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内吧在她耳边低喘律动高干:偷添B

罗威尔Lowell,是一所私立双语中学,广大的校园包括了国中部和高中部。认真说起来,这所学校也涵盖了幼稚园跟小学,只差没有一路连接到大学。

矢花久美子,无疑是家里的长辈、若玫的奶奶,也同时是罗威尔的董事长和创立人之一,她几乎把整个生命奉献给这所学校。从日本远嫁到台湾时的十八岁,跟着丈夫一起打拼了三十余年,最後在挚爱过世的五十岁,一手扛起了罗威尔,如今现在,已经变成了家户喻晓的明星双语学校。

久美子女士的一句话,让若玫成了众人羡慕也忌妒的空降部队。尤其是高中部主任罗大明,从若玫走进办公室到现在已经足足三十分钟,从来都没给她好脸色看过。

「既然家里开了这所学校,那一定对这里的环境很熟悉罗?杨老师。」罗大明调侃完,还不忘摸摸自己已经快秃的头顶。

「嗯,谢谢主任关心。」

家里和外面的世界,对於若玫来说,是一个战场,一个令她无法松懈的地方。她只能不断的武装,不断的戴起随时会崩裂的面具,来面对这群让她感到害怕却又无能为力的人事物。

於是,她给自己下了个准则,就是不跟任何人有多余的交集。没有多余的交集,就不会有多余的麻烦。没有多余的麻烦,就不会有任何可能犯错的机会。这个准则让她觉得很有安全感,就像家里墙上摆的那一张张『第一名』一样。

走进二年三班,若玫面对着黑板,阖上紧张的双眼,手掌心的白色粉笔因为热度而使粉灰跟着手汗粘在手心里。她的胸腔高幅度的上下起伏,不断的呼气、吐气,还是无法减缓从脊椎直来的紧张感。

记住,跟学生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要招惹上任何麻烦,不要让奶奶失望。

才过了三秒钟,却彷佛已经过了一世纪的久远,该来的还是得面对,她挺起身、抬起头,戴上武装的笑容,穿上冰冷的盔甲。

「同学好,我是你们接下来一年的班级导师和英文老师,我叫杨若玫。」若玫指着後方黑板上用着粉笔写的名字。

偷内吧:偷添B

她忍着台下的喧哗,继续讲着,「不用担心,邱老师的复原状况良好,一年後他就会回来继续当你们的老师。那现在开始点名,王轩、陈……」

看到年轻又漂亮的代课老师,班上原本有几个男生兴致冲冲的想要举手发问,却被若玫冷淡和制式化的嗓音给打退堂鼓,进而转身的跟邻座同学讨论着新老师。

若玫照着点名簿一个个的点名,没注意到在教室里最後一排的中间位置,正传来激动的眼神。

从她一走进教室,那道身影、那双圆滚滚大眼,他直视的目光就从来都没离开过。

杨若玫……

他嘴里喃喃着这个朝思暮想但又陌生的名字。

「赵天尹。」若玫兴味索然的念着点名簿上的名字,等了许久都没回应,她抬起头又念了一遍,「赵天尹。」

这次,她在教室前方的讲台,跨过了中间四十几人的喧哗,巧妙的对上了他的双眼,直直的看进了他的眸底。清澈的像湖水,可是却没有湖水的平稳。幽黑的像深海,但又没有那麽深沉。

直到赵天尹看着她露出太阳般的微笑,她愣着,但镇定的没有表现出来。

「你是赵天尹吗?」

「你说呢?」

偷内吧:偷添B

他的微笑太过刺眼,若玫稍微皱了眉,拿起了蓝色原子笔,在点名簿上他的名字旁,打了个勾,再画了个星。

「下一位,陈……」

没等她讲完,赵天尹故意打断的说:「老师,你就确定我是赵天尹?」

若玫放下点名簿,冷漠的回:「如果你那麽无聊,就把第二章的英文单字、英文解释、相反同义词,全部抄写十遍给我。」

见他始终不变的灿烂笑容,她又说:「二十遍,明天早上给我。」

语毕,全班四十几人不禁倒抽了一口气,原本的吵杂声瞬间转换成一片静谧。

整节英文课五十分钟,全班上的胆颤心惊,就怕成为下一个牺牲品。就只有赵天尹一个人开心的上完整节课,他甚直还高兴到下课时哼着歌去厕所。

「你疯了啊?那个新来的感觉不好惹耶,而且你干嘛笑的那麽恶心啊。」

好友向轩凯小便到一半,故意侧头去关心一下隔壁的进度,没想到平时会因为偷看而发飙的赵天尹,竟然心情好到完全不跟他计较。

「你不会懂。」

「不懂什麽?」

偷内吧:偷添B

「终於见到一直很想见到的人的感觉。」

「什麽阿,你在讲绕口令喔?」

没理会向轩凯的抗议,赵天尹哼着听不出是什麽曲调的歌,迳自走到楼下。一年级的学妹一看到楼上的高人气学长,纷纷都跑出教室观望。他微笑的向身旁的学弟妹打了声招呼,再假装刚好的从教师办公室门口走过。用着经过时的短暂三秒钟,从窗户细缝中找寻好久不见的纤瘦身影。

