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公交车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第一季樱花滑进了h:公车h

想打这里,玉儿忽然觉得自己完全可以不嫁,虽然这里是肉文,但是也是古代的肉文,估计也没有人愿意娶一个不能生孩子的人吧!到时候自己和求求情,让她同意自己去和惠济居士修行,那自己还担心这些做什么。

觉得自己找到了解决办法,玉儿总算是轻松了一点。

其实这一切的一切全是因为她能活到现在,不知道吃了多少药,受了多少苦。让她因为这些事情就去死,她是怎么也不甘心的。

她就算不能活到鸡皮鹤发,也不想连双十之年都活不到。

这件事情倒是激起了玉儿的斗志,大夫再来的时候,那是无比的配合,吃药的时候也不像平时那样的敷衍。

没有想到因为这些,这一年的冬天,对玉儿来说倒是没有那么难熬了。

不过这些都是之后的事情,现今玉儿还是有点忧心忡忡的跟着自己母亲一起去自己本家过中秋。

玉儿这个爹是分家出来的,玉儿以前虽说对这些不甚关心,但也知道自己父亲怕是做了什么事情惹闹了自己祖父祖母,这才分家的。

挤公交车滑进了h:公车h

以前就是过年的时候,也不曾回去,一直到这两年,才来往亲密了些。

自己父亲算是家中老小,玉儿有两个嫡亲的伯父自己的大伯父和二伯父,和一位姑妈,另外自己父亲还有两个庶兄,是自己的三伯父和四伯父。

至于那些庶出的姑妈,好像是有六位,因为都嫁出去了,玉儿是认不全的。

伯父和姑妈这样的多,堂兄和堂姐就更多了。

好在堂姐除了二伯父家的九姑娘,三伯父家的十姑娘,和四伯父家的十一,十二姑娘,其他的姑娘都嫁了。

不然玉儿估计自己会被这一串的姑娘给绕晕。

到了地方给自己祖父,祖母和伯父伯母见了礼,收了一堆礼物之后,玉儿她们这些姑娘就被打发出去,让她们自己去花园玩去了。

九姑娘也是个温柔软弱,不太爱说话的性子,所以玉儿和她比较合得来,至于剩下的三位姑娘,因为是庶出的伯父的孩子,所以玉儿和九姑娘两个人和她们的关系并不是特别的热络。

挤公交车滑进了h:公车h

这不,五位姑娘,其余三位在那边园子里面扑蝶摘花,玉儿和九姑娘两个人坐在亭子里喝茶赏花。

她们两个不知道自己在这边赏花,却还有人再看她们。

这些姑娘中,玉儿最小,才十一岁。

九姑娘已经十五,她是已经定亲,只专心准备嫁妆即可,而十姑娘今年十四,十一姑娘和十二姑娘都是十三岁,正是说亲的年龄。

不过因为这三位姑娘父亲都是庶出,所以就只有别人来挑她们,最多是自己家先看过得人。

而让王家的几位小郎君没有想到的是,居然有人看中了玉儿和九姑娘。

此人刚一开口就被玉儿的大哥给打断了:“我妹妹年龄尚幼,还未到谈婚论嫁的时候。”

其实是大哥觉得这人长得就像是个麻杆似的,还敢肖想自己妹妹,真是自不量力。

挤公交车滑进了h:公车h

说看中九姑娘的,九姑娘的嫡亲大哥当场就把嘴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他在家里也是排行第九,所以和自己这个妹妹关系亲近。

他倒不是偏袒自己妹妹,而是真的觉得这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也不知道自己三叔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人。

他也不看看自己,就是个穷书生,而他的父亲可是户部侍郎,九姑娘是户部侍郎嫡女,是谁给他的胆子敢说出这样的话。

“小妹已经和锦衣卫副指挥使定亲。”

这下轮到那个书生脸色发青了,锦衣卫正指挥使和副指挥使的大名,这京城中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正指挥使那是皇亲贵胄,不是他们这些人能议论的,而副指挥使那是能止小儿啼哭,且心狠手辣,睚眦必报。

虽说现在民风开放,但是要是被人知道他肖想人家的未婚妻,只怕是没什么好下场。

唯有一个书生,倒是有眼色,选了十姑娘。

挤公交车滑进了h:公车h

不过因为有前面两个人,王家小郎君们也没有心情再应付这些人,就早早的送客了。

后面那两个书生都被套麻袋打了一顿,这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玉儿和九姑娘虽说是赏花,但是这园子就那么大,一直看着也是挺尴尬的事情,玉儿就试探性的和九姑娘说起了刺绣。

九姑娘也喜欢刺绣,这下子两个人就有了话题,一直聊到晚上宴席开始。

九姑娘还求了祖母让玉儿坐在她的旁边。

本来玉儿的年纪是几个姑娘里面最小的,但是九姑娘难得的提了个要求,老太太自然是没有不应的。

更何况,剩下的都是庶出的女儿,老太太也不关心。

虽然是在宴席上,两个人还是有说不完的话,后面玉儿还和九姑娘约好,让她给自己下帖子,自己去找她玩。

挤公交车滑进了h:公车h

玉儿和九姑娘实在是投契,没过几天,玉儿就带着绣品去找九姑娘,两个姑娘在一起做绣活也是开心的。

等屋子里就剩两个人的时候,九姑娘就和玉儿抱怨,说自己整天被逼着学东西,现在她来了,自己总算是能松了一口气。

玉儿觉得有点奇怪,她也不像是不爱学习的人啊?

结果等她把春宫图拿出来之后,玉儿现在都不惊讶了。只能说春宫图画的再精细它也是画,变不成活的。

‘奶娘非让我学这些,还说指挥使身材魁梧,又是武官,恐不会怜香惜玉,我若是不学,到时候定要吃苦头。’

“指挥使?”

九姑娘有点害羞的样子:“是我的未婚夫,准备明年九月成婚。”

“恭喜姐姐”玉儿看了一下九姑娘,她也就比自己稍微高上一点,就是比自己丰满不少,而且因为还有些婴儿肥,看起来年龄实在是小,再想想她实际年龄也小,在现代估计就是个高中生,要去嫁给一个武力值高超的,想想都可怕。

挤公交车滑进了h:公车h

玉儿看了看她娇羞的脸,十分担忧的说道:“这些应该也有些用处吧!”

“妹妹怎么也这样说,要我说,他指不定就爱我这什么都不懂,懂了反而不美。”

玉儿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听到这样的一句话,瞬间她就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才是真的看得清的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