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晚宁被墨燃对爷爷奶奶的感恩短句囚禁做了什么 军阀攻

第八章 古怪的村子

“二条!”古铜镜中,一条破旧的小巷内,衣不蔽体的少女正被人按在墙上操弄,而一旁的男人惬意的打着麻将,丝毫不受那边情欲的影响,他抓起一张麻将牌,指腹摩擦了一下便皱着眉打了出去,他胡一张七饼却老也抓不到。

“吃!西风!”邻座的男人开心的拿回那人刚打出的牌,鼻间的铜环被他喷出的鼻息带的叮当直响,眼神还不忘瞟一眼那边的正被强奸的唐红果,他憨憨的摸了两把头上的牛角,粗粗的哼了两声气“老大..都这么久了,是时候召她回来了吧?”

“八万,嘿!自摸!胡啦”

“靠真特么倒霉”

“这回先欠着,欠着记账”一阵唉声叹气中,四个男人收钱的收钱,码牌的码牌。一声高亢的呻吟声传来,男人闻声瞥了一眼古铜镜“嘁,真是只爱偷腥的小猫儿”他手臂一挥指尖便出现一团雾蒙蒙的紫色气体,只见他手指一弹,那团雾气便咻的一声飞进古铜镜中“就让她..玩个够在回吧嘻嘻嘻嘻嘻”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 军阀攻

“曾家媳妇!曾家媳妇!嫩可算醒咧,嫩要是也出事,大娘可怎么和那曾娃交代呀”

“没事,我..额俺没事”有了前两个世界的经验,唐红果这次聪明多了,她试着模仿老妇人的方言询问着一些事。

“嗨呀嫩没事可太好咧,嫩突然晕倒,俺以为你像那村东头老李家的娃子..嗨不说咧,嫩没事俺就放心咧”

“大娘,李娃子咋咧嘛?”

唐红果的一再追问下,大娘脸色变了变小声道“那李娃子去了趟后山,回来以后就神神叨叨的,整日念着有什么女娃等着他捏,一回家就把自己关房里,那脸色是一天比一天蜡黄,身子也是越来越瘦,就..就跟..前几日死的那几个人一样一样咧”

“李婶没去请大夫吗?”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 军阀攻

“嗨呀咋没请咧,听说啊,李娃子的那个”大娘对唐红果使了使颜色没好意思说具体“就是下面那个,往外流黑色的臭水咧,村的人都说李娃也是招上不干净的东西咧!曾家媳妇啊,多亏了村长昨晚在后山发现嫩晕倒,喊人把嫩给背回来,嫩要是出事…嫩儿还那么小,大娘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咧”

“大娘别担心,俺这不是没事嘛”唐红果伸出胳膊腿晃悠着给老妇人看。

“嫩啊,快些休息吧,不早咧!”大娘笑着摇摇头,给红果掖好了被子才放心的关门离开。

在床上修养了两天的唐红果,这天太阳一出来就早早的上了后山,她盘腿坐在小山坡上摆弄着小石子,深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望着漫山遍野的红色野果子,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个破旧的小山村“也不知道伯爹和小根哥他们怎么样了…”她低声喃喃着,在老家,她听到过的鬼故事不少,没想到这回真给碰上了,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她只是一个过客,完成任务之后就会消失不见,但这个小村子..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一辈子生活在这儿。

她有一个儿子,叫曾大娃,六七岁的男孩虽不上学,但也懂事的紧,每天帮红果干干农活,喂喂鸡,跟同村的小孩打打闹闹,至于她的老公,村里人从来不提起,她怕别人起疑也没问过,只是大娃时常念叨着想爸爸。

这天唐红果正坐在家里给大娃修着布鞋,门外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谁啊?”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 军阀攻

“是俺呀,村长,小曾媳妇快开门”

红果放下手中的布鞋,把针头别在软布上“村长,你怎么来了”她让开门。

“小曾媳妇,可想死俺咧”没想到这老头子一进门就抱住她,满是胡子的嘴就在她脸上乱亲着。

“村长,你干嘛,你快放开”红果打定主意要在这个小村子里生活下去,她绝不能跟男人发生关系。

“伊!小曾媳妇,嫩这是干啥咧,那天晚上在后山嫩不是浪叫的挺欢么,怎么没过几天,翻脸不认人了!”村长抱着红果香软的身子,下身的鸡巴隔着衣服在她腿上乱撞“嫩家男人死的早,可苦了你了,不认俺没事,俺这根鸡巴嫩总认的吧!”他说着就急忙要解下自己的裤子。

“村长,你别乱来,那天..那天我一时糊涂!”红果死死按住村长裤头的手却被他一把抓着带进裤裆里,半硬的鸡巴就这样快速蹭着她的手心“小曾媳妇,那天之后,俺一闭眼,脑子里就想嫩那白花花的身子,比俺家那糟老太婆不知细嫩多少倍!俺虽然不像小伙子年轻力壮,但也能解解嫩骚逼的渴啊!”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 军阀攻

“娘~!娘~!俺回来啦”唐红果正愁怎么脱身,屋外就传来的清脆的喊声,趁着村长一愣神的功夫,她赶紧抽回手跑去屋外。

“大娃,你咋回来了,村长来了娘正跟他说事呢”

“大娃啊..”屋里的老村长暗骂了一声倒霉,便不甘心的系紧裤子出来了。

“娘,李婶婶有事叫嫩去,村长也一起去吧”说完大娃便拉着俩人往李婶家跑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