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济南开源路两侧规划图路的故事: 公车做

25.

「这礼拜六就是校庆了,晚上还有舞会,应该去买些礼服跟鞋子了,又不知道要花多少钱了。」思璇拿着学校的课表盘算着。

「你不是前几天才买了衣服吗?」可唯问道。

「可是我想在晚会穿新衣服,今天陪我去买啦,好不好,嗯?」

「可是我要打工。」我无奈地说道,「你可以找男朋友陪你啊。」

思璇扭曲着唇,「权西振那家伙陪我?我才不要,逛街是最不能找男生的,意见一堆都不可靠,只会急着想走人,到最後买不到衣服弄得我心情不好不是更糟吗?」

可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你们,不会快分手了吧?」

原来如此,又来了。

难怪他最近几天看起来有什麽烦恼,可是问她她总是不讲。谭思璇就是这样,总是要自己想通後才会跟我们说到底发生什麽事,不然我们怎麽问她她都不会讲的。

「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很烦。」她脸垮下来,「媛稀拜托,不能请一天假陪陪你的好姊妹吗?礼拜六就校庆了,今天不买会来不及啦!」

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路的故事: 公车做

「真拿你没办法。」我无奈地看着她,然後从书包里拿出手机,再从通讯录里找到柚玄姊的号码後按下通话键。

几秒後手机里传出柚玄姊的声音,

—喂?

「柚玄姊,我是媛曦,今天可以请假吗?」我问道。

—可以啊,不过怎麽了吗?

「陪朋友出去买些东西,因为这礼拜六是校庆,所以才急着买的。」

—噢噢,原来如此,那当然要去啊,媛稀你最近发生了那麽多心烦的事,也该跟朋友出去逛街散散心了,反正采庭这几天都会来,所以我还忙得过来,你就放心去玩吧。

「嗯好,那我明天再去,掰掰。」柚玄姊也说再见後,我才挂上电话。然後对思璇点头。

「耶!看来今天可以好好玩一翻了!」思璇开心到快跳起来了。

而可唯却吐朝,「我想是好好花钱一翻才对吧!」

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路的故事: 公车做

###

放学钟声一响,思璇就迫不及待的把我们拉去公车站,然後看着车表研究要做哪一班车比较快。中途还遇到了韩俊恩,她本来还想跟我们一起去,结果马上被思璇赶走了。

「今天可要撇掉那些臭男生好好的玩玩。」思璇下定决心的说道。看来,要分手的机率是很大了,不过这次这个称的算久了,以前可是一个礼拜换一个呢。

不过,这次的理由是什麽呢?

我们一起在路边小吃摊吃了晚餐後,就被思璇拉去百货公司,说真的,她全身上下的衣服都很高档,不是名牌她可不用,她总是说:「没有牌子的东西就没有保障,我才不冒那种风险。」

她走进专柜里选衣服,而我跟可唯则是坐在沙发上等她,她每换一件衣服,我们再给意见就好。说真的,虽然我自己是女生,可是我不了解一直这样是穿衣服到底哪里好玩了,不觉得很麻烦吗?思璇看起来倒是乐在其中。

再等思璇换第四套还是第五套衣服的时间,我撇了一眼附近的专柜,我看到对面卖鞋子的专柜时,整个愣了将近一分钟。

妈妈为什麽会在那里?

她穿了一件很漂亮的小洋装,然後坐在小沙发上试穿鞋子。还是一样漂亮,还是一样让我心痛,可是她的眼神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没有那股哀伤的感觉。

可是为什麽她会在那里?她不是早就已经离开这里去很远的地方了吗?跟她所谓能让她幸福的男人在一起。还是她只是来这里玩呢?为什麽会在这麽近的地方遇到?是要来找我的吗?

