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噗嗤太深了啊快让男生主动吻你小妙招停下 别插我

如果说,之前我只当自己烧糊涂了、熟睡到在梦游了,对什麽事都抱持懒洋洋的态度……不,是对小屁孩相当包容与关怀所以懒得吐槽——那我现在坑爹的完全醒了!我深切的体会到不良仔想骂三字经的感觉!

——为什麽哥不过睡个觉,醒来脸就变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摸了摸头,感觉整个头壳似乎缩小了……而且不只是脸!还有头发!我的眼角瞥见柔软如缎的发丝,从我的肩膀一直垂落,所以应该是从我的头顶长出来的……但怎麽会变长、变粉了?是怎样,要当女孩子?

「哈啾!」

我打了个大喷嚏,同时,胸前晃动的东西,让我寒毛直竖。

「不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吧!!!」

我毛骨悚然的跳起来,同时发现,不只我自己变了,就连周遭都变了。

我身处在一间教室里。

穿着一致制服的同学们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台上的老师正举着粉笔,有瞄准我的可能性。

噗嗤噗嗤太深了啊快停下 别插我

我不断的摆手,一面乾笑的退退退,「哈哈哈哈哈……现现现现在的梦境也太真实了吧!一定是BUG什麽的吧!」果断转身,拔腿狂奔!离开那里!

我百米冲刺到一半,发现TOILET的指路牌,便乾脆地跑去,身体反射性的跨进了女厕,我大惊,硬生生的把腿拔了回来。

——为为为为为什麽腿细的像竹竿啊?!

我呵呵呵的乾笑,进了男厕,缓缓抬头,看向镜子。

瓜子脸,翡翠眸,樱桃小嘴,白雪般的皮肤,粉红及背的长发。

往下看,巨乳,细腰,丰臀,美腿。

绝世大美人。

太美了,美到让我这纯情的大男孩都傻了。

这时,天花板忽悠忽悠地飘下了张纸条。

噗嗤噗嗤太深了啊快停下 别插我

我呆呆地接过,白纸上黑字写着:

“内部缺人手,刚好听见你想到动漫当变态,就让你穿越噜。

刚好你也喜欢这型的女孩吧?呵呵,好好使用这身躯吧。

如果有问题,就把石头敲碎,我就会出现,记住!只能召唤我一次。

PS:穿越愉快呵呵不愉快也没办法啦★伟大的上帝留。”

心情被SHOCK的不行就算了,字还写他妈的丑!

而且我喜欢这型的女孩,又不是我想当!我会想要她的肉体没错但不是想变成她,怎麽可以断章取义!

噗嗤噗嗤太深了啊快停下 别插我

我暴怒了,用力把石头砸碎。

一阵烟雾弥漫,接着是青年的身影出现,祂隐约抽了抽眉,在雾散完後一副事不关己的耸肩,「怎啦?这麽快就用掉机会啦?」

「我他妈的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是能怎样啊!」

「也对。」上帝偏了偏头,打了个哈欠,「有什麽问题赶快一次问一问吧。再多给你一次机会。」

事实上,我是个不太狂热的天主教徒。

一夕之间被告知世界上的真祖不是耶稣就算了,眼前的小孩子更跋扈的让我一点尊敬的心都没有,况且祂还这样莫名其妙的玩我,有够坑爹的!

我顺了顺气,「好,首先,我现在在哪?」

「暗杀教室。」

「蛤?暗杀教室?」

「你不是想到动漫当变态吗,我就给你穿噜。」

「什麽鬼东西,听都没听过啊?」我想去的是海贼王、火影、死神之类的热血漫画啊!忽然产生一个念头,我惊慌的盯着祂,「妈啊!祢该不会给我穿到少女漫去了吧!」不如一枪打死我吧!

噗嗤噗嗤太深了啊快停下 别插我

上帝挥了挥手,「没啦没啦,是少年漫啦!在宝岛少年连载中的,还没红起来,你不就一个死读书的娃儿吗,能看过多少动漫,不知道正常啦。」

「哦……那为什麽我是女生?!」

「这个空是女生,刚好挑到你才对。反正你又没PS一定要男生。」我没说的意思不是不在意,是他妈谁会想变女的啊!根本废话的东西PS了才奇怪啊!我怒发冲冠的正要反驳,上帝就一脸淡定的拍了拍我的肩,「人类,事情已经无法更改了,不是有句谚语吗,际遇就像强暴,无法改变你就享受吧!」去死——为什麽会有上帝的国文这麽烂,这话会是谚语!

「那我不要穿了!回去总行了吧!」

「不行,你会魂飞魄散,一个人的灵魂能够这样穿梭来穿梭去的吗?」

这根本不现实,根本不讲理,我气极,又觉得莫名其妙,盯着镜子中的自己,那盖世美女的脸孔难得不让我脸红只害我差点没吐血,我顿时产生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就此割脘的决心!

祂嘱咐,「还有,不准自杀。否则我就让你轮回千年投胎成猪。」

我的下巴都快垮到地上,「……怎麽可以这样!」

「没什麽不可以的,你这角色算是个启发,不能缺少。」

我无言,只能选择沉默。

能说什麽?

噗嗤噗嗤太深了啊快停下 别插我

世界不公平,就连老天……果然也是不公平的啊。

上帝出言安慰,「别这样嘛,我就是想也不能给你穿回去啊。你看看你这具身体多少人梦寐以求、日盼夜盼都盼不来的?嗯?而且也是个变态喔。」

我免强扯了扯嘴角,「哦?怎麽个变态法?能杀人於无形吗?」

「呃……你自己去领教吧。」上帝的眼神犹疑了下,我狐疑,祂拍了拍掌,说:「好啦!再不回去你老师就要记你旷课了,快走吧,再给你一次机会,要谨慎使用!」

我被他硬是重塞了颗神石,大惊,「等等!我还很多问题没问啊!祢就不能暂停时间之类的吗?」祢可不可以有点神的样子!

「自己摸索吧。我不能随意干涉世界。」语毕,祂瞬间消失了。

我抽眉,这神来的快,去得也快,还真像一种速度非常快的生物……

蟑螂。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