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后重逢御关于爸妈和爷爷奶奶的关系宅屋_别高h

当温妮身上最后一层禁制被杜屮爆力的除掉后,杜屮睁一双漂亮而闪着晶光的单凤眼贪婪地盯着眼前的美景,都忘记自已想干嘛来着。

温妮身子一凉,意识到什么不好的事,她竟斯了自已的衣服,现在上身赤裸着自己这付惹火的身材难保不会惹到这女魔魔性大发,不能在装下去就想着试图要起身逃跑。

可就在此时那个被打晕了的二彪醒了过来,寻摸着向枪那边摸去,另一个狗熊趁势也爬起来准备开溜。

地上轻微的响声,惊醒了杜屮。

她俏脸倏寒,「找死!」

以极快的速度抢身而上,碰的一拳!这回比上回更惨。

把找枪二彪打得满脸开花,还掉了两颗牙齿一脸惨相。

另一边想要逃的吴老六也被一脚放倒,脚狠狠的踩在腰眼上,痛得吴老六哇哇直叫。

别后重逢御宅屋_别高h

「小妞……不小姐……大姐,姑奶奶饶命、饶命啊!」

「两只笨狗熊还想跑咋?」

吴老六脑子聪明,连忙大叫饶命,「我是狗熊,我是狗熊。您放开脚啊我上不来气啦。」

「呸,罗罗嗦唆,采你这个狗屎,我还怕脏了我的玉脚。」

此话一出,杜屮神识一紧,「怎地竟吐出这两个字来,“玉脚”难道乎?」

「这么快就适应了女性身体了!」

「啊!」

回想起适才刚遇诱骗两个男人情景,自已那种娘里娘气的语调,那种女人跌声跌气的神采!

别后重逢御宅屋_别高h

身上立即起了一堆鸡皮疙瘩。

不会真向女性化发展了吧?

这一吓非同小可,「太……太丢人了。」不能这样,自已只是占了女子的肉身,切勿真把自已当作女人!杜屮心里时刻提醒着自已。

在也不敢在多想下去,在四周寻找,在两猎人带的物品,里找到一根长绳,把两个家伙绑在了石凳上。

这时吴老六还不住的,「大姐饶命。」

杜屮气不打一出「你给老子闭嘴,不然也把你打成他那样,指了指那边被自已打得惨不忍睹的二彪子。」

吴老六本就胆小,怕再挨打,果真闭上了嘴。

「有酒吗?」

别后重逢御宅屋_别高h

吴老六瞪大眼睛看着她,面前的这个漂亮的少女,现在已经再也没有丝毫的可爱之处了。

……

这个狗熊叫闭嘴就闭嘴,连自已问话都不会说了?杜屮这个气。

一人补一脚,二彪子痛的呲牙咧嘴。悔得肠子都青了

「我问你们话呢,带酒了没有?」

吴老六这才反应过味来,忙道:「带了,带了,在旅行包里的酒壶里。」

杜屮找到包,拿出酒壶,打开喝了一口,酒是一般的散酒,味不怎么地道,倒也辛辣。

她又含了一口走到温妮身前,看了看小妞,脸上一丝坏笑。

别后重逢御宅屋_别高h

扑的一下,把口中的酒水合都喷到了温妮雪白胸部上,温妮痛的眉头紧皱。嘴角一咧,但始终没把眼睛睁开。

温妮在问候她的母亲了,太欺负人了,可自已长时间不动,手却发麻,就是现在起来,唉……也跑不快。

杜屮把双手按在她胸前,使用推宫走穴手法在她凶部上推压。

在触碰到胸前酥软地带时,杜屮瞬间身体有所躁动,那滑不留手的感觉,千年不增享受过了。

酒水喷上的胸部,温妮感到伤口一阵清凉刺痛,随后在被她触及胸部时,温妮顿时身子打了轻颤,自已胸部没被男人碰过,这会被一双蹂滑的小手摸着,感觉别扭之极。

不过片刻从杜屮手掌中传来一总温热的感觉,把胸膛中被冰击中的寒意,一丝的剥离带走,无比舒服的感觉把原本冰冷的身体里的寒气冲得一去不复返。

杜屮使用的这种推拿手法。名为“三间指法”乃是一种上层的按摸手法,可除淤血,通经脉,还能治疗伤处,在借喷上的白酒力道,可起到驱寒之效。杜屮本可使用点穴手法,但刚得新身,内力不足,施展起来并不能达到很好的效果。

这时温妮感觉,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在杜屮抚摸着自己丰硕胸部的同时一阵阵的拍打着自己的内心,竟然……胸部那原本很是突出的乳尖不知何时变得坚挺耸起,正向着自己的主人强烈的宣示着它的存在。

别后重逢御宅屋_别高h

不仅仅是胸部,整个身体百骸具开,带着飘忽的快感,而且越来越强,根本难以抗拒,不由从小嘴里发出一声呻吟。

温妮脸上瞬间升起了一片晚霞,真是好舒服,她身子放松了下来。

这时以经完全明白,这个女人扒她的衣服不是为了那个,而是为了给自已疗伤。竟错怪了她,于是索性任那股暖流浸骇到身体的最深处,舒爽的感觉业已难以抗拒,以至于每每她的小手扫过那敏感之处就会小声呻吟了一下,双峰也因受到刺激变上坚硬艇拔。因被托动丰满乳房,酥软荡漾,徐徐弹跳,令酥胸更增美感,杜屮也情不自禁地放柔放缓了动作。

被绑的二彪和吴老六两个,早以忘身上的痛苦,所能做的就是用那一双双流露着兽性的眼光,贪婪地盯着温妮骄傲坚挺的丰乳上,死命的像要进出肉体里一般。

杜屮看到二人的表情,猛然的觉查到了一点,自已刚才的反应不是同这两个家伙一样?

有所冲动,更是来源自身,是真的?

不由得窃窃自喜,可内心隐隐又觉得不像,未免难以自圆其说。

别后重逢御宅屋_别高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