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钰莹小说阅读妈妈在美国派出所:内裤奇

照理说今天在薛家举办的应该是我的生日趴。

悠哉悠哉的夹了一只香酥鸡翅,薛月好心情的大啖美食,随兴的吃得满嘴黄油。我默默地瞪视着身旁相处好几年下来的友人,突然怀疑起自己是否遇人不淑。

「帮我倒杯香槟。」用手肘撞撞我,薛月的眼神没有离开过那美味的鸡翅。

挑高眉毛,纵然心理再不平衡还是听话地起身走道气氛明显凝滞的客厅,然後轻轻地拿起长桌上的水果香槟倒了满满的一高脚杯。

「姿悦阿、你要不要和阿月一起来客厅看电视?」受不了这样的沉默,妈妈终於试探性地开口,很故意地将我卷入这场莫名的风暴。

听闻亲爱的老婆如此说道,一旁的爸爸连忙跟着附和,「是阿是阿,你们俩自己在厨房也怪无聊的。」随後还以为自己很俏皮地眨眨眼睛。

尴尬的瞥了另个沙发上的两个身影,丝毫没有任何犹豫地立刻答覆,「薛月还没吃饱,然後我突然觉得嘴有点馋想再吃个东西。」语毕,我立刻转身快走回厨房,头也不敢回的。

坐上厨房内的木椅,松口气似垂下了肩膀,不忘将手中的香槟放到薛月面前。五味杂陈的想到自己的生日竟然还需如此战战兢兢的突然感觉到有丝酸涩。

杨钰莹小说阅读:内裤奇

静静的看着我的失落,薛月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油腻的双手,接着依然嫌很脏般地走去用仍然是薛妈特爱的玫瑰味洗手乳仔细地搓洗。终於双手乾净了,他这才满意地走了回来,淡淡的将手压上我的肩,「要不要去我房间?」

听闻薛月明了後的贴心,我毫不犹豫地连忙点头并投以从出生到现在最诚心的感激。失笑的望着我的迫切,薛月淡淡地拉起我的手腕就这麽带着我经过大人们睁得雪亮的贼溜溜的双眼以及陈毅悦不变的平板和薛亚诗闪过的兴味。

「你说、我们家阿月是不是开窍啦?」忘了还在闹脾气的那对冤家,薛妈欣慰似的拍拍老公的肩膀。瞥了老婆大人的笑颜一眼,薛爸稍稍扬起的嘴角,伸手搂住她从初相识到如今维持一致的纤腰,「毕竟是我的好儿子阿。」

「我们家姿悦还有许多不足,还得请你们见谅才好。」满脸笑容,妈妈跟着起哄。

咳了一声,爸爸清了清喉咙,「麻烦了。」

陈毅悦冷冷看着眼前的大人们陷溺於亲家游戏,撇了撇嘴有些不以为然。自家的姊姊把心意表现得太明显他根本懒得去插手,薛大哥想必早已看得透彻了哪还需要别人来鸡婆。

大哥的想法经过那件事他也总算能确认,而下一步要怎麽做实在是他们两人自己的事情轮不到闲杂人等说嘴。

而至於薛亚诗和他本身的纠葛,他绝不会轻易地就此让她逃脱。

杨钰莹小说阅读:内裤奇

敢做就要敢当、这基本常识他会好好灌输给她就算她的大脑有多短路。

──

薛月的房间一如以往得乾净的诡异。

舒舒服服地趴上了那张柔软芬香的床铺,满足地叹了口气。

「姿悦、」轻轻地拍拍我的臂膀,薛月将手机递到我眼前,「某人要我给你看的。」

「嗯?」坐起身接过手机,萤幕上显示着新讯息一封,寄信者的名称让我想到那张万年不朽的爽朗。

『标题:To姿悦(薛月你不准看)

内容:

杨钰莹小说阅读:内裤奇

没法在这天亲自当面给予你祝福,但别担心礼

物我早就准备好了XD

星期一我会好好的交给你:)

我只想说,因为喜欢你所以想陪你度过之於你

也之於我非常珍贵的日子,

可惜被薛月那讨厌鬼抢了先:(

Happybirthday,andIlikeusomuch.』

「他一直求我把你的号码告诉他,只是我想说这种事还是本人答应了才好给。」耸耸肩拿回了手机,薛月依然从容不迫。

杨钰莹小说阅读:内裤奇

「就告诉他吧,毕竟我们也算朋友。」微笑的应许,我随手从书柜上拿下一本之前没看过的新小说。

沉默了几分钟,薛月突然抽过我手中的小说,严肃的眼旁闪过不知名的情绪,浅棕的眼瞳深深地望进我的眼里。

「我说过不打算干涉你的感情,但也没说过会轻易放手。」如微风的缥缈音量拂过耳际,剧烈的撼动了心灵的最深处,与什麽有些沉重的思绪起了共鸣。

愣愣地凝视着薛月坦然地注视,清澈的眼眸中找不出一丝的戏谑,「什麽意思?」艰难地吐出了半期待半紧张的问句,偷偷的深吸了口气。

淡淡的笑了笑,「我们的关系好像没有那麽简单。」什麽也没说破,也不打算再说些什麽,薛月伸手轻轻地拥我入怀,熟悉的清香萦绕我的所有侵占我的记忆。

就如同好几年前的那抹温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