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谁敢动容貌会恢复吗在包厢里被强高H:公车文

写在前面的话,今天我默默的把:第三章,皮鞭与铃之铃(下)改成了第三章,皮鞭与铃之铃(中)

大家可以先收藏下,养肥了再看哈!捂脸遁走

从机场出来,完赢雪熟门熟路的带着梧鸾找到了一个位于一条小胡同里的租车行,和里边的接待人说了几句后,就带着梧鸾蹲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梧鸾全程不敢讲话,她紧紧的跟在完赢雪身旁,长这么大她回中国的次数用一个手的手指就可以数完,此时她心里即激动又紧张,同行的完赢雪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梧鸾还不太习惯中国人总是蹲着的姿势,她尽可能近的坐在了完赢雪旁边。虽然是一条小胡同,但是还是有单车啊,摩托车时不时的经过,因为胡同比较窄,有很多次,梧鸾感到行车马上就要挂蹭到自己了,她歪着头看看完赢雪,对方却完全不在意,在一边晒着太阳调试着相机,时不时的对着胡同的深处噼咔噼咔的拍上一张两张,再看看效果。

“胡同这么窄,我们叫的车能开得进来吗?”

梧鸾刚刚问完,她的余光扫到一辆三轮摩托向她们冲来,因为是坐着,要反应已经来不及了,摩托车带起来的风扑到梧鸾的脸上,她一把搂住旁边完赢雪的手臂,把头埋进了完赢雪的颈窝。

“吱!”

车轮在刹车的瞬间,和地面的石板摩擦出刺耳的一声。三轮摩托稳稳的停在了两人面前。梧鸾抬起头,一个黝黑健壮的青年正笑嘻嘻的看着她,“哟,吓着妹子了,不好意思啊!”

在包厢里被强高H:公车文

“哈哈哈。”旁边的完赢雪也爽朗的笑了,“喂,吓着我朋友了,车费还不给打个折啊!”接着她转头微笑着对梧鸾说,“没事吧!”

梧鸾尴尬的松开了搂住完赢雪的手,耸了下肩。心里琢磨,自己刚刚的举动有没有太亲密了,不过也许因为两人都是女生,完赢雪并没有往其他方面想也是有可能的吧。她心里打着小鼓,完赢雪则用靠近梧鸾的那只手直接搂住了梧鸾的肩膀,另外一只手“嗖”的一声把相机甩上肩膀,搂着梧鸾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三轮摩托的后车斗。“你先上去。”她托着梧鸾的手臂,又往梧鸾的屁股上一推,把她送了上去,接着把自己的相机交到了梧鸾手中,梧鸾刚刚被搂了肩膀,又推了屁股,心里正咚咚咚的跳着,此时她像个没有思考能力的傻子,在完赢雪的摆弄下乖乖的坐在被阳光烤的温温的车斗沿上。完赢雪三下五除二的把两人的行李也抬上了车,双手一撑,上来直径坐在了梧鸾的对面。

初秋的小风习习,三轮摩托在石板路铺设的小巷街道间颠簸的穿梭了一阵子就开上了田间尘土飞扬的泥土路,梧鸾浑身被颠得发麻,特别是臀部,她感到自己像是坐在一个震动的性爱机器上,又是坐在完赢雪对面,她感到有些不好意,便四下张望来转移注意力。

刚刚能容下三轮摩托的田间路的两边是玉米地,差不多有两米那么高的玉米,在湛蓝的天空下,围成了一个巨大绿色的迷宫,看不到外边,也看不到其他人。车斗不过也就1米宽的样子,两人膝盖朝向对方弯曲着面对面坐着,梧鸾不知道她们要去哪里,也不清楚那个年轻司机的底细,她有些不安的看向完赢雪,感受到传来的有些慌乱的目光,正享受微风拂面的完赢雪转过头来,冲梧鸾笑了笑,伸直了腿把梧鸾的双腿夹在了中间,又自顾自的吹风去了。

