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偷偷弄进去小说-孩子头从产道出来视频偷偷插

再度窝回温暖大床的叶玺棠不一会就睡去,不知道是因为遇上邢梓墨而惊愕的体力有点虚脱,还是因为整夜睡得并不安稳,才会如此。

但即使她熟睡也睡不了多久,十点半就睁眼醒来,大眼盯着天花板,心里想着今天竟然是星期日,实在没事可干啊~

她起床冲了个热水澡,打开衣柜,绝大部分都是梦幻可爱系衣物,不可缺乏会有蕾丝、蝴蝶结……等,她轻皱着眉心,对於前世的自己真觉得幼稚。

而且她会喜欢这种小公主风格,无非是幻想自己被某人捧在手心上疼着,就像是真正的公主一般娇贵!

叶玺棠唇边泛起一抹调侃的笑容,小手挑了简单的紫系套头毛衣及牛仔裤,换穿完毕,就坐在化妆台前将长发给简单的盘起来。

她不再是天真简单的叶玺棠,重生让她变得成熟许多,记得有人说过,人将死之际会顿悟自己过去一生的所做所为,会想要痛改前非,也许,她就就是如此。

走下楼,叶玺棠就看见一名中年妇女的背影在厨房忙碌着,让她心中夹着温暖与愧疚,酸涩冲上鼻腔让她有点想哭。

抿了抿唇瓣,她稳定情绪後,才走过去轻轻地开口〝沈姨,早安。〞

被唤做沈姨的女人转过头,表情写着错愕,半?後才微笑地说〝早啊,小姐,今天怎麽这麽早起?〞,她放下泡在水中的蔬菜,连忙擦了擦手。

为什麽她会如此错愕,那是因为叶玺棠从来不早起,都是睡到中午甚至下午,才由仆人敲门唤醒,有时叶玺棠闹脾气还会骂下人,更别说要而且这麽有礼貌的跟人问好。

〝嗯……就睡饱了。〞叶玺棠脸颊微红地回答,她自然接收到沈姨的神情,也明白为何对方会这样问,让她有些困窘。

夜里偷偷弄进去小说-偷偷插

沈姨是在这间别墅对她最好的人,看着她自八岁被邢梓墨带回来,一天天长大成人,前世偶尔她被邢梓墨给气哭,沈姨还会安慰她,也曾苦口婆心劝她,但她都置之不理,直到她扇了那女人一巴掌,沈姨才彻底放弃她。

〝沈姨,我想…陪你煮饭,烤饼乾给你吃。〞叶玺棠的小脸挂着一抹笑容,对着沈姨撒起娇来,然後走到冰箱把奶油、面粉、鸡蛋边拿出来搁在台子上。

即使沈姨对叶玺棠的感情是待如亲生女儿,但二人的关系仍还是有着主仆之分,那可能放任叶玺棠动作,愣了一下,连忙轻斥着〝小姐想吃饼乾,我来弄就好,你别弄脏了手……咦?小姐会烤饼乾?〞

今天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吗?怎麽小姐的大脾气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还一点架子都没有?更令她惊讶的是,小姐竟然会下厨?

〝呃……高中有上过家政课啦~只是久没做,烤得不好吃还要沈姨包涵喔~〞叶玺棠吐吐舌头,随口说了个理由,其实,她离开这个家後,有几年是自己学着煮菜,才会做中西式餐点。

突然,位在厨房外头墙面上的广播器响起。

〝沈姨,帮我准备中餐,顺便叫小姐一起用餐。〞邢梓墨的嗓音依旧轻柔地飘出,却听得沈姨及叶玺棠面面相觑。

沈姨快步走到广播器回覆,心里不断地想少爷从来不在家里用餐,怎麽会突然提到?而且还破天荒地要跟叶玺棠一起吃饭,真是太诡异了!

叶玺棠脑中也塞着跟沈姨一样有的疑惑,她不想跟他一起吃饭啊!

嘟着小嘴,她的大眼望着走过来的沈姨,还没开口就听见对方有些担忧地说着〝小姐…原谅沈姨多嘴,等会吃饭时,你就别再故意惹少爷,我不知道少爷会不会不高兴,但只怕你会让自己更难堪。〞

她知道虽然邢梓墨与叶玺棠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法律及伦理道德上他们就是父女,叶玺棠喜欢邢梓墨,但邢梓墨并没有那个意思,她看得出来,所以老是鸡婆地跟叶玺棠说教。

夜里偷偷弄进去小说-偷偷插

〝沈姨,我会乖乖的,不再让你担心了。〞叶玺棠伸出小手握住那双长满粗茧的温暖手掌,胸口有点发酸发疼,因为前世她都拒绝听别人说才会不得善终,这世重头来过,她会努力对真心对她好的人好。

前世她欠沈姨太多,其实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还,但至少不让沈姨老是担心自己,这样就不会越欠越多了!