不到一秒,他就可以立刻知道她在哪里。

就如同隔了十一年,他第一眼便可以认出她。

真的……好久不见了,杨若玫。

他顺手滑开手机萤幕,点选了相簿中的第一张照片。那是一张翻拍的合影,里头是一位有着如同太阳般笑容的六岁小男孩,可是他清澈的双眼被洪水遮盖,有着明显刚大哭过的痕迹。

赵天尹的眼神逐渐放柔,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连动带起了脸颊两边上的浅浅酒窝。他伸手温柔的摸着站在小男孩身旁的一个女生,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一个放在心里极深处又珍贵的宝藏。眸里的湖水渐渐起了涟漪,一波又一波的纹路,越来越激动、越来越激动。

「赵同学,上课钟声响了你还在这里玩手机,你是嫌英文单字不够少吗?」若玫才一走出办公室,就看到这位被她打了星号的危险人物。才第一天上课的第一堂课,就可以有人找她麻烦,而根据她的准则,麻烦是绝对不容许跟自己扯上任何一点边的。

尤其是他那头不黄又不橘的头发,跟他的笑容一样刺眼,照的若玫不禁又微皱了眉尖。

「你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

偷内吧:偷添B

他伸手抚平了她紧皱的眉头,吓的若玫踉跄倒退了好几步。

「赵同学,英文课本第二章课文抄写十遍给我!」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位太阳的危险程度再提高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看着气冲冲跑走的她,赵天尹不禁笑出声,嘴角两旁的浅浅酒窝又陷了进去。

跟记忆中的你一样,惊慌失措的时候,还是会轻咬着下嘴唇。不知道现在的你,是不是也跟当时一样勇敢,笑容一样温暖。

那是我……一直放在心里最珍贵的画面,你的笑容。

赵天尹看向手机萤幕,站在小男孩旁边的那个女生,看着摄影镜头,发自内心灿烂的大笑着。

好不容易结束了一整天的学校生活,若玫踩着再沉重不行的步伐走进『Abby’sTea』。经过门口时,还不经意的发现竹篱上贴着徵工读生的告示牌。

「你要徵人啊?」她疲倦的把装了好几本教科书的包包丢到木桌上,发出好大的撞击声,吓的陈艾比差点被热水烫到。

「杨若玫小姐,我这里是茶店,不是给你这样乱扔乱睡的地方好吗?」

话虽这麽说,陈艾比还是端了一壶水果茶放在桌上。因为已经接近打烊时刻,她直接挂上『停止营业』的牌子,转身回到若玫旁边喝着昨晚新发明的水果茶,她这次可是用全然不同的水果跟茶包煮的。

偷内吧:偷添B

「所以你要徵人啊?要不要徵我?我愿意当你的工读生。」

「神经喔。」陈艾比轻敲了若玫的额头,害的她呜呜大叫。

「我是要徵人啊,因为最近发现自己一个人有点忙不过来,每次光顾着跟你聊天,都忘记还有别桌客人在等我。」严格说来,还不是因为每次都要煮『杨若玫的特调茶』,光要调若玫的口味,就得花上她老半天的时间。

「不讲这个了,第一天课教的怎样?有没有帅哥老师?」

「一点都不好,好累喔。」若玫收起了平日的武装,纤细的手臂一把环绕住艾比的脖子,整个人像棉花糖一样软绵绵的趴在她身上撒娇,「有一个学生好奇怪,主任也一直找我的麻烦,他们都好烦。我也想来这里上班,每天喝艾比泡的茶,还可以轻松的做自己。」

说到做自己,若玫不禁停顿了片刻,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自己。

「喔。」陈艾比挪动身子,顺势把肩上那负担的重量给推开,「有没有帅哥老师?」

若玫露出受伤的表情,还故意的瞪了一眼,没好气的答:「有是有啦,而且还是华侨,但中文说的是还挺标准的……」

听到是ABC,陈艾比两只眼睛都亮了起来,不断向若玫追问那位老师的细节,还不停的打听有没有可以联络的方式。

「都不知道啦。」若玫烦躁的站起身,「我只知道他教物理,而且你也好烦喔,我要先回家了。」

真是见色忘友,早知道就不跟她说有帅哥了,若玫小声在心里嘟嚷。尤其想到艾比还向她下了张通牒,要是在下次来之前,她没有拿出那位ABC老师的联络资讯,那就再也喝不到艾比为她调配的茶饮。

偷内吧:偷添B

讨厌!若玫踢走了路上的石子,它滚啊滚、滚啊滚,最後落在了水沟里。

霎那间,她突然想起了今天的太阳,不是那个高挂在天空的太阳,而是那位刺眼又奇怪的太阳。

她摸着自己的眉头,那一瞬间的肌肤碰触至今都还记得。

赵天尹……

怎麽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好像不久前才刚听过一样。

算了,若玫耸肩。管他是太阳还是月亮,都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绝对的准则,谁都不能打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