不,不可能。

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路的故事: 公车做

对她来说我只是个累赘而已。

「媛稀你怎麽在发呆?」思璇的手在我面前挥动,这时我才发现她已经换上礼服。

「没是,刚刚只是有点恍神了,你选好了噢?」我问。

「嗯,觉得怎样?」思璇在我面前绕了一圈,她穿了˙一件黄色无袖的晚礼服,裙子的长度刚好到膝盖,腰上还绑了一条缎带,真的很适合她。

「真的很漂亮。」我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微笑。

「当然。」她自信地说道,「看你们无聊的,我这个好姊妹也帮你们选了几件,快来试穿吧。」

我惊讶的看着她,马上挥手拒绝,「不用了,我对那种衣服没兴趣。」

「对啊,而且那种衣服我妈也帮我买了很多件,不需要再试了。」可唯也婉拒了她。

「穿上去就有兴趣啦!」她不管我们的反抗,硬是拿了几套衣服把我们推进试依间里。

结果就这样闹到将近晚上十点,思璇不顾我们的反对,自作主张的帮我们各买了两件洋装跟两双鞋子,光这些品牌来看,就知道这些东西价值不斐,可是她却一点也不在意。

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路的故事: 公车做

逛完後,我们到了一间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的咖啡厅坐着,然後各点了一杯饮料。

「现在心情好多了。」思璇说道,「果然这种时候还是要跟你们在一起比较舒服,一个人想太多也只是增加自己的烦恼而已。」

「所以想跟我们聊到底是什麽烦恼了吗?」可唯喝了一口可可。

「我很害怕一件事情。」思璇低声说道。

「什麽事?」我问。

「我怕我让权西振难过。」她沮丧地说。但这让我更加疑问了。

「你会怕这件事的话,为什麽还要换男朋友跟换衣服一样快呢?」可唯提出我想问的问题。说真的,我现在才发现我跟可唯从来没有问过他为什麽要这样,反而一直认为她就是那样的人,说到底,其实我们根本不了解思璇的行为是为了什麽。

她沉默了将近一分钟後才开口,「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喜欢姜泰咸,一直以来都是那样,从小就是。」

「为什麽?」我惊讶的瞪大眼睛,我想可唯的表情也跟我一样。「因为这样而交一大堆男朋友?我不懂。」

「你们知道青梅竹马这种东西是很复杂的吗?」思璇的口吻变的认真,不像她平常老爱开玩笑的样子「当初他交女朋友时,我真的很难过,所以也开始交男朋友,然後再趁感情变深时抽离,渐渐的我变得来者不拒,男朋友这种东西就像消耗品一样,一个换一个。」

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路的故事: 公车做

「可是,为什麽你不直接跟泰咸哥说你的心意呢?泰咸哥也喜欢你不是吗?这样一直当好朋友互相伤害有何用意?」可唯心疼的说道。

「因为我跟他都太倔强了。」思璇苦笑,「你知道男女之间的友情是怎麽来的吗?」

我们摇摇头,等她说下去,「男女之间事没有友情存在的,他们所谓的友情就是,一个打死不讲,一个装傻到底。」

「而我跟姜泰咸,就是因为太倔强了,所以他打死不讲,而我就决定装傻到底。」

「那权西振在里面事什麽角色呢?」我问。

「一个对我太好,以至於我怕因为我们的倔强而伤害到他的角色。」思璇缓缓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可唯难过的说道,「为什麽你以前不跟我们说呢?自己一个人难过那麽久,到现在才跟我们讲,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该怎麽帮你。」

「我当然知道,这总是我也不希望别人插手,你们也了解我的个性吧,只是,」她停顿,然後看着我,「我不希望有人重蹈覆辙,变得跟我一样。」

「我?」我好奇的问。

她神秘的笑了笑,「就像我说的,一个打死不讲,一个又装傻到底。」

「什麽东西?」她越说越让我不懂。

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路的故事: 公车做

「没什麽。」她转移话题,「所以我现在的烦恼就是要怎麽甩掉权西振又不让他难过,你们帮我想个好方法吧。」

然後可唯帮她想了好多方法,她讲的那句话却一直在我耳边挥之不去。

一个打死不讲,一个又装傻到底。

这跟我有什麽关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