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进来 疼:别插H圣僧太粗痛

“被叔叔揉爽了,嗯?乖妙妙,叫叔叔,叔叔就给你更爽的。”裴鹤俯下头去含住一边嫩乳,大力地吮吸舔弄,在雪白的乳肉上留下深深浅浅印子。

“嗯嗯轻一点……嗯嗯……呀啊……”妙妙被他那些“叔叔”逗得羞臊不已,紧抿着唇将滚烫的小脸埋进枕头里,拒绝这样的称呼。

裴鹤也不急,埋头继续吃着她的香乳,手沿着她纤细的腰肢向下,伸进她的蕾丝小裤里,找到花缝间那里硬硬的小肉珠儿一捏。

“呀啊啊啊~~”妙妙整个身子一绷,腿儿夹着裴鹤在腿间作恶的大手,弓着小腰高潮了。

“真淫荡啊,叔叔一碰就到了?”裴鹤边说边分开她的腿儿脱掉她湿哒哒的白色小内裤,粉嫩嫩如鲜花初绽的带露美穴在他眼前一览无遗。光溜溜滑嫩嫩的没有一丝毛发,肉嘟嘟的花唇在快慰中颤巍巍的抖动着,而藏在最里头的浅粉色的小孔一股股的吐着晶莹的花汁。

难怪这小东西会如此敏感,弄一弄就软得不行,原来是个天生淫乱的小白虎。

裴鹤脱着身上的衣服,露出小麦色的健康肌肤和纯男性的结实健美的躯体,深深的人鱼线间一根的怒张的紫红肉棒高耸着。

大腿将她的一双纤长的玉腿撑开,让那含苞的花谷随着腿儿的动作打开来,把藏在最里头的湿哒哒的粉色小蜜洞暴露在空气里,看得清清楚楚的。

“嗯嗯……不要看啊……啊嗯……”羞人的私密处被他这般灼热的视线盯着,从快慰中稍稍回过神的妙妙脸滚烫烫的,只觉得裴鹤的目光好像有型似的,落在那里,像有羽毛不住的搔着,弄得她酥痒难忍,挣动着腿儿要把它合上。

“哼嗯嗯……啊啊啊啊……”他修长的手指突然按在了水光淋淋的小洞外,沿着它湿滑幼嫩的外壁轻轻的画圈,偶尔撑开一点挤进去又出来,逗弄得妙妙什么害羞都忘了,只顾款摆细腰嘤嘤娇啼。

“宝贝儿,里面痒不痒,要不要它进去挠挠?”指尖上略微粗糙的皮肤技巧的刮擦着,性感磁性的嗓音持续在她耳边诱惑。

别进来 疼:别插痛

“要嗯嗯……痒要挠挠嗯嗯……快点啊啊”她小屁股不安分的跟着手指磨蹭,想要从中得到更多的快感。

“说,要谁给你挠挠?”他拇指压住充血的小肉珠一阵抖动,中指也配合着挤进去一些些,用指腹来回摩擦穴里敏感柔软的内壁。

“呀啊啊啊……要叔叔……要叔叔进去啊嗯嗯……”妙妙被他撩拨得理智全无,小穴里的空虚和麻痒和阴核上一阵阵堆积起的快感完全操控了她的意识。

“乖宝贝儿,就给你。”终于勾得这小东西开口叫叔叔,裴鹤把中指缓缓地插进她湿哒哒的的紧窄小穴里,里头层层叠叠的嫩肉立刻蠕动着紧紧绞住它,只一根手指裴鹤都感觉进得有些艰难,不难能象待会儿他粗大得欲望埋在里头时,会是怎样锁魂的滋味。

“哈嗯嗯疼……嗯嗯好……好粗啊啊啊”舒服又有些酸涨的感觉从穴里传开来,那种被插入填满的感觉比在幻境中真实得太多,快感也大了许多倍。

“忍一忍,等下还要吃个更大的东西。”手指碰到了一圈薄薄的肉膜,弄得穴肉一阵紧缩,他安抚着,突然在里头快速的抽插起来,直把妙妙插得媚声不止,娇躯乱颤,看准了时机又往里加进了一根指头。

“啊啊啊太粗了~~嗯嗯嗯要啊啊啊要来了啊~~”被两根手指激烈的玩弄着,妙妙胡乱拱着小屁股迎着裴鹤的抽插,心里只想着能快点再次攀上快乐的顶峰。

妙妙这副淫乱堕落的求欢模样看得裴鹤差点理智全无,额角冒汗,青筋直跳,身下灼热发烫的肉棒恨不能立刻替了手指捅进她那要命的小洞里。可惜这小东西还是第一次,又实在紧得厉害,不好好准备万一弄伤了最后心疼的不还是自己?遂咬紧牙,手指顶住肉壁上一块凸起的小圆肉,凶狠的顶弄欺负起来。

