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岳后描写广寒宫的段落面:入后岳

内心的挣扎,代表着什麽?

盯着尚未完成的图稿,我的思绪再次飘走了。也许是时间太早,还不到我平常画稿的时间吧。满脑子都是他说的话,我有点不知所措。「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完全放心的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所以……不要哭,好不好?」真的,在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脸庞的泪水。到底是怎麽了?为什麽我会如此在意一个男孩?又是为什麽,我竟然会慌张到掉泪?这不像我。完全不像。我不是个爱哭的女人,从来就不是。

「该不该见他呢?」我问着自己。我想不想见他呢?想吧?若是见了他,也许我会安心许多、也许我就不会胡思乱想、也许我们可以当很好很好的朋友的。但是,该不该见呢?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网友,但是我想见,他就愿意让我见?这代表着什麽呢?是表示我对他而言也是特别的吗?还是其实他对每个女生都这样讲呢?

「不对啊,他是不是对每个女生都这样讲,干我什麽事?」晃晃脑袋,我又在胡思乱想了。就算这一句是骗人的,那又怎麽样呢?这种小谎无伤大雅,反正只要他是个能够吐露心事的对象就行了,不是吗?唉。想这麽多做什麽?

继续画着图稿,我反覆的想着。想着我们相遇後的事,也想着,我是否真的该去见他一面。人家说,隔着网路总是美好的,因为能够藏起自己所有的缺陷,只表现出自己好的一面,更甚至,根本可以塑造出一个想像中的、完美的自己。反正隔着网路,没有照片也没有视讯的话,谁知道呢?何况,其实照片跟视讯也有很多人有本事造假了。

网路的隔阂让我们之间感觉上是美好的,或许见了面会破坏也说不定。可是也有听说过,见了面之後反而感情更好的例子,就连结婚的例子都有,变成真正的知心好友更不无可能。也许、也许,我们之後可以不必透过网路,能够时不时一起去逛街喝咖啡也说不定?有个能够不做什麽,就好好聊天的朋友,似乎也不错呢。我一直想要的知心朋友,这个位置,他能够胜任也说不定。

从岳后面:入后岳

想着、想着,图稿一张张完成了。放下了不安的情绪,我幻想着未来有个好朋友陪伴着自己到处去逛街的画面,幻想着坐在咖啡厅里,我说着、聊着、抱怨着、大笑着的样子,突然觉得心情好愉快。我该去见他一面的吧,我想。至少,不要错过能拥有这一切的机会,将来也比较不会後悔。

「好,就这样决定了。」对自己点个头,整理一下上床睡觉。今天是我这两年来最早睡的一天。养好精神,明天好好上班,这也是他希望的。然後,我要告诉他,我想跟他见面。

「嗨,我是冰雨。」一个很有朝气的男孩,就站在我的面前。我看不清他的脸,但却有着熟悉且温暖的感受。冰雨,我所信任的网友,从这一刻起,我们将会变成现实的好朋友了。

「嗨,我是达芙妮的泪,你可以叫我小雨,这是我现实的绰号。」我好久好久,没有笑得这麽放心了。也许是这个人本就让我比较放心,也或许是,我不必再担心网路那层隔阂会让我落入什麽陷阱中了。至少,我在现实已经认得了这个男孩。

「你还真的敢出来啊?都不担心其实我是坏人,装扮成小男孩的样子,只是为了要骗你出来?」他说。我笑了。

「我相信你。」我听见自己的声音,然後,我醒了。又是梦。

从岳后面:入后岳

我又梦到他了?怎麽这个男孩竟然能让我连续两天梦见他?他到底哪来这麽大本事,影响我这麽深?不过算了,看在并不是个恶梦的份上。至少梦里的我,笑得很开心、也很放心。那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我形容不上来。

「我相信你。」我想起自己在梦中说的。原来我相信他吗?其实我很少信任一个人的,更不用说是年轻男生。以前的惨痛经验让我学到教训。年轻男生讲的净是一些哄女生的话,然後转过头,继续哄下一个女生。承诺都是信口开河,只有像我这样落入爱情就变成脑残的女人才会乖乖的相信。当然相信的结果就是摔得自己伤痕累累又没资格哭。连喊痛的资格都没有,谁叫自己笨呢?

「我相信你。」能让我说出口的人很少,印象中都是交往过的对象。然後我印象中的感情都结束得非常的惨痛。劈腿的劈腿、变心的变心,甚至还有一开始就只是想要玩弄我的对象。每一段感情我都很认真,但是每一个结束我都凄惨无比。这也是为什麽现在,我也几乎不相信爱情。

我不相信爱情。讲得更明白一点,其实我是不相信人性。人性本恶,我很认真的这样觉得。即使再怎麽好的人,也总有他的缺点、他的劣根性,什麽时後想捅你一刀都不晓得。就算没有捅刀好了,背叛的戏码也是时时刻刻在这社会上演。

当然不是说这社会完全没有好人,但是好人难找。真要找到那种心灵没有被污染过的,可能几千万个人里面,才会出现那个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先生或小姐吧。而这种人,大概不是笨蛋就是白痴。就像以前的我一样。以前的我,不懂得心机、不懂得武装。虽然也不是那麽容易让所有的人就能摸透我,但是当我信任一个人的时候,我就看不见他的坏了。

「我希望,冰雨是跟我一样的人。」就算他不用跟我一样是完全不懂心机的人,至少,我希望他不是一个会背叛我的人。只要他不要害我就好。我只想要找到一个我可以信任的人而已。其他都不要紧。即使他在别人眼中是个坏蛋,只要他对我好、只要他还是我印象里的那个可以信任的人,这样就够了。

从岳后面:入后岳

「我相信你。」这句话,我希望不只是梦里对他说。如果可以,我希望他真的是那样的一个人,让我放心的笑、放心的闹,让我能够完全相信的人。就像他对我说的一样。

将自己从思绪里拉回,我开始了一天的行程。一切都跟平时一样没什麽变,唯一不同的,是我的心情。已经很久很久,我没有这样开心、这样期待的感觉了。希望今天,能够顺顺利利的过。

「他会是怎麽样的一个人呢?就像梦里面一样吗?」忍不住嘴角的上扬,我的脚步轻盈。今天的早餐变得好吃,今天的路途变得很短,只有时间,我巴不得它能再走的快一点……

我在期待,你呢?是否跟我有一样的心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