黧意思:党第一次有多紧比喻一下黛黧

「对不起….我还是拨了….」我说。

女孩无助的看了我一眼,我把外套交给了女孩。

女孩不穿上,却反而用全身的力气拼命的的跑走。

但梨很快就追到了她。

「对不起….我….」

女孩哭着…发抖着…

女孩….对不起….

我想赌赌看,我不希望你的幸福只有这样。

黧意思:党黛黧

梨把女孩牵着,

牵着,都没有说话。

他们最後坐在医院附近的长椅上。

然後女孩开了口。

「你….好吗?」

梨点了一根菸「她死了。」

死了?

梨抽着菸,吐出一圈又一圈灰色的寂寞。

黧意思:党黛黧

女孩握紧梨的手,

忽然从口袋摸出一封紫色的信。

「咦?」

「那是什麽?」梨又抽了一口菸。

「你…现在有力气承担一个故事吗?」

梨楞了一楞,女孩笑了。

/

黧意思:党黛黧

佑铨…

这9天的9公里路,

已经剩下短短的两公里了。

该说的,都说了。

该做的,都做了。

我们两人的存活方式简直如行屍走肉。

我们不停的在伤害对方,两颗死掉的心在不停的互相拉扯。

黧意思:党黛黧

我们都累了….不是吗?

但却都又不想松手。

你的菸是越抽越凶,

我也去剪掉长发学了抽菸。

我上了瘾,如同我对你的瘾。

黧意思:党黛黧

从那天起,我们几乎每天都在床上度过。

累了共抽一支菸,然後就睡。

反反覆覆,就这样一天过一天。

你习惯了,我却越来越累。

我为你放弃了我的大好前程。

为了一个我不确定是不是爱我的人。

我不懂,

这两人在一起有什麽意义。

我们活在今天,

黧意思:党黛黧

却不知道明天在哪里。

房间?一根一根的菸?

或是一次又一次的缠绵….

「我累了。」

我说。

「我知道,我也累了。」你又点了一根菸。

9个月了,短短的9个月把两个人折腾到不成人形。

黧意思:党黛黧

「那麽….」我吸了吸鼻子,不想让眼泪跑出来。

「别想。」

你早已预料到我想跑掉。

然後,你出了车祸。

在医院的急诊室。

我没有哭,居然没有哭。

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

黧意思:党黛黧

「请问….哪一位是黄佑诠的家属?」

我….算吗?

以你….女朋友的身分….

或是枕边人?

「我是…」

医生疑惑的看了我一眼。

「病人状况良好,你可以进去看他了。」

我走了进去。

「这里是医院。」我说。

黧意思:党黛黧

「我知道。」但还是没有熄掉你手上的菸。

我叹了口气,坐在你的身边。

「我今天想了好久….这样的我们….都很辛苦,」

佑诠?

我知道你想说什麽了….

「瞳….把你的手给我….」

我没有哭,还是没有哭。

你握着我的手,

然後,

黧意思:党黛黧

为我的无名指戴上了一枚镶着紫色石头的戒指。

「记得吗?紫瞳石。」

我说不出话

「瞳,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

这…算求婚吗?

「嗯?」

「你….为什麽要叫瞳瞳啊?」

黧意思:党黛黧

我看到了,你眼底的星星。

「因为….我要守护你这道阳光….」

那一瞬间,我彷佛又看到了以前的你。

你笑了,

我哭了。

紫瞳石。

你好美….

writtenby瞳

黧意思:党黛黧

/

「这是?」梨看着女孩。

「一个很美的故事。」女孩说。

过了几天,女孩来找我。

「你变漂亮了。」我微笑。

「我要出国了。」

黧意思:党黛黧

女孩今天绑了马尾,看起来很有精神。

「跟梨?」我啜了一口咖啡。

「跟梨。」女孩笑着。

「最後一封信呢?」我问。

「等我回来。」女孩吸了一口气。

「再见。」女孩说。

「再见。」我微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