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好湿好想要师徒文_修真h

赵可儿没想到自己那麽倒楣,好不容易离开了的总裁办公室,才两星期又被召上来了。

赵可儿站在郝亦凡的专属办公室里,蹙眉看着一语不发的他。

他命她紧急上来见他但又不说话,他究竟想怎麽样啊?赵可儿在心里咕哝。

就在她快要打呵欠的时候,他终於冷冷地开口说话。「看来你回到行政部以後,日子过的太悠闲?」

「呃?」她听不懂他想表达些什麽,困惑地回答:「没有啊!我要做的工作有很多……」

「我看你就是太闲才有空去说三道四。」他打断她的废话。

高H师徒文_修真h

「说三道四?」她歪着头猜不透他在打什麽哑谜?

他突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赵可儿从未如此靠近过他,她清楚地看到他的俊脸紧绷,剑眉纠结,瞳眸阗黑,嘴角微翘的性感薄唇不悦地紧抿。包裹在长袖衬衫和浅蓝色毛衣的结实胸膛,正在急促地起伏。他身上独有的男性麝香古龙水的味道正缠绕着她。

郝亦凡居高临下俯视她,瞋目切齿地说:「我告诉你,我最讨厌的是散布不实谣言的人,特别是女人。」

「是……是吗?」赵可儿不断地往後退,她尝试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

他瞥见她脸上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惧色,他更故意把她困在身後的墙壁上。他伸出长臂阻拦在她的两旁,防止她逃跑。他阴鹜的眼神穿梭在她粉噗噗的脸颊上,她秀气的鼻子重重地呼吸,水嫩的粉唇紧张地颤动。

「你很好奇我那天是不是和她开房间吗?你很想知道我的性能力吗?」郝亦凡恶狠狠地问。

高H师徒文_修真h

「我没有好奇也没有兴趣知道啦!那些话不是我说的!」她终於知道他为什麽找她的碴了!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那些蜚言还是传到他的耳朵里。

可是,她是无辜的好不好?罪魁祸首是那个谢俊杰,她真该把他杀了给活埋!看他给她带来什麽样的麻烦!

「你不要再靠近我好不好?我呼吸有点困难。」赵可儿对他的靠近不知所措,她很讨厌异性接近,除了那些她归类为「姊妹淘」的友达。

「除了你,还有谁看见过我跟海柔在一起?话不是从你这儿发出去的,还会是谁?」

「我只是跟别人说你的女朋友是大美人而已,其他的话不是我讲的耶!」赵可儿被他压迫的快呼吸不了,她偷瞄了一眼他长臂下的空隙--那个可逃走的地方。

「谁容许你把我的事情到处宣扬!你知道什麽是隐私吗?」郝亦凡生气地吼道。

高H师徒文_修真h

赵可儿被他吼的晕头转向,她机警地急促穿过他手臂下的空隙,飞快地逃出了他的挟制。

逃出生天的赵可儿呼吸平顺了,她的脑袋回复正常运作,她毫不示弱地反驳回去。「你要是想保护隐私,就不要叫我去拿东西给你。还有,你没有吩咐我哪些事情不能说出去。」

她的强词夺理把郝亦凡气疯了,他恨不得用胶带封住她叫嚣的嘴巴。这个不知好歹的新人类,他决定要好好地教训她!

赵可儿瞥见他幽森的神情,心想她这次可能真的闯祸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