怨恨!」

絮霏笑了笑,「你能?」,望着抱着头,近乎不成人形的萧奕祥,他还想要来拯救自己?会不会太可笑了一点?

「不要欺骗自己,凤钗,对你而言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吧!他对你的重要难道还比不过你那一点的自私吗?」

絮霏紧咬下唇,凤钗…,虽然与她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不对,心里的声音浮起,是她,是她夺走属於自己的!

莫使:使劲射

「回想你们从前,曾经无话不谈的时候。」奕祥说着,絮霏的思绪飘回了过去,此时怨恨的力量出现,想要攻击奕祥,压过他给予絮霏的纯净力量,然而奕祥等的就是这一刻,他坚定了自己的决心,要用自己的毅力来跟邪世的力量奋斗。

「不!!」奕祥突然大呼,这折磨比刚踏入邪世时更强大,近乎要将他吞噬,此时突然邪世的门又再次开启,走入的是黛凤钗,凤钗与奕祥发生争执後并没有走远,他停留在邪世入口附近,一有办法便能够赶快行动,然而他竟然先看到奕祥闯入邪世,他一开始有些犹豫是否该马上进入,担心要是絮霏再次看到他与奕祥同时出现,怨恨或许又会加深,然而过了许久都没有动静,他担心着两人的安危还是再次踏入邪世。奕祥的决心加上了凤钗所拥有的神力,瞬间敌过了怨恨,奕祥趁机把絮霏带出,不让他再受到邪世的污染。

三人跌坐在地上,凤钗紧张的望着絮霏,抚着他的脸,希望他能够回到从前的样子,然而一切已经回天乏术。

「对不起…凤钗…我…」絮霏剩下最後紧紧的一口气,无力的想要说完最後一句话,但一切却已来不及,她闭上双眼之後,不再有心跳,不再有呼吸,灵魂已经消失,剩下的不过是一副身躯。

凤钗流下泪水,她躺在奕祥怀中,手紧紧了抓住奕祥,她很害怕自己重视的人会再次离她而去,她只剩下奕祥了…

凤钗回到了城里,有时在殷玛的後花园待着,沉淀自己的心情,偶而奕祥来访,静静的凤钗并不太说话,但是却倚靠着奕祥的肩膀。过了几周,当凤钗又再次到後花园时,见到一个身穿长袖丝衣的女子,原以为是殷玛,定神一看,突然有股熟悉之感涌上心头。

莫使:使劲射

「孩儿,娘的修练已经完成,你可以随我回到天庭了。」

「不,我还想留在人间…」

花仙微微笑了一下,她对於孩子不是一心想进入天庭,而是想把握住人间重要事物的想法感到欣慰。

「但你要了解,你在人间待得不过就是这几年,你的灵魂会升至天庭。」

「孩儿了解。」

「那就去吧!好好把握这一切,娘会在天庭守护着你的。」

莫使:使劲射

母女两人拥抱,这一刻,他们没有难过,因为他们知道未来还会在相见。

与花仙分离後,凤钗听到门外传来声音,猜测是奕祥来了,的确,迎接他的是奕祥的笑容。

「我方才见到我娘了。」凤钗开口

「是吗…你要回天庭吗?」

凤钗摇摇头,「谢谢你,曾陪过我的一切。我也要,用我接下来的日子,好好陪伴你。」

「我说过了,只要是值得的,我就会去做的。」奕祥拿出了一株桂花,凤钗露出了惊讶的笑容,那笑容,彷佛她是世界上最幸福最纯真的女孩,她吻了桂花,将她放在离她心上最近的位置,奕祥拥住了凤钗,这段恋人,会一直一直走到,永远。

莫使:使劲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