黧色:党黛女穿男穿成将军之子黧

而燕王听到玉儿的话,不仅是松了一口气,而且心里还隐隐有些高兴,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玉儿会因为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而吃醋。

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吃醋,都表明自己在她的心里还是很重要的,燕王自然是高兴了。

他心情好了,面上就带出来了,惹得玉儿捶了他好几下。

燕王却觉得这小拳头连给他搔痒都觉得轻,不过他还是抓住了那纤细的小手,放在嘴边吻了一下之后才说道:“你这个小醋坛子,原来是为这件事情生气,我和那位贵妃娘娘之间什么都没有,以前没有,以后更加不会有了。”

玉儿刚才就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了,现在听到燕王的解释,自然是心里接受了他的解释,不过她还是有点小女生的别扭。

“那位贵妃娘娘一定长得很好看,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动心过。”

燕王觉得有点头大,倒不是因为玉儿的难缠,而是想到那位贵妃娘娘:“这世上长得好看的女人多得是,难道我还要见一个爱一个,更不要说那位贵妃了,她这个人邪性的很,见着就让人不舒服,等你和我成婚之后,你也要离她远一点。”

黧色:党黛黧

对,必须让玉儿离那个女人远一点,不然她那诡异的魅力要是影响到玉儿了怎么办,玉儿不喜欢自己,自己还能努力,但是玉儿要是喜欢女人,他觉得自己穿女装一定不好看。

玉儿还真的没有想到燕王会这么说,难道是女主光环起了反作用,玉儿想了想燕王的性子,觉得有些说的通了,他这样的人,肯定不喜欢有人能够左右自己的情绪,而且还是毫无理由的。

玉儿总算是开心了。

燕王感受着玉儿往自己的怀里靠了一下,知道她已经不吃醋了,但是这件事情可还没有完。

“你就因为这个和我置气,你是听了消息之后,都没有想过查证就生气,你就没有想过要信任我吗?”

玉儿被燕王从怀里扯出来的时候还有点生气,只是等燕王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她就只能羞愧的低着头,看都不敢看他了。

“以后你再见到我和那个女人站在一起,你是不是要气死,你怎么能这么…”

燕王那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玉儿就已经扑到了他的怀里,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用哭腔说道:“你为什么会和别的女人站在一起,你说过只有我一个的,别的女人你看都不许看。”

黧色:党黛黧

燕王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滴到了自己的脖子里面,他可没有想惹玉儿哭。

“我的心肝,不哭,不哭,我这不就是个假设,到时候你再听到什么流言蜚语,你先来和我说,你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不是挖我的心一样。”

玉儿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好,但是她根本忍受不了燕王会和别人在一起,就算是想想也不行,所以现在她就只能说:“对不起。”

燕王对于她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也知道再说这个话题,她还得哭,就赶紧的转移话题:“还难不难受,我去让小紫给你再熬一份药,你喝了之后再说。”

“这么晚了,再去熬药,会不会不好。”

燕王摸了摸她的头发,说了声小傻瓜,就让她自己在床上等着。

过了一会,燕王就端了一碗药过来。

黧色:党黛黧

“怎么这么快?”

“药一直准备着,好了过来喝药。”

玉儿很乖的接过药,乖乖的喝掉了。

药有点苦,平时她倒是没有什么,就是现在自己男朋友再身边,玉儿就止不住的想要对他撒娇。

就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全被燕王用嘴给堵住了,两个人也算是刚刚交了心,玉儿很乐意和他亲近。

感受着他的舌头在自己嘴巴里面扫荡着,玉儿觉得一阵阵的酥麻感从两个人相接处传到了自己的全身,自己原本就发软的身体更加的软了。

因为顾忌到玉儿的身体,燕王也就没有敢过多的亲近她,亲了一下就放开玉儿,准备让她休息。

但是玉儿这个时候正是依恋他的时候,根本就不想他走。

黧色:党黛黧

玉儿睡的是冯氏以前陪嫁的床,十分的宽大,她以前觉得可以自由不受拘束的睡,现在却觉得床对她来说太宽了。

“你陪我睡一会好不好。”

燕王本来已经用了十分的自制力了,现在看着玉儿眼睛红红的,又可怜又可爱的看着自己,说的还是这样诱惑人的话,他只觉得心都要被她给勾走了。

他刚才还说贵妃是狐狸精,现在看来对自己来说,这个躺在床上,拉着自己的袖子的人才真的是个狐狸精。

燕王又去亲了她一下,这才脱去外衣在玉儿的旁边躺下了。

玉儿这个一点自觉都没有的家伙,还把自己薄薄的锦被也盖在他身上,还像个小猫似的往他身边靠了过来。

燕王只能把她搂在怀里,防止她再做出什么奇怪的动作:“我的小玉儿,你老实一点,不然我可不保证让你提前过洞房花烛夜。”

玉儿才知道他在隐忍,只能克制住自己想靠他更近的想法,老老实实的睡觉了。

黧色:党黛黧

因为她这么一折腾,也实在是累了,不一会就睡着了,一直到早上醒来。

一夜无梦,她都不知道燕王是什么时候走的。

躺在床上,玉儿觉得自己好像还能闻得到被子上他的气味,这让玉儿觉得十分的开心。

不过她还是要起床的,她可不能让冯氏再担心自己了。

而这次玉儿还真的是让冯氏和院子里面的丫鬟吓了一跳,她们都没有想到玉儿会好的这么快。

早上玉儿的好胃口都让冯氏有点害怕,赶紧的阻止玉儿,让她少吃一点。

玉儿有点尴尬的停下了筷子。

冯氏还是担心玉儿,就让她赶紧的回自己的院子里面休息,玉儿也没有推辞。

黧色:党黛黧

只是在回去的路上,玉儿真的没有想到自己那两个所谓的姐姐会找自己的茬。

“妹妹。”

“上次的事情都是姐姐们的错。”

“都是姐姐不小心,后面也没有陪妹妹一起去换衣服,让妹妹受惊了。”

“请妹妹一定原谅姐姐这一次。”

玉儿看着眼前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一句接一句的说着虚伪的话。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