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出租学生证买火车票学校会知道吗车司机强H_公车强

「向音呀,你最近有和盛予乐连络吗?」一天下课,季兰羽趴在向音的课桌上,手上把玩着一个小吊饰,歪着头问。

「没有啊,我怎麽会跟他联络?」向音失笑,看了眼那个吊饰,心中悄悄泛起一阵波澜,「发生了什麽事吗?」

季兰羽坐起身,「我听我哥说,有人看到盛予乐在明桢里表演钢琴和中提琴。」

向音一听,整个愣住了。

她傻了很久,久到季兰羽以为她灵魂出窍了,拍了拍她的脸颊才回过神。

「帮我和老师请假。」

抛下这麽一句话,向音快速的消失在季兰羽的视线之内。

向音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盛予乐的教室门口,望了望,却没看到人影。旁边有个好心的同学这样告诉她:「不知道为什麽他这个星期都没来上课喔!如果你认识他,可以也帮我们问一下吗?」

校花被出租车司机强H_公车强

向音胡乱的点了点头,既然盛予乐请假,那他会在哪里呢?

明桢……桓祺哥哥!

向音拔腿就跑,冲出校门,拦下一辆计程车就跳了上去,连警卫的大声呼喊都抛在脑後。

「杜桓祺!」向音喘着气,站在一个将近二十坪大小的办公室门口,双眼盯着面对窗外正悠闲的喝着咖啡的男生。

男生缓缓转过身,微笑的问:「嗨,向音,今天什麽风把您大小姐给吹来了呢?」

「你不要明知故问!你明明就很清楚我来的目的。」向音握了握拳头,死死的瞪着杜桓祺,一定是他!一定是他逼迫盛予乐放弃音乐班的资格!

「你想知道他在哪里吗?好啊,求我啊!」杜桓祺冷冷的说,刚刚的笑容好象不曾存在在他的脸上过。

向音看着杜桓祺,脸上出现了不敢置信的表情。「你……」

校花被出租车司机强H_公车强

「对,求我。」杜桓祺冷冷盯着面前的林向音,他知道她不会的,她才不会为了这种事而低声下气。

「……拜托你。」向音挣扎了一下,让原本信心满满的杜桓祺傻住了。原来,那个男生已经在她心中占有那麽大的份量了吗?大到让眼前这格骄傲无比的女孩舍的抛下自己的骄傲来恳求他?

「他,现在正在楼下练习中提琴和钢琴。没错,我给了他进明桢的机会,前几天是他首次登台。」杜桓祺歛下眼睑,有点不甘的说:「向音,难道只有他,才能让你找到来找我的理由吗?我们从小认识,没有这麽陌生!可是为什麽你要拒我於千里之外?」

向音愤怒的瞪大眼睛,「这就是你逼盛予乐退出音乐班的理由?你为了要让我来见你,就可以这样操弄一个人的人生吗?」

「我没有操弄他的人生!」杜桓祺吼道,「我给了他机会,也给了他选择!我给了他机会让他离自己的梦想更近,我给了他机会让他和家人团圆!那全是他自己选择的!我没有你以为的那麽卑鄙!」

向音怔了一下,「为什麽?那为什麽你要做这些?他并没有干扰到大少爷你的生活啊,为什麽要让这麽多人心伤?」

杜桓祺叹了口气,缓下情绪,「为了你。向音,我很後悔两年前做出了那些事,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要伤害你,我做这麽多,只想要你能再看我一眼、在教我一次桓祺哥哥……你能明白吗?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向音摇摇头,「你如果真的爱我,就不会做出那些事!伤害我、伤害你最好的朋友圣哥哥,还伤害了她。」

校花被出租车司机强H_公车强

「那可以给我机会挽回……」

「不,你做在多都挽回不了她的生命。那个是用钱、用心都买不到的。你如果真的好好的思考过,就不可能做出那些事。」向音失望的盯着杜桓祺,心寒道。杜桓祺被她的眼神震惊了,他好像……又更深的体会到,两年前他做的那些事,到底有多麽深刻……

——-

下一章为林小音的过去。想知道小音和杜桓祺、伊圣沄还有那个神秘的「她」到底发生了什麽事,一定不能错过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