“啊啊啊啊……不不啊啊啊……”小穴里最要紧的一处被裴鹤这般狠心的对待,妙妙随着指头扭动的娇躯突然一僵,尖叫着到了高潮,小腹激烈的收缩着,晶莹的花汁溅射出来,喷了裴鹤满手,连同身下的被子也溅出了一小滩水渍。

“还会潮吹?宝贝儿好厉害。”缓缓抽出湿淋淋的手指,引得妙妙又是一阵娇啼,抽了几张床头的纸巾,把满手的花液擦掉,才提起妙妙两条高潮后虚软无力的长腿扣在腰上,扶着巨大的肉棒对准了已经充血嫣红的小穴。亲了亲她红艳的小嘴,趁着妙妙还在高潮中晕晕呼呼的,烫热粗大的肉棒顶着小小的穴口往里缓缓挤压进去。

“妙妙乖,一会就过去了。”

别进来 疼:别插痛

小小的穴儿被挤进个这么大这么烫的东西,虽然已做足了前戏,紧窄的嫩肉还是被戳得生疼,特别是最前面的粗硬的圆头顶到那层薄膜时,整个内壁都收缩着狠狠挤压这硬挤进来的大家伙,想要把它推出去,裴鹤艰难的推进,只入了小半个的欲根突突直跳,差一点被妙妙吸得射出来。

裴鹤闷哼,撑着身子,背上的肌肉因为极度的克制绷得紧紧的,深吸了几口气。“宝贝儿,我要开始了。”说着,俯下头去吻住她嘤嘤哀求的小嘴,腰部猛然挺动,巨大的肉棒尽根没入。

“啊啊啊好疼……嗯嗯……疼出去啊啊……”妙妙挣动的娇躯突得一僵,体内那种撕裂般的疼痛逼得她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又粗又烫的肉棒把小穴撑得满满涨涨,好像一丝缝隙都没有。

他怜惜地不断亲吻安抚她,手伸到两人的交合处去揉弄她敏感充血着的肉珠。他知道要是这时候放缓动作退出来,只会让她更疼,遂一股作气,腰大力的挺动,在那绞紧收缩着的美妙小穴里快速捣弄。

“啊哼疼……太深了……啊啊啊轻些……”妙妙敏感的嫩穴在一下下有力的抽插中激烈的张合颤抖,胸前雪白高耸的两团乳波荡漾,娇软的身子随着他凶狠的动作一耸一耸的。肉体间激烈拍打的“啪啪”声一时充斥着整个房间,都快把她那些甜媚的呻吟盖过去了。

“啊啊啊啊那里……到了啊要到了啊啊啊”被粗硬的圆头顶着那块最敏感的软肉来回的摩擦,不过一会儿,凶猛的快感便从两人的交合处爆发出来扩散至全身,神智迷离间好像感觉到埋在小穴里的欲根即将高潮,穴里的嫩肉近乎本能的把它绞得死死的,纤腿也缠紧他的腰肢不让他退出来,小嘴里呢喃着平时绝不会出口的话:“嗯嗯不要走……要射在里面……想要烫烫的东西射进来……”

“……嗯哼小淫娃……哦,都给你,都射给你。”裴鹤最后一点理智也让妙妙摧毁殆尽了,完全来不及退出来,大股灼热浓白的精液便射进了妙妙被他微微顶开的宫口,烫得妙妙颤抖着又一次进入了灭顶的快感中。

体内终于有阳精进入,妙妙灵台一开功法自行运转起来,贪婪的吸收转化这股精纯的阳气,她的神识也不自觉地完全收起,一心一意的感知着体内的变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承受不住过于激烈的欢爱而晕过去般。

裴鹤撑着身子,怜爱地亲着妙妙嫣红汗湿的小脸,过了许久才缓缓地退出被小穴含吮得又要兴奋起来的巨物,起身把小人儿抱起,进了浴室。————————————————————————————

裴鹤把妙妙和自己里里外外打理干净后,才把一直昏睡的人儿抱出浴室,放回已经有人进来换过干净床单的大床上。

“咚咚咚,裴总。”是他的助理在卧室外头敲门。

别进来 疼:别插痛

裴鹤亲亲妙妙睡得粉扑扑的小脸蛋,再为她盖好被子,才走过去开门。

“裴总。”助理恭恭敬敬地唤他,目不斜视。

“嗯。”

“午餐已按您的吩咐在饭厅备好了,艾小姐的衣服朱迪已经送过来放在次卧里了,另外,老爷子刚才有急事找您,请您立即回电。我说您正开会不方便。”

“好,麻烦你了。去休息吧,通知他们下午的行程都推掉。顺便安排明早的飞机回帝都。”

听到裴鹤要取消工作,助理心里惊讶得都要管不住自己的表情了,强自镇定地说:“好的,我这就去给您安排。”

