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年下兄弟 军阀手机版双人恐怖游戏攻

等到午休的时候,许涟才打开了微信。是那个奇怪的fm发来的消息。

不看不要紧,一看真是吓一跳。这个fm有病吧,许涟一个手抖差点给他删了。但遇到这种变态,不骂他都对不起他。

只见许涟手指翻飞,打下了几行字:“你要是有病,劝你去精神病院看看,少来讨打。不然老娘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好好做人。”

那头等了半天的傅显听到微信震动声,有点紧张地点开对话框,看到许涟骂他的话,露出了蜜汁微笑,不仅没有回敬许涟,还直接给她发了个999的红包。

许涟正准备继续骂他呢,结果对方发了个红包过来,一贯抢红包的手速没忍住,直接给点开了。一个大大的999出现在她视线里。 她打了半天的字也没发出去,拿人的嘴软嘛,所以直接把对方给删了。

傅显正等着许涟的回话呢,打了个?,结果界面回道:您还不是对方的微信好友。

傅显:???还有这种套路?别拿了钱不骂我啊喂!

《明知故犯》年下兄弟  军阀攻

于是又开始疯狂发验证消息求加,要不就是“工资有的商量”,要不就是“工资随你开”。许涟看的满头黑线,合着对方得了一种“我不把工资交给你我就马上爆体而亡”的毛病?

正好陈晨来叫她吃饭,她就把手机塞兜里没理会了。

傅显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回复,想着许涟应该是去吃午饭了,就直接杀去了员工食堂。

本来大家吃的其乐融融,还正在一个劲儿地八卦呢,哪里想到傅显突然就出现了。

他还是跟以前一样的高冷,但从来不来员工食堂的人,怎么看怎么奇怪好吧。

女同胞们可不管,纷纷向傅显投去痴迷的目光。

傅显都当没看见,但眼尾还是扫了一下许涟,结果发现这货正在认真吃红烧排骨,心里暗下决心:明天就叫食堂停了这道菜。

许涟哪里知道傅显内心这么多戏啊,只耐心品味自己的排骨。

《明知故犯》年下兄弟  军阀攻

傅显也去窗口打了份和许涟一模一样的菜色,然后缓缓往许涟坐的那桌走去。本来想慢慢蹭过去,打着关心新同事来接近许涟来着。半路上,公司一个副总直接给他拉过去了。

“傅总,你今天也来食堂吃饭了啊,稀客啊。你还真别说,这食堂的饭菜口感特好。”傅显只能坐他对面,听他侃大山。虽然还是一脸我很屌的表情,但已经透露出一股“我好可怜”的忧郁情感,让粗神经的副总都忍住闭上了嘴巴。

许涟和陈晨快速吃完了午饭,然后就相伴着出去买东西了。

傅显一看,啥收获都没有,那个气啊,整个人的气场都暗了下来,让对面的副总没吃完就溜走了。

不过他已经想到了绝妙的好主意,能再次接近许涟。

哦,那就是重新创了小号,反正他钱多,家里好几台手机,一个手机一个号,他相信,总有一天,他能感动许涟,让她心甘情愿地每天骂骂他。

可惜傅总大学修的是金融学,不然他会知道,他这种行为,就是严格意义上的抖m。

夜深人静,正是被翻红浪时。

《明知故犯》年下兄弟  军阀攻

傅显才刚入睡一个小时呢,许涟就来梦里找他了。只见许涟穿着紧身皮衣皮裤,将玲珑有致的身形勾勒的淋漓尽致,微卷的发丝,鲜红的唇瓣,还有纤纤玉手上的小皮鞭,让傅显整个人亢奋不已。

许涟轻轻挥动小皮鞭,在傅显的肌肤上划过,留下暧昧的红痕,然后傅显就硬了。许涟像是看到了傅显的挫样,露出了一个危险而又迷人的微笑,缓缓开始解开自己的皮外套。

她里面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蕾丝bra,嫩白的乳肉透露出来,乳房丰满,乳沟深深,傅显毫不怀疑自己已经在流鼻血了。

许涟还嫌不够似的,俯下腰开始脱皮裤,被皮裤包裹住的大腿果然雪白纤长,然后她又解开了内裤、胸罩,整个人就这样毫无遮掩地出现在傅显面前,她迈起猫步,操着皮鞭往傅显跟前走来。

傅显一边享受着皮鞭落在自己身上微微的刺痛感,一边还觉得不够爽:“涟漪,你骂骂我嘛∽”

梦里的许涟果然没让傅显失望:“骚货,今晚不让你爽爽都对不起你这么骚。”

傅显爽了爽了,自己主动拉开睡裤,巨大的粉嫩的肉棒就跳了出来,龟头顶端有微微的湿意,许涟将自己的白嫩小脚丫放在肉棒上,还可以用力摩擦,傅显什么都说不出来,只一个劲儿地喘息。

正准备更近一步的时候,傅显却射了,乳白色的浊液溅了许涟一脚就罢了,连脸上都喷了一点。

《明知故犯》年下兄弟  军阀攻

许涟见状,笑骂傅显:“还有人比你还骚嘛,贱货。”

说完还把小脚上的精液往傅显精壮的小腹上擦去,一边擦,一边骚话不断,让傅显的这个春梦爽翻了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