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放肆宠溺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第52章 静观其变

S市火车站。

如果有人问,在这个世上她最不想见到的人是谁?

毫无疑问,这个人此刻就在她眼前。

看着从宾士後座迈出长腿向她走来的男人,易瑶抓着背带的小手紧了紧。在四周来来往往的行人眼里,这个高大俊挺的男人无疑是高富帅的典型代表,但在她眼中,却绝对是恶魔的人间代言人。

原本嘴角噙着浅笑的安经纬见她垂着眼眸神情冷淡,心头难得的雀跃顿时熄灭,眸光恢复为一贯的锐利。

那天一回去他就发现老头让人盯上了李聿,这也就罢了,他早料到老头会监视一切可能为他提供帮助脱离控制的人。但他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餐桌上多了一个女人,一个被老头订为他未婚妻的女人。听着老头故作和蔼地一口一个“遥遥”,他满脑子全都是眼前这个浪起来让他浑身兴奋的“瑶瑶”!老头今天让他带人出去泡泡温泉“熟悉熟悉”,还“大方”地取了他腕上的监控器,用意不言而喻。

他自然不会如老头的愿,但他还是带人出来了,只是出门第一件事就是借了“未婚妻”的电话找人问了她的号码打给她。

他还从没有对哪个女人这麽上心过,而她呢?她那是什麽反应?她就这麽不想见到他?还是说她只有在被操的时候才会乖巧听话一点?

察觉到男人的变化,易瑶有些僵硬地弯弯粉唇,“早。”

“……早。”虽然小脸上的笑容很勉强,但他的心情的确因此好了一点。好不容易出来透透气,他也不想一见面就跟她玩惩罚游戏,先记着帐吧。见她背囊鼓鼓,安经纬接着问道,“你要去哪?”

免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易瑶舔舔唇,“我……有事要离开S市几天,很快就回来。”

柔软的小舌头一出即隐,将粉嫩的唇瓣舔得更加晶莹润泽分外诱人,粉白的肌肤透出健康的柔和光泽,让人看着便想伸手尝尝那舒适的手感,细软的长发顺滑地披在肩後,微风一起,几缕发丝自下而上滑过她凝脂般的脸颊飞舞起来,根根清晰,然後被她信手捋到耳後,动作轻柔自然从容淡雅,却散发着只有男人才嗅得出的隐秘诱惑。

“……”

身随心动,安经纬上前一步将她搂进怀中,一手抬起她的小脸便低头吻了下去。霸道强势地吸吮她柔嫩娇软的双唇,舌头顶开她的贝齿在她口中大肆翻搅,强迫那无依的小香舌与他共舞。

易瑶呆愣了好几秒才奋力地挣脱开,不满地抬眸怒视,但对上男人目光的瞬间她便警觉地闪开眼眸,轻咬下唇。

“别、别在这里。”别反抗,别再激怒他,就顺着他依着他,让他痛痛快快地玩几个月他自然就腻了!

几声低咳从安经纬身後传来。

安经纬毫不掩饰脸上的不耐,搂着易瑶的腰肢转过身,面对身後样貌清秀素雅但笑容大方亲和的年轻女人。

“你好,我是简云遥。”

一个小时後,易瑶被安经纬以“你有什麽事比陪我更重要”为由带到了市郊着名的温泉度假区。

海边的温泉别墅内有独立的温泉,是S市有闲有钱阶层入秋後颇为喜欢的周末消遣,而现在……她也是某个有闲有钱阶层的消遣之一。

免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易瑶俯卧在软榻上短促地喘息着,默默地想。

对於安经纬其人,她觉得自己已经快麻木了。就在那个年轻女孩刚跟自己打完招呼之後,他就直接将她拖进了汽车後座,无视前座的司机和简云遥,插了她一路,她想强忍着不出声,他就用力地掐她的乳尖捏她的花核,一次次顶开花心,逼她发出颤抖的呻吟。等到了别墅,他连口气都没让她喘就在卧室做了第二次,而且她敢肯定,房门是他故意不关的。

那个简云遥……该不会是他的未婚妻吧?

“……另外,我也的确对你感兴趣,安经纬才刚刚被他父亲架空权力,被迫订婚,你後脚就为自己找好了出路,我真的很欣赏你这一点……”

想起李聿那天的话,易瑶只觉头痛。她绝对不想卷入什麽豪门情仇,成为一枚可怜的炮灰。那她现在又该怎麽做呢?