〝小姐……变得不一样了……〞沈姨忍不住喃喃开口,望着那张天天看着的年轻脸孔,一样熟悉,却多了些什麽不同,她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小姐的神情。

叶玺棠装作没听见沈姨的话语,转身开始忙起手头上的事情,虽然她不想跟邢梓墨碰面,但她也不想让他更讨厌她,这样对她并没有好处。

唉唉~老天爷真是讨厌啊~这下只能水来将挡,兵来土掩啦~

————————————————————————————

再度窝回温暖大床的叶玺棠不一会就睡去,不知道是因为遇上邢梓墨而惊愕的体力有点虚脱,还是因为整夜睡得并不安稳,才会如此。

但即使她熟睡也睡不了多久,十点半就睁眼醒来,大眼盯着天花板,心里想着今天竟然是星期日,实在没事可干啊~

夜里偷偷弄进去小说-偷偷插

她起床冲了个热水澡,打开衣柜,绝大部分都是梦幻可爱系衣物,不可缺乏会有蕾丝、蝴蝶结……等,她轻皱着眉心,对于前世的自己真觉得幼稚。

而且她会喜欢这种小公主风格,无非是幻想自己被某人捧在手心上疼着,就像是真正的公主一般娇贵!

叶玺棠唇边泛起一抹调侃的笑容,小手挑了简单的紫系套头毛衣及牛仔裤,换穿完毕,就坐在化妆台前将长发给简单的盘起来。

她不再是天真简单的叶玺棠,重生让她变得成熟许多,记得有人说过,人将死之际会顿悟自己过去一生的所做所为,会想要痛改前非,也许,她就就是如此。

走下楼,叶玺棠就看见一名中年妇女的背影在厨房忙碌着,让她心中夹着温暖与愧疚,酸涩冲上鼻腔让她有点想哭。

抿了抿唇瓣,她稳定情绪后,才走过去轻轻地开口〝沈姨,早安。〞

被唤做沈姨的女人转过头,表情写着错愕,半?后才微笑地说〝早啊,小姐,今天怎么这么早起?〞,她放下泡在水中的蔬菜,连忙擦了擦手。

为什么她会如此错愕,那是因为叶玺棠从来不早起,都是睡到中午甚至下午,才由仆人敲门唤醒,有时叶玺棠闹脾气还会骂下人,更别说要而且这么有礼貌的跟人问好。

〝嗯……就睡饱了。〞叶玺棠脸颊微红地回答,她自然接收到沈姨的神情,也明白为何对方会这样问,让她有些困窘。

沈姨是在这间别墅对她最好的人,看着她自八岁被邢梓墨带回来,一天天长大成人,前世偶尔她被邢梓墨给气哭,沈姨还会安慰她,也曾苦口婆心劝她,但她都置之不理,直到她扇了那女人一巴掌,沈姨才彻底放弃她。

〝沈姨,我想…陪你煮饭,烤饼干给你吃。〞叶玺棠的小脸挂着一抹笑容,对着沈姨撒起娇来,然后走到冰箱把奶油、面粉、鸡蛋边拿出来搁在台子上。

夜里偷偷弄进去小说-偷偷插

即使沈姨对叶玺棠的感情是待如亲生女儿,但二人的关系仍还是有着主仆之分,那可能放任叶玺棠动作,愣了一下,连忙轻斥着〝小姐想吃饼干,我来弄就好,你别弄脏了手……咦?小姐会烤饼干?〞

今天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吗?怎么小姐的大脾气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还一点架子都没有?更令她惊讶的是,小姐竟然会下厨?

〝呃……高中有上过家政课啦~只是久没做,烤得不好吃还要沈姨包涵喔~〞叶玺棠吐吐舌头,随口说了个理由,其实,她离开这个家后,有几年是自己学着煮菜,才会做中西式餐点。

突然,位在厨房外头墙面上的广播器响起。

〝沈姨,帮我准备中餐,顺便叫小姐一起用餐。〞邢梓墨的嗓音依旧轻柔地飘出,却听得沈姨及叶玺棠面面相觑。

沈姨快步走到广播器回复,心里不断地想少爷从来不在家里用餐,怎么会突然提到?而且还破天荒地要跟叶玺棠一起吃饭,真是太诡异了!

叶玺棠脑中也塞着跟沈姨一样有的疑惑,她不想跟他一起吃饭啊!

嘟着小嘴,她的大眼望着走过来的沈姨,还没开口就听见对方有些担忧地说着〝小姐…原谅沈姨多嘴,等会吃饭时,你就别再故意惹少爷,我不知道少爷会不会不高兴,但只怕你会让自己更难堪。〞

她知道虽然邢梓墨与叶玺棠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法律及伦理道德上他们就是父女,叶玺棠喜欢邢梓墨,但邢梓墨并没有那个意思,她看得出来,所以老是鸡婆地跟叶玺棠说教。

〝沈姨,我会乖乖的,不再让你担心了。〞叶玺棠伸出小手握住那双长满粗茧的温暖手掌,胸口有点发酸发疼,因为前世她都拒绝听别人说才会不得善终,这世重头来过,她会努力对真心对她好的人好。

前世她欠沈姨太多,其实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还,但至少不让沈姨老是担心自己,这样就不会越欠越多了!

夜里偷偷弄进去小说-偷偷插

〝小姐……变得不一样了……〞沈姨忍不住喃喃开口,望着那张天天看着的年轻脸孔,一样熟悉,却多了些什么不同,她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小姐的神情。

叶玺棠装作没听见沈姨的话语,转身开始忙起手头上的事情,虽然她不想跟邢梓墨碰面,但她也不想让他更讨厌她,这样对她并没有好处。

唉唉~老天爷真是讨厌啊~这下只能水来将挡,兵来土掩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