到此,梧鸾可以确定完赢雪完全不排斥和自己有身体上的接触了,但是她不能确定的是这背后夹杂的感情,她也不确定完赢雪是对所有人都可以这样,还是仅仅是对自己呢?梧鸾忽然觉得自己这么想有些贪心,但转念一想,爱情里的人不都是贪心的吗,正是因为有着不安全感,所以才会希望对方能够给自己一个坚定的承诺吧,想到这里,梧鸾觉得自己想的太远了,两个人现在这样恐怕连暧昧都算不上,她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一下。

梧鸾的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一会二傻笑,一会儿发呆,这会儿又狠命的摇头,这些完赢雪全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一清二楚。她扁了一下嘴,毫不掩饰的得意的笑了,她的笑在梧鸾看来则是对这美好的田间景致表示满意。

40多分钟的摩托车程,在最后开过了一段颠簸的林中小路,两人来到了目的地魔猿山的脚下。那个黝黑的青年帮二人把行李拿了下来,完赢雪先跳下车来,接过梧鸾递过来的相机挂在脖子上后,顺势伸出手扶着梧鸾下了车。刚刚在阴凉的树林里吹了很久的风,梧鸾早吹了个透心凉,此时完赢雪递过来的手却是温温的带有一些湿润,梧鸾不由心跳加速。其实完赢雪并不比梧鸾好很多,这就好像人在冬天用凉水洗手,因为自己的体温过低,会觉得水是温的。

梧鸾背行李的时候,完赢雪把车费递给了那个青年,梧鸾清楚的看到那个青年接钱的时候,眼睛却看着完赢雪,不仅如此,在他接钱的那个瞬间,分明用食指在完赢雪的手背上擦了一下。完赢雪好像并没有在意,她对那个青年笑了笑,说了声谢啦,就弯腰去拾地上的行李,青年微仰着下巴,不光没有帮手,反而表情玩味的直直盯着完赢雪的一举一动。梧鸾感到自己心里有团火,蹭的一下就冲上来了,不仅仅是出于对完赢雪的感觉,而是他的这个动作明显就是揩油,是性骚扰!梧鸾正要张口理论,一声悠长的猿啼从高山上传了下来,阴凉的山峰给梧鸾吹了一个激灵,也把她的理智吹了回来。她忽然意识到她们正和一个明显不是一个力量级的健壮男性在一个人迹罕至的陌生山脚下,一旦发生冲突,两人基本没有胜算,这就是为什么完赢雪会容忍他的公然挑逗吗?梧鸾冷静了一下,又想到自己曾经被国内来留学的男生说过太强势,难道完赢雪和其他国内的女生面对男方的轻浮,都是这么隐忍吗?她收住了自己的行为,她不想让自己的举动给两人的安全带来威胁,也不确定自己的“强势”在完赢雪眼中是否像是炫耀自己是在多么平权的氛围里长大的。她默默的跟在完赢雪旁边,踏上登上魔猿山的石阶,走了几步,并没有听到摩托发动的声音,她偷偷往回看,那个男生正吸着烟跨坐在摩托上,眼睛仍然笑笑着盯着完赢雪她们,和他的目光正好撞上,梧鸾做贼心虚似的赶紧转过头,回过神来一想,该心虚的好像不是自己啊!这么一来,梧鸾对国内男生的印象更差了,明明是有错的一方,却还如此明目张胆趾高气昂!

在包厢里被强高H:公车文

感觉到梧鸾这边气场有些怨气,完赢雪停下脚步,笑嘻嘻的问她,“你还好吗?是不是累了?冷不冷。”

梧鸾摇摇头,听到完赢雪的关心,梧鸾心里更不是滋味,她笑不出来,她想到了自己的妈妈,那个甘愿给一个大自己十几岁的人做小老婆生孩子的女人。她不知道完赢雪的家庭环境,但至少可以确定的是完赢雪的家庭有送她受高等教育还出国留学的实力。即便这样,都逃不过刚刚被男生骚扰了,还如此坚强的去关心别人吗?梧鸾不明白,她,或者她们究竟是足够隐忍,还是已经对这些现象习以为常了。