……先静观其变吧。

所谓豪门,真心不是像她这种普通人可以理解得了的。入住的第一天,跟来的管家就收了她的手机,说只能在管家在场的情况下使用。安经纬好心地解释了一下她才知道,居然是安经纬被限制了与外界联系。

那她呢?她就不算外界吗?

好奇心不仅会害死猫,更会害死人,所以易瑶没有多想,就目前而言,让安经纬尽快对她腻味才是她的首要任务。

就在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会被安经纬堵在房里操得死去活来时,安经纬却丢给了她一套衣服鞋子防晒品,带她……钓了一下午鱼。

“你那是什麽表情?”安经纬动作流畅有劲地抛钩後,斜了眼身旁盘腿坐在礁石上的易瑶。

免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我以为你会比较喜欢冲浪之类刺激点的活动。”

安经纬轻声哼笑,“你猜对了。”

那你还钓?当然,打死她也不会说出口。

许久,安经纬撇了撇嘴,“这是我父亲唯一带我做过的娱乐活动。”

易瑶心中一凛。

“你说,当他听那些监视我的人汇报说我在海钓时,他会不会多少有些内疚?”冷笑。

“……”她怎麽感觉……这家伙像是个任性的小孩子在闹别扭?

“你猜我父亲唯一带我做过的娱乐活动是什麽。”易瑶忍不住开口道。

握着钓竿的安经纬有些意外地看看她,资料中显示她父亲好像没有工作,而且在她初三的时候就过世了。想了想,他放弃猜测地摇头,然後就见身旁的小女人露出微微哀伤的表情。

“我父亲唯一带我做过的娱乐活动……”

易瑶突然正色,口气极其无聊,“是吃外卖。”

免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第53章 亲戚造访

她真的不是在卖可怜,她就算曾经觉得自己可怜过,现在也都无所谓了。人活着就是这样的,永远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要是动不动就觉得自己好可怜,那就不是可怜而是可悲了。

包括她现在的选择。她贪图捷径、妄图本不该有的机会,那麽所有代价她都必须认。至於……值得吗?

也许,她就是在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吧。

她作为一个女儿被生下来,却并没有人把她当做女儿来抚养,那麽她的存在究竟是和多重的东西一起放在了天平上?然後被抛弃掉?

她希望那件东西够重,越重越好。

“你父亲让你带未婚妻出来培养感情,你却还带上了我,不会有事吗?”易瑶一直想问这个问题。

“哼,他还管不了我上谁不上谁。”

“我是怕我有事。”

“……他还不屑对女人出手。”

免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那、你那个未婚妻——”

“她敢!”戾气满目。

“哦,那就好。”

望着海面,易瑶静静发呆。

风吹海面千重浪,你到底有无钓到鱼?

事实证明安经纬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於是他们的晚餐便是——庭院烤鱼。

像这麽有技术含量的事情,易瑶确定她肯定是不会的,但好在她很好学,安经纬一边教她一边照着学,在非常没有悬念的烤焦了一条鱼之後,安经纬很“温柔”地对她说了一个字——

“滚。”

“呵呵……”从头到尾就在桌旁安静等吃的简云遥笑笑,拉开身旁的沙滩椅。

易瑶有点丢脸地弯了弯嘴角,坐了过去。好了,她耳朵已经张开了,来吧。

“我喜欢他,你呢?”简云遥柔柔道。

免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这的确……是个出乎意料的开场白。“这个并不重要。”她答道。

“不,很重要。如果你是真的喜欢他,我并不介意他有一两个情妇,这点你并不用担心。但如果你只是为了钱,我可以给你双倍。”简云遥认真道。

“……”易瑶暗忖。说她防备心重也好,说她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也罢,人在屋檐下,她只希望不要有人来找自己的麻烦。“我只是安少一时的玩具,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钱或情,我都没有资格提。”

“这样啊……”简云遥淡淡笑笑。

明明看上去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大家闺秀,但易瑶心中仍是有些忐忑。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豪门正房整死情妇的八卦她也听过不少了,她一不图情二不图钱,她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所以她很直白地自贱,就是希望简云遥别把她当威胁。

