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深圳四年发生过的女人佬圈养的金丝雀:军阀攻

02.

第一次,跟允灿独处令我感到尴尬,我们俩就这样一语不发的撑着雨伞走在马路上,而他也一直看向前方,完全没有要跟我说话的意思。

是因为刚刚的事吗?

「到了。」他突然说。我停下来往上看了一下,我的公寓到了。

走到楼上他把书包拿给我,「回去好好休息,先这样了,晚安。」虽然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可是他却一直很冷漠,感觉好像很生气。

「等一下!」我拉住他的手,「进来把衣服烘乾了再回去吧,你看我们两全身都湿透了。」

我没等他回答就把他拉进来,说真的,我很怕他会什麽都不说就回去了。

我真的很怕,很怕那种我一点也不习惯的冷漠。

「你先去洗澡吧。」我在衣柜里拿了我最大的衬衫和运动短裤给他。

「不,你洗吧,会感冒的。」他只把外套脱掉而已,就往们口走去了。

大佬圈养的金丝雀:军阀攻

「夏允灿!你到底是怎麽了?我不喜欢你这样。」我把衣服丢在旁边,有点歇斯底里的大吼。「我刚刚又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不要生气……」我全身无力的坐下去。

「不是的。」他有点慌张的走过来,「我没有生你的气,我是气我自己。」

「什麽?」

「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哭,你老是这麽坚强,应该说是逞强,每件事都这样,就连你父母……」他停下来没说下去,「从来不再别人面前掉眼泪的你,今天却哭了……而我却什麽事都不能帮你……」他蹲下来抱住我。

「允灿……」没想到他不是生气,而是担心。「对不起,让你这麽担心了。」

「你先去洗澡吧。」他把我拉起来,露出平常的微笑,「不用担心,我不会走的。」

「嗯。」我向他微笑。

###

我走进浴室淋浴。

大佬圈养的金丝雀:军阀攻

不知不觉又想到妈妈了。

妈妈……她多久没来找我们了呢?自从爸爸抛弃我们之後,就再也没回来过了吧,即使每次都在我的银行帐户里放了很多令人羡慕的钞票,也不会回来看我们一眼。或许她是又有了自己的新家庭了吧,反正这样也好,她或许可以忘了爸爸。

但我们呢?她有必要把我跟妹妹也忘记吗?不都一样吗,跟爸爸一样,抛弃我们。

「允灿,你快去洗吧。」我走出浴室,把衣服递给他,「快点啦,会感冒的。」

他走进浴室後,我把我们的衣服放进洗衣机里。

想想妈妈也差不多离开一年了,但她离开的那段日子我没哭,因为我不能哭,为了玟曦,无论如何都要撑下去。

而且还有允灿跟可唯他们,还好有他们陪着我。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那我真的会崩溃也说不定……

大佬圈养的金丝雀:军阀攻

###

手机一直不停的叫,把我从睡梦中吵醒……睡梦中?!我连忙爬起来,而外面的阳光早已高高在上,该死的,我睡着了。

看了一下手机,还好才六点四十了,我换上制服,拿起书包走到客厅,正当我要出门时看到桌子上有火腿蛋饼跟英式奶茶,还有一张纸条。

对不起,我先回去了,桌子上是我刚刚帮你准备的早餐,是你最喜欢吃的,手机也有帮你调闹钟,吃完在去学校吧。

允灿刚刚帮我准备的?他留到早上才回去啊……

我看到昨天湿透了的衣服已经整整齐齐的放在桌子上。

「真是贴心。」

我吃完早餐,把书包整理好後,就出门准备去学校。

出门时才发现,之前隔壁那户搬走後一直空着的房间好像有人住进来了,因为门口那张出租贴条不见了。

会是怎样的人住进去呢?希望是个好邻居。

大佬圈养的金丝雀:军阀攻

###

一到校门口就刚好遇到可唯和思璇。

「媛曦,如果你早点来就可以看到那个转学生了,他刚刚才进去,整个是帅到爆,还染了头发,不过可惜他好像是一年级的,不能同班,你有没有在听啊?」

「有啦,转学生,日本人,染头发,一年级的。」我无奈的重复一遍。

「不是日本人喔。」可唯纠正我,「听说他只是住在日本而已,而且讲话完全没日本口音欸,但这些终究都是听说啦。」

「反正我没兴趣。」我把鞋柜打开,却掉出了一把小刀跟纸条。

离允灿远一点,贱货。

又来了,我把它捡起来,丢进旁边的垃圾桶,可唯担心的看着我,「怎麽又是这些东西?你没跟允灿讲吗?」她说。

「对啊,你应该要讲的。」思璇也附和着。

「没事啦,反正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发生。」我无所谓的走进教室,准备上第一堂课。

大佬圈养的金丝雀:军阀攻

我认真的开始上这些无聊的课程,偶尔也会跟她们俩传些小纸条,然後时间过的真快,一下子就到中午了。

买好午餐後,才感到有些口渴,「我再去买一瓶水,你们先吃,我马上就来了。」

「喔喔,那好吧,我们先去顶楼等你喔。」可唯拿着钥匙,准备要一起去顶楼。

本来顶楼是不能上去的,可是可唯她妈妈是这所学校的理事长,理所当然的就有些特权罗,而且在顶楼吃饭真的很舒服。

###

我到贩卖机那里准备要投钱的时候,突然有三个女生叫住我,一副要杀了我似的看着我。

「你们有什麽事吗?」我回想了一下,确定我不认识她们。

「还问我有什麽事?你就是允灿学长的女朋友吧?」站在中间的那个女生挽着手瞪我。

「是啊。」我不记得我到底招惹她们哪里了,而且看她们的名牌,是高一的学妹,每个看起来都很漂亮。

「还敢说是!」站在她旁边的那个短发学妹大声的说,「你知道我们薇菈有多喜欢允灿学长吗?结果居然听说学长早有女朋友了,有没有搞错!」

大佬圈养的金丝雀:军阀攻

「是啊,」另外一位长发女孩也在旁边附和,「你凭什麽跟我们薇菈比啊!和杂草一样,根本没什麽存在感,不要以为是学姊就了不起。」她扯了扯我的头发。

那个短发女孩倒是很乾脆的把我推倒在地上,而那个叫薇菈的,拍着我的脸颊,「识相点,快点离开允灿学长,别以为你是学姊我就会对你客气。」

「没办法。」我挥开她的手,斩钉截铁的回答。

「你找死啊!」她听到我说的话後,像气疯了似的打了我一巴掌,「看来用说她不听了,剪刀给我。」语毕,短发女孩立刻递给他一把剪刀。

她抓住我一撮头发,「你的长发还蛮漂亮的嘛,不知道剪起来的感觉是怎样呢?」

「放开我!」我正要拉住她的手时,她那两个随从就架住我,让我无法动弹。

正当她要剪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後面传了过来。

「你们在干什麽?想死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