完赢雪看到梧鸾怪异,脸上的笑容也停了一下,但很快又挂在了她的脸上,“来,我拉着你,还有很长一段台阶呢。”

梧鸾有些迟疑的拉住了完赢雪伸过来的手,还是那双柔软的手,这次因为爬山,而变得温热,手心还有一些湿湿的。忽然,一种想要好好照顾这个女生的想法冒了出来,梧鸾紧紧握住了完赢雪的手。完赢雪自然不知道梧鸾心里那些复杂的活动,她其实也并不在意梧鸾有什么想法,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力度,完赢雪也在手上用了些力道算作回应,只不过没走几步,她就恢复了正常的力道。倒是梧鸾还紧紧的拉着完赢雪的手。

完赢雪刚刚有说这段台阶很长,她没有说的是,在这段长长的台阶之后她们还有一段野路。

连续不断的陡峭台阶,让两人只顾狂喘粗气,闷着头机械性的抬腿向上爬,眼看就要到达山顶了,梧鸾松了一口气,问道,“就要到了呢,你说的那个猕音观在哪里呢?”

完赢雪冲她神秘的笑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这种道姑居住的地方,怎么可能像旅游景点一样光明正大的摆在大道上呢!”

梧鸾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毫无戒心的跟着完赢雪。又爬了大概十分钟吧,完赢雪冲梧鸾笑了一下,接着把她们握着的手换成了十指相扣,微微一拉,把梧鸾带出了石阶,走进了林子,“从这边开始,就没有那么好走的平路了哦。石阶通向的是一个观景台,而我要带你走的这个是通向深山里猕音观的野路,没什么人知道哦!”

在包厢里被强高H:公车文

本来因为完赢雪把她拉进小树林的举动,让梧鸾心里一苏,可完赢雪竟然还说之前走的算是好路,她像是突然失去了支撑,虽说梧鸾做舞蹈演员做麻豆,平时的身体素质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但刚刚爬了1个多小时的台阶,早就筋疲力竭了,这么一来两腿跟着就软了下去。完赢雪每天待在工作室,身为一个本分的坐家,体力和梧鸾那就差了去了,根本完全是靠着意志力在撑了,被她一带,连人带行李和梧鸾滚在了一起。

两人挣扎着爬起来,用没拉着的那只手相互清理着粘在身上的落叶,梧鸾看着两人摔倒了还扣在一起的手出神,完赢雪则没什么异样,用另外一只手搂着梧鸾,两人互相借力站了起来。

“对不起,刚刚都怪了我,把你也拉倒了。”梧鸾红着脸,又是抱歉又是尴尬。

完赢雪笑着揉了揉梧鸾的脸,拉着她一边走一边说,“注意力要集中哦,别再摔倒了,林子里湿气大,照这样摔,等到了猕音观我们俩也成了泥猴子了。”

梧鸾被完赢雪逗得一乐,刚刚的尴尬也被轻轻扫去,好像也没有那么累了。林子里根本没有路,脚下都是高过膝盖的杂草,梧鸾更是好奇完赢雪和这猕音观到底是什么关系,感觉她很熟悉这一片,她越来越觉得完赢雪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她的好奇心完全被勾了起来。梧鸾跟着完赢雪往前走,两人一前一后,看着完赢雪的背影,梧鸾对她的迷恋和在树林里的安全感依赖感,让梧鸾有要从后面狠狠抱住她的冲动,可又因为不知道完赢雪的想法,让她不敢妄动,这一路她就这么压抑着自己的冲动,忘了脚下走了多远。等到梧鸾感到脚下的土地变得坚实了,她低头发现脚下又出现了一截土路,完赢雪依旧是笑盈盈的,

“这就说明快到了。”

果然,不出十分钟,穿出一片密林,一片白墙青瓦的建筑群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此时太阳已经开始西沉,红彤彤的朝霞映照下,梧鸾看到了牌匾上三个大字,她忍不住念出声来,“猕音观。”

在包厢里被强高H:公车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