晚餐後,她亲戚造访。她从来没有哪一次来大姨妈来的像这次这般高兴,以至於她都没能彻底掩饰住心中的喜悦,直到看到安经纬黑成碳的一张脸。

第一晚还好,安经纬看电视看杂志,她则抓紧时间完成几单之前接的网上兼职,一些小公司的LOGO、卡通吉祥物设计,要求不高价格适中,几年下来她也摸清了一些规律,中标率不错。期间安经纬过来瞄了几眼,很明显对她的设计嗤之以鼻……她不予置评,不管黑猫白猫,能逮住老鼠就是好猫。搞设计这行,最重要的评价标准,是是否符合客户的需求,而不是是否符合审美。

专心於图形变换色彩搭配的易瑶并没有注意到,沙发上对她的设计不屑一顾的男人,却是久久“顾”着她自信沉着的侧脸。

第二天,安经纬裸着一身好身材下海冲浪,矫健的身姿随浪起伏翻腾,当他过足了瘾从海中踏出时,俐落的碎发下狂傲不羁又带着肆意浅笑的俊脸看得人心口猛地一颤,易瑶连忙避过眼光,男人却径直走了过来,递给她一个反射着虹彩光泽的完整贝壳。

易瑶的心“咯噔”一声,余光瞥向不远处的简云遥,却只看见一张微笑无害的柔和面容。

“谢谢……”

免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当晚不知道安经纬是不是海鲜吃多了火大,肉茎硬挺地顶着她的肚子,吻得她浑身瘫软却也没让她给他口。

第三天,安经纬半夜爬起来洗了好几次冷水澡,让易瑶悬着一颗心装睡,就怕他兽性大发不管不顾……还好并没有。

第四天,说是安陆天办了酒会,要安经纬和简云遥回去,易瑶终於大松一口气。最好他们回去就结婚,然後蜜月来个环球旅行,过个一年半载再回来,到那时安经纬估计早就忘了她这个人了。

“不如,易小姐跟我们一起回去吧。”临行前,简云遥忽而柔声道。

虾米?

第54章 想干什麽

这千金小姐到底想干什麽?

望着前座副驾驶位上的简云遥,易瑶心里有着浓浓的不祥预感,再一看身边正拿着她的左手玩得不亦乐乎的安经纬,她头就更大了。

他能别玩了麽?好痒!

十指连心,手指一根根被他轻缓地抚摸摩挲,尤其是当他把手指插入她的指缝间,摩擦过指根薄薄的连接处时,那奇异的酥痒顺着胳膊直入左胸,让手臂都有些发软。

免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那个……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不能再耽误了,或者,我先去办事,回来再找你好麽?”

“你要去哪?”低头目不转睛地玩弄她肤质细腻的小手,安经纬问道。

“……H市。”

“王辉,给易小姐定明天到H市的往返机票。”

“是。”司机答道。

“这样可以麽?”安经纬勾着嘴角笑望易瑶,“抱歉只能给你八个小时时间,因为我发现,”凑到易瑶耳边,却并未降低音量,而是加上了浓浓的挑逗,“抱着你睡,不做都够爽。”

说完,不顾易瑶当即铁青的脸色便吻上她的唇,吻得缠绵悱恻。

易瑶心寒了半截。她不知道这种豪门千金到底对未来丈夫的绯色情事有着怎样的容忍度,但她知道,但凡是个女人——都不可能忍得下未婚夫如此当面让自己难堪!

不行,她得想办法赶紧让安经纬对她厌倦。不能激怒他、不能激发他的征服欲,但要让他讨厌。

大脑一片空白,这种时候她真想给小艾打个电话问问,那个鬼机灵一定会有很多点子。但是若让小艾知道她现在在做些什麽……大概会骂死她吧。

安经纬……他到底看上自己什麽?

免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你到底想怎麽样?”她曾经问过。

“如果……我要你呢?”那是他的回答。

“你是第一个胆敢威胁我两次的女人,最了不起的是,你还成功过一次。所以,作为奖励,我给你两个选择:看着你那个漂亮的朋友进监狱,或者……求我上你。”

“哈哈哈哈……知道吗?我就是喜欢你这样挣扎的样子。”

“为什麽你每次都学不乖呢?不过我喜欢。”

一个月来的一幕幕清晰而难堪,是她错了吗?她不该找上他?不该威胁他?还是不该挣扎?难道在权势的欺压下,顺从地接受侮辱蹂躏才是对的吗?

“到了,来,不好好把你打扮一下,我可带不出手。”

易瑶不明所以地下车,“瞬间造型”的典雅招牌立刻映入眼帘,看着安经纬朝她曲起的臂弯,她暂时压下内心的思虑,温顺地挽了上去。

安经纬见状不禁笑笑。看来是上次让她长了教训,这几天她着实很听话。但听话就够了麽?

