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物撞小学生2020抗击疫情黑板报击汁水h:公车h

月桂女神达芙妮的眼泪,将会为何人而感动落下?

我是陶映雨,二十二岁的上班族。我从事设计,在香水公司上班。我的工作即是替每一款香水设计出最适合也最能衬托出其香味的瓶子。我必须事先闻过最新推出的香水、知道所有关於这款香水的资料,包含所用的香料来源等等,好设计出最适合也最不偏离主题的香水瓶。这个工作说难不难,但是说简单,却又不是那麽容易。

我利用在公司的时间整理所有的资料,记住每一瓶香水的香料来源、设计理念等等,然後将样品带回家,凭着它的香味、它的所有相关资料,进而设计出最合适的图稿。通常来讲应该是这样的。但是今天我的所有行程却被打乱了。

我昨晚失眠。意外的。虽然说,通常我都利用夜晚的时间从事我的设计作业,但是设计完都能够顺利入睡,这次却不知怎麽的,我关了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麽也无法入睡。我眼睁睁看着天色转亮,然後拖着疲惫的身躯到公司上班。不仅如此,做什麽也不顺利。也许是没休息的关系,我看资料竟然会跳行?不止是这样,我根本记不住任何的东西。天哪,如果不在公司好好记起资料,那麽我今晚又不用睡了……

算了,我想可能是最近压力有点大吧。这样想着,然後我啜了口咖啡,脑袋盘算着该怎麽好好的放松一下。毕竟在公司,还不能做得太明显。於是我开了网页,找了网页型的聊天室。想了一想,最後输入昵称。达芙妮的泪。这是前一款香水的名字。达芙妮,也就是月桂女神,当初因为拒绝太阳神的追求,向河神求救而变成了月桂树的女神。拒绝爱情,因为被丘比特的铅做顿箭射中,躲避太阳神的追求变成了树,最後却仍然被太阳神的真心感动。那麽达芙妮的泪水,也就是感动而落下的泪。带着令人着迷的月桂香。

想起那款香水的香味,到现在我还忘不了。那是多麽令人感到舒服的香味。还记得当时还偷偷告诉自己,以後都要用这款香水呢。想到这里,网页已经跑完,许许多多不同的昵称开始在画面上跳着。将游标移到发话区,才正准备要输入打招呼的字句,我听见了身後的乾咳声……喔不……

巨物撞击汁水h:公车h

正如我所料,今晚的件,又追加了三件。非常好。这简直是棒透了。唉。偷偷巡视了一下周遭,这次应该不会这麽倒楣又被抓到了吧?再次想将游标移到发话区,我伸手握住滑鼠。没想到,在我移动右手的同时,咖啡被我打翻了……拜托谁来告诉我,我到底是招谁惹谁了?怎麽今天这麽倒楣?

快快起身收拾、清理,还好咖啡没有刚好倒在重要的件上,不然这下我可真的吃不完兜着走了。唉。还是只能叹气。我看我该找个时间去拜拜了。不然继续这样下去,谁受得了?本来就不美丽的心情,现在更灰暗了……

再次打开聊天室,不开没事,开了我更难过。我这美丽的ID,出现在大家的讨论里。但并不是讨论我的ID有多美或其背後有什麽故事,而是在讨论为什麽我不说话?不说话是在看聊,还是其实我是援交妹?夸张的是,援交妹这三个字一出现,就引起热烈回响…这…我还要不要说话呢…?

思考着要不要打字,眼睛看着大家聊天的内容。大多是一些言不及义的东西。也是,上聊天室不就是要瞎聊才开心吗?不过,被称之为援交妹的我,还怎麽敢开口说话?即使有人和我打招呼,现在的我,都不知道该怎麽回应比较好?「嗨,你好,我不是援交妹喔。」天啊,这太搞笑了,绝对不行!唉唉,怎麽我陶映雨也有如此不知所云的时候?

「嘿,你是不是援交妹?」一个密频视窗跳出来,我看了一下他的ID-冰雨。怎麽这麽没有礼貌啊?一开口就问人家是不是援交妹?虽然这的确是蛮多人的疑问没错啦,但是这也太直接了!「嘿,你是不是刘德华?」恶作剧的心油然而生。我当然知道他不可能是刘德华,资料显示十七岁,只是个小男孩嘛!不过,十七岁的小男孩,竟然会听刘德华的歌啊?我也很喜欢「冰雨」这首歌呢。

我原本以为他会投降,没想到他竟然直接转移话题,开始跟我聊别的东西。好吧,反正也无聊。我开始跟他聊天,聊工作,也聊一些新闻时事,他也会告诉我一些他在学校的事情。原来他是好好先生类型的乖乖男呢!那想必应该是乾乾净净、瘦瘦的,然後戴着黑色胶框眼镜、笑起来有点腼腆的那种吧?

巨物撞击汁水h:公车h

说是这样说,我发觉他讲话还挺…该说调皮还是白目?老是让我有种想丢东西的冲动。不过这种感觉也不差,至少大多会让人发笑。这个小男生,蛮可爱的。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

随便与他聊着,没想到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我匆匆关了电脑,拎起包包回家。我想回家好好休息。可以的话,也许泡个澡,抹个精油舒压一下。今天晚上得好好赶工了。带点小跑步的到了早上停车的位子,戴上安全帽才想起,糟糕…我忘记跟他说再见了……

不知道他会不会在意,但是我不想让人觉得我是个没礼貌的女人。至少我从小到大都还算是个品学兼优的女孩,更何况我已经满二十二岁,是个女人了,更不能失礼。这样有损我的形象。

回到家,先放了张音乐CD,舒缓一下心情,然後我连上了聊天室。直接开始搜寻ID,结果没有看到他-冰雨。他是学生嘛,可能正在写作业?没关系,我等他一下。不过这一次,我登入聊天室输入的不是达芙妮的泪,而是「吻别」。

我深深的感觉,自己真的很无聊。不过偶尔恶作剧一下,放松平时过於紧张的情绪也不错。平常的我,总是装做很冷静、很冷淡,也不苟言笑,偶尔偶尔,我也想要像个孩子一样嬉闹。反正只是网路嘛,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的,无伤大雅。

终於等到他上线了,他果然没认出我。於是我丢了密频给他。我告诉他,我是张学友,结果果然就换得了他的无言。在电脑前,我看着萤幕笑了。这一刻起,我发觉自己喜欢跟这个人聊天。

巨物撞击汁水h:公车h

吻别说:我还有工作要做,明天聊吗?

冰雨说:这是邀约吗?

吻别说:如果这样想,你会开心点的话。那就这样吧。

冰雨说:好。

网际网路,究竟是一层保护,还是接系着缘分的线路?

巨物撞击汁水h:公车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