裴鹤点头,关上卧室的房门,走到床边拾起地上的西装外套,从里面拿出手机打开,果然有许多未接,显示爸的有好几个,想着老爷子一定要气疯了,边走出卧室边回拨过去。

“爸。”

“干什么去了,不接电话。”果然电话那头很不高兴。

“刚才开会,调了静音。”

“哼,诓你老子呢,怎么这个时候去澜市。”

别进来 疼:别插痛

“是半年前就安排好的工作行程。”

“立刻回来,你舅舅说这次的流感非同一般,全球死亡病例从今晨起竟然急剧攀升,政府最迟明早就会发布红色预警,并采取最高等级的筛查隔离措施,各个相关部门已经进入最高紧急状态了。”

裴鹤皱了皱眉:“我明天一早的飞机回去。”

“不行,今晚就想办法回来,你妈妈不放心。”

“……今晚澜市市长设宴,不好推辞。”

“我现在就替你推掉,你给我今晚回来!”

“爸,我先挂了,明天见。”

“等等……喂?”

作者:抱歉啊,春节前太忙了,都没办法好好写,结果春节后又隔得太久,脑子里一点东西都没有,一直卡着,其实是一直很想动笔的……望天,

——————————————繁体————————————

「被叔叔揉爽了,嗯?乖妙妙,叫叔叔,叔叔就给你更爽的。」裴鹤俯下头去含住一边嫩乳,大力地吮吸舔弄,在雪白的乳肉上留下深深浅浅印子。

别进来 疼:别插痛

「嗯嗯轻一点……嗯嗯……呀啊……」妙妙被他那些「叔叔」逗得羞臊不已,紧抿着唇将滚烫的小脸埋进枕头里,拒绝这样的称呼。

裴鹤也不急,埋头继续吃着她的香乳,手沿着她纤细的腰肢向下,伸进她的蕾丝小裤里,找到花缝间那里硬硬的小肉珠儿一捏。

「呀啊啊啊~~」妙妙整个身子一绷,腿儿夹着裴鹤在腿间作恶的大手,弓着小腰高潮了。

「真淫荡啊,叔叔一碰就到了?」裴鹤边说边分开她的腿儿脱掉她湿哒哒的白色小内裤,粉嫩嫩如鲜花初绽的带露美穴在他眼前一览无遗。光溜溜滑嫩嫩的没有一丝毛发,肉嘟嘟的花唇在快慰中颤巍巍的抖动着,而藏在最里头的浅粉色的小孔一股股的吐着晶莹的花汁。

难怪这小东西会如此敏感,弄一弄就软得不行,原来是个天生淫乱的小白虎。

裴鹤脱着身上的衣服,露出小麦色的健康肌肤和纯男性的结实健美的躯体,深深的人鱼线间一根的怒张的紫红肉棒高耸着。

大腿将她的一双纤长的玉腿撑开,让那含苞的花谷随着腿儿的动作打开来,把藏在最里头的湿哒哒的粉色小蜜洞暴露在空气里,看得清清楚楚的。

「嗯嗯……不要看啊……啊嗯……」羞人的私密处被他这般灼热的视线盯着,从快慰中稍稍回过神的妙妙脸滚烫烫的,只觉得裴鹤的目光好像有型似的,落在那里,像有羽毛不住的搔着,弄得她酥痒难忍,挣动着腿儿要把它合上。

「哼嗯嗯……啊啊啊啊……」他修长的手指突然按在了水光淋淋的小洞外,沿着它湿滑幼嫩的外壁轻轻的画圈,偶尔撑开一点挤进去又出来,逗弄得妙妙什麽害羞都忘了,只顾款摆细腰嘤嘤娇啼。

「宝贝儿,里面痒不痒,要不要它进去挠挠?」指尖上略微粗糙的皮肤技巧的刮擦着,性感磁性的嗓音持续在她耳边诱惑。

「要嗯嗯……痒要挠挠嗯嗯……快点啊啊」她小屁股不安分的跟着手指磨蹭,想要从中得到更多的快感。

别进来 疼:别插痛

「说,要谁给你挠挠?」他拇指压住充血的小肉珠一阵抖动,中指也配合着挤进去一些些,用指腹来回摩擦穴里敏感柔软的内壁。

「呀啊啊啊……要叔叔……要叔叔进去啊嗯嗯……」妙妙被他撩拨得理智全无,小穴里的空虚和麻痒和阴核上一阵阵堆积起的快感完全操控了她的意识。

「乖宝贝儿,就给你。」终於勾得这小东西开口叫叔叔,裴鹤把中指缓缓地插进她湿哒哒的的紧窄小穴里,里头层层叠叠的嫩肉立刻蠕动着紧紧绞住它,只一根手指裴鹤都感觉进得有些艰难,不难能象待会儿他粗大得慾望