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出来就尿在里面h:别啊快停下好痛别撞了视频,h

怀中突然空了,林柏颖松开牢牢抱住我的双臂,如黑水晶般璀璨的星眸默默的凝视着我明显惊吓多过诧异的撑大瞳孔,有些乾燥的薄唇撇了撇。不知道是不是赌气了,他歛下眼睫不哼声的啜着冰拿铁,空气里只残余拿铁逆流吸管的声音。

偷偷的觑了闷着气的他,有些无措、有些无奈。

明白他只不过是期待着我能回应拥抱,只是就算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也因为心底那抹身影而困难万分。更甚至是撇除那人的存在,林柏颖和我的关系还没亲昵到可以随意拥抱。

我讨厌暧昧不明的关系。

也讨厌脑中在和他人亲近时莫名的罪恶感、尽管我没对不起谁。

感情上的洁癖。

桂裕悠悠的语重心长一语轰炸掉我所有的逃避。

挖了勺起司蛋糕放入嘴里细细品嚐,浓郁的浓醇香味萦绕唇齿,淡淡的幸福感。

别拿出来就尿在里面h:别,h

再接续啜了口热卡布奇诺,忍不住莞尔,任心扉内膨胀的愉悦展露於脸上。

林柏颖安静的注视着我无所保留的满足,绷住的嘴角松了。

收起桌上我送的礼物,回覆那一贯的爽朗笑脸,「谢谢你、姿悦。」

对上他明亮的眼睛,我微微点了下头,然後示意他嚐口起司蛋糕。听话的学我挖了一勺置入嘴中,随後笑开的清秀脸庞小小的冲击到我的心脏。

──

坐在再熟悉不过的饭桌前,耳边依然是薛妈温温柔柔的嗓音和薛爸不善表达的关切。一旁的薛月同样保持着万年不变的平静从容,一派随意的吃着汤面。

倒了杯柳橙汁给吃饱的我,薛妈彷佛犹豫了很久小心翼翼的开口,「听阿月说……小姿你最近和某个男同学走的很近?」

噗嗤一声差点喷出嘴里的柳橙汁,我急忙抽了张卫生纸捂住嘴巴。恶狠狠的转头瞪视嘴角翘起来的薛月,努力克制拳头别向那张俊美的脸蛋飞过去。

别拿出来就尿在里面h:别,h

「你也知道薛妈是开明的,只是现在交男朋友真的不太适合。」忧心的将手搭上我的肩膀,薛妈偷偷的瞥了一旁吃的开心的薛月一眼,後者根本无动於衷继续着他的进食。

压抑下胸中翻滚的不满,我硬是挤出一个笑脸,「没事啦,我没有打算交男朋友。」接受到薛爸不信任的眼神後,连忙急着再次张口,「真的啦薛爸。林柏颖是薛月介绍给我的新朋友,谈感情还太早了我们也不过认识了四、五天。」

「你介绍的?」狐疑的挑高眉毛,薛爸将视线移往终於吃饱喝足的薛月身上。

擦了擦嘴巴,薛月坦然的点了下头,「林柏颖想认识她。」

「这样没关系吗?」薛妈担心的皱起眉,若有所思。

淡淡的看了傻愣的我一眼,薛月微微眯起眼睛接着认命的对上他父母关爱的目光,「我没有作媒的打算,只是介绍认识而已,一切发展要看他们俩自己的造化。」语毕还弯起嘴角,丝毫不打算遮掩自此刻的愉悦。

於是最後倒楣的还是我。

薛月被允许先上楼作功课,我则被强制留在客厅听薛妈薛爸的青少年感情教育。

别拿出来就尿在里面h:别,h

「姿悦。」薛爸叹口气,有些犹豫但最後还是松口,「你难道对我们阿月没想法吗?」薛妈闻言连忙附和似的用力点头,四只眼睛专注的朝我望来。

垮下肩膀,我紧张的交缠着双手的指头,然後奋力挤出破碎的字句,「薛月对我来说只是好朋友。」不能说出口,满溢胸腔的感情我说不出口。

眼睛看着的是薛妈泄气的模样和薛爸深思的面孔,可脑中不争气的浮现那张没有表情的容颜。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高不可攀,却又会在每每当我需要帮助时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用惊人的速度解决掉我所有的麻烦,事後还一副轻松的取笑着我的笨我的迟钝我的无防备,可从来不会遗忘轻轻的拥住我以表安慰。

酸涩的感觉涌上心头,眼眶开始发热,我别过头却正巧和一双不冷不热的棕眸四目相接,映入眼帘的是薛月如初的不以为然。

心里有甚麽被溃击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