黧柴米油盐的六零时代黮-党黛黧

在座的小姐们也只是看着,玉儿从来都没有做出头鸟的习惯,她只是看着周围挂起来的帘子,觉得只能让这位小姐自己承受了。

后面这小姑娘就只剩肚兜和亵裤了,正好她就坐在玉儿的后面,所以玉儿稍微慢了一步,花就落在自己的手里了。

她看着自己手里的花,觉得自己真的是脑子出了一点问题。

而且她自然是没有那个水平把箭投进去,所以她就只能脱掉了自己身上的披帛,她现在庆幸自己早上穿了这一套衣服,不然自己就惨了。

只是玉儿没有想到花会再次的传递到自己的手上,看来自己是真的把这个“外孙女”给得罪了。

不负众望,她还需要再脱一件衣服,她只能把外面的外裳给脱掉。

在座的小姐们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在场的人好像是真的在玩一场好玩的游戏一样,除了那位脱得最多的和玉儿,还有几位小姐也或多或少的脱了一些衣物,但是每一个小姐们都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玉儿想想自己以前还觉得她们是老古董,现在看来比较像老古董的是她。

黧黮-党黛黧

既然主人没有喊停,游戏就一直再继续,玉儿已经决定了要是花还落在自己的手里,那她就找个借口不玩了。

在玩游戏失信,和被人看光之间选一个,玉儿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傻得去选前面的那一个。

就是玉儿没有想到真的会有人选择第一个,那位脱得最多的小姑娘,再一次的失手了,现在她要是再脱,就要被人看光了。

玉儿觉得她会叫停这个游戏的,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位小姑娘低着头好像是哭了,还不等众人说话,就见到这位小姑娘又抬起了头。

不仅没有哭,而且笑的十分的灿烂妖媚,简直就像是一个迷惑人心的妖精。

而且玉儿刚才没有仔细看,现在看到这个小姑娘有一具迷人的皮相,并不仅仅是脸。

她的那一对雪白的乳儿,即使在没有胸衣的地方依旧是挺立的,她的腰肢是那么的纤细,让人十分的想用手去丈量一下,她的臀部是那么的饱满,让玉儿想到了一些健美运动员,她的腿是如此的笔直修长,让人不禁想到要是被这双长腿盘在腰间是个什么情景。

这是一个天生的会诱惑人心的人。

黧黮-党黛黧

更不用提这位小姐现在正用自己雪白的手指,从自己的绯红的嘴唇擦过,慢慢的滑向自己修长的脖子,再从自己美丽精致的锁骨缓缓的伸到了自己的脖子后面。

大家都知道她是要解开自己肚兜的带子。

意识到她们即将看到那雪白胸脯的样子,居然有人在咽口水。

而玉儿却是内心毫无波动的,毕竟她见到的限制级的太多了,同时这位小姐要诱惑的不是玉儿。

这位差点被脱光的小姑娘看得一直是平安郡主,那眼神像是一把小钩子,一直一直的要把对面的人的魂魄给勾出来。

玉儿再次在心里感叹了一下,果然还是自己的院子最安全了。

在那肚兜半掉不掉,那小姑娘即将被看光的时候,平安郡主终于叫停了。

还是恼羞成怒的叫停了,好像被迫脱衣服的不是那个小姑娘,而是她一样。

黧黮-党黛黧

玉儿总觉得自己好像知道的太多了,也不怪她一脑袋的黄色废料,实在是这个场景太让人浮想联翩了。

还不等玉儿再在脑海里面发展一下剧情,就被小紫拉着穿衣服了。

其实玉儿想说自己也没有脱多少衣服,但是看着小紫一脸凝重的表情,她觉得自己还是乖一点为好。

玉儿没有想到走之前,那位衣服脱得最多小姑娘还给玉儿道谢。玉儿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毕竟她也就是一时冲动,要是再来一次,玉儿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会那样做。

好在这位小姐也是个潇洒的人物,道完谢就离开了。

玉儿有的时候真的是很羡慕这样的人。

路上玉儿还和小紫说起来那位小姐,玉儿表示十分好奇这是哪家的小姐,小紫从玉儿在聚会上就一脸凝重,后面见玉儿对那位小姐这么感兴趣,就更是愁眉苦脸的。

但是小紫还是把那位小姐的身份给玉儿说了一下。

黧黮-党黛黧

“你是说那位姑娘是平安郡主的庶妹!?”

小紫很认真的在点头。

玉儿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她今天感觉到的两个人之间的暧昧气氛难道都是自己的错觉不成。

小紫见到玉儿有点神游天外的样子,还是忍不住说道:“小姐,那位平安郡主脾气极大,她举行的宴会您还是要慎重的考虑一下。”

不仅仅是脾气大,而且玩的尺度也太大了,今天玉儿小姐脱衣服的时候,小紫都要吓死了,要是被燕王知道自己跟着玉儿小姐,还让她玩这种游戏,估计自己也不用见明天的太阳了。

玉儿还沉浸在那两位姑娘的身份之中,对于小紫的话也就是有点迷茫的点头。

这下轮到小紫忧郁的想叹气了。

好在玉儿知道了两个人的身份,八卦之心就少了很多,小紫也可以不用忧郁了。

黧黮-党黛黧

后面小紫知道了玉儿会慎重的考虑要不要参加平安郡主的宴会,她的忧虑就变成了另外一件事情,玉儿小姐的事情要不要如实的告诉燕王。

她觉得说了自己危险,不说按照玉儿最近的画风,她真的怕她们小姐走上正常贵女的道路啊!到时候估计自己还是很危险。

说与不说,真的是让人忧愁的一件事情。

最后小紫还是决定不说,但是她已经准备对玉儿进行训练了。

首先是投壶,一定要让她能投中。

玉儿一开始还是很有兴趣的,但是在丫鬟们把自己准备的奖品都给赢走之后,玉儿就坚决不玩了。

好在这个时候十次她也能投中两三次了。

在后面的行酒令,双陆,骰子,玉儿通通都是垫底的,简直玩的她都不想再玩任何一种游戏了。

黧黮-党黛黧

就算是那位贵妃带来的现代的扑克,麻将,玉儿她也不会,除了一开始新手运气好,后面她就是被虐的那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