“开玩笑的。”

“嗯?什麽?”易瑶不解,她漏听了什麽吗?

免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安经纬侧头,锐利的眼眸中就连欣赏之意都带着让人闭息的侵略性,“你足够漂亮,甚至漂亮得让我不想把你带出手。”

心脏漏了一拍後跳动地更加剧烈,易瑶连忙低头。他什麽意思?他想干什麽?

女人看似娇羞的反应让安经纬心情大悦,帅气的俊脸愈发张扬迫人。

二楼,隔着镀膜玻璃窗,檀华冷冷注视着楼下店门外举止亲昵的两人,茶色的玻璃上倒映着他雅致脱俗的面容,却倒映不出他心中黑色的火焰。

当弟弟还在医院不断进行着检查治疗,每次想说什麽都只能咿咿呀呀比划半天最後无奈笑笑的时候,这个女人……

转身迈步,檀华走向桌边的纸篓,修美的两指夹出一封装帧华美的暗金色请柬。

夜,七点,白金酒庄。

作为首屈一指的地产巨头,安陆天的影响力绝不止於地产界,不过一次连由头都没有的酒会,整座城市里数得上号的人物却几乎尽数出席。六点开始便陆续有客人入场,看似随意地走动、彼此攀谈,即便一个小时过去都没有见到主人露面,众宾客也皆是习以为常安之若素。

“呵,一回来就赶上安伯伯请客,看来我运气不错啊。”说话的年轻男人一身雪白的西装,法式衬衣的领口微敞却丝毫不影响男人优雅含蓄的气质,一字横眉不浓不淡,内双的眼眸清澈如泉,说话间眸中嘴角均带着浅浅的笑意。

年轻男人身旁,恰是身着一字领藕荷色修身鱼尾裙的简云遥,只见她浅浅一笑,秀丽的面容称不上惊艳,但自有三分贵气。

“对了,经纬呢?没想到安伯伯还真要逼经纬结婚。”

免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他……应该还在车里吧。”

“……和其他女人?”

简云遥点点头。

“遥遥……你真打算嫁给经纬?”

“如果你愿意娶我的话,我可以不嫁他。”

康奕摸摸鼻子,不敢接话。

“如果只能选择一个门当户对的,我为何不选一个自己熟悉的?至少嫁给安经纬,我不用担心婆媳关系。”

“但你可能会面对经纬一个接一个的情妇。”康奕提醒道。

“无论是安伯伯还是安经纬,他们都不可能让我插手安家的事业,如果没几个女人来给我解闷,我岂不是太无聊了。”

“呃……”

“你要不要参一脚?”

免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不、不用——”

“经纬对现在这个女人似乎很特别哦。”

“真的?怎麽个特别法?”

听着简云遥的细细描述,康奕眸中的兴趣越来越浓。“若经纬真的对那个易瑶动了心,你还要嫁他吗?”

“有冲突吗?你觉得那种身份的女人有机会嫁入安家吗?”

“不会,”康奕很肯定地答道,“所以……我希望经纬还没真正动心。”

“怎样都好,别让我太无聊就行了。”简云遥望向大厅一角的一对年轻男女,目光淡漠。

停车场,黑色的宾士内。

易瑶满脸嫣红地垂眸看着腿间的浊液,深怕自己一个动作不小心,浊液就会弄脏身下的裙摆。

“纸巾……”如嗔似娇。他居然在她腿间做……做到射出来。

安经纬稍稍满足地起身,拿过纸巾盒,难得体贴地帮她擦拭乾净腿上的精液。

免费公憩关系小说 公憩乱

“瞬间”给他的小女人选择了最为保守稳妥的黑色礼服裙,然而前开叉的抹胸款又将她的好身材好皮肤显露无疑,长发高高挽起,露出颈间一片无瑕雪肌,腰间两道内凹的弧线装饰将她的细腰映衬得更为妖娆,开至腿根的裙摆一旦坐下,勾人的玉腿便让人尽收眼底。还有那张平日里已颇为明艳动人的小脸,此刻被化妆师们的巧手轻描淡写地妆扮了一下,顾盼间的风情更是灵动娇媚,撩人心痒。

“等会你要是敢到处招惹男人,就别怪我不等你身上乾净。”下了车,安经纬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黑色丝绒盒,取出一套色彩瑰丽的宝石首饰,有些笨拙地给易瑶戴上,嘴里却恶狠狠地警告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