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灬啊别停灬用夹住不许流力啊:使劲快

郝亦凡脱下礼服外套包裹穿着性感的赵可儿,他拥着她回到饭店。

他们都有些狼狈,不适合回到订婚宴会场,他带她到饭店其中一间酒吧里坐下来。

「喝一点酒,晚上好睡些,明早什麽事情也忘记了。」他为她点了一杯红酒。

酒吧的人不多,但有现场乐队在演唱,而且灯光昏暗。他们坐在靠近窗边的一个位置上,美丽霓虹的台北市夜景就在脚下。

赵可儿咬着下唇,哭红的眼睛死命的瞪着窗外的景致,她拿起桌上的红酒一饮而下。

「人类不是这样喝酒的。」郝亦凡揶揄她。

「要你管我!」她瞪他。

「好吧!你今天心情不好,随便你喝。」他举手作投降状。「喝饱後你就回房间睡觉,我还要回去找海柔。」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使劲快

「你先走吧!不用管我。」她不想他留在这儿烦她。

他瞥一眼手机萤幕上显示的时间,叹口气说:「现在回去时间不对,还是再等一会儿吧!」

赵可儿没有理会他,继续喝她的闷酒。

六、七杯酒下肚後,赵可儿的脸蛋红的像一个熟透的红苹果。

「你为什麽跟踪我?」她突然问。

郝亦凡差点把含在嘴里的酒吐出来,他吞咽一下後说:「我……没有要跟踪你,只是好奇你突然间跑去哪儿?」

赵可儿鄙夷的看着他说:「你这个人很三八呢!」

「三八?」郝亦凡脸色丕变。「如果没有我在,你现在不知疯到哪里去!」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使劲快

赵可儿半眯眼睛,把脸贴近他说:「所以说,你是一个绅士喽?」

郝亦凡被她贴近的俏脸吓的心臓卜卜地跳,他情急之下想推开她,却不小心碰到她的胸脯,他慌忙把手挪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连忙向她道歉,担心她不顾形象发飙。没想到水星人的身材那麽好,他在心里补充。

「算了!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她拉开和他之间的距离,继续喝酒。

赵可儿多喝了一杯後,便倚在沙发上睡着了。

「喂!你不要在这儿睡,回房里去睡!」郝亦凡试着把她叫醒。

不管他怎麽叫,她还是没有反应。

哪有人喝醉酒就睡觉的?他今天真的倒霉,竟然要照顾一个外星酒鬼。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使劲快

他结帐後半拥抱她走出酒吧,这时他才想起他没有她的房卡,送不了她回房。

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郝亦凡只好先把她送到他的房间里。他打算安顿好她以後,再下去柜台重新开一个新的房间给自己。

他把睡死的她放在床上,没好气的替这个「鹊巢鸠占」的水星人盖上被子。

忽然,睡死的赵可儿抓着他的手,阻止他离开!

「你又怎麽了?」郝亦凡想抽回自己的手,可被她死抓着不放。这水星人力气竟然这麽大!

「静!你不要走!」她闭着眼睛喊,泪水从她的眼角流下来。

郝亦凡的英眸紧紧的盯着她看,他不懂她究竟有多爱那个男人婆?他不得不承认,虽然她的行为像恐龙一样可怕,但她确是一个外貌甜美的女生。这样的可人儿,谁会猜到她竟是女同志?

他无奈地坐在床缘,任由她抓紧他的手。原本漂亮的妆容被她哭花了,长长的睫毛被泪水弄湿,粉嫩的嘴唇不安地蠕动。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使劲快

郝亦凡用指头轻轻地抹去她脸上的泪痕,赵可儿在混沌中以为是朱静回来了。她捉住在她脸上游移的手,放在嘴边亲吻。

他被她的动作触动,他清楚知道她是酒醉後的幻觉,以为他是她爱的那个人。

「我爱你……不要离开我……求你……」她喃喃地梦呓。

郝亦凡想到她误会他是那个男人婆,心情就很差。她为什麽爱的是女人而不是男人?

想到这儿的他,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住她的樱唇。

赵可儿以为吻她的人是朱静,她嗫嚅一声回吻他。

他灵巧的舌滑过她的贝齿,熟练地挑逗她。赵可儿感到身体像火烧般炽热,她动情的贴近他厚实壮阔的胸膛。

郝亦凡快受不了她主动的诱惑。他虽不是什麽君子,一夜情也曾经发生在他的身上,但乘人之危绝不是他的作风。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使劲快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她推开,整理好凌乱的衣衫後,端坐在床边懊恼地察看她被他吻肿的嘴唇。

天!他不是真的看上了这个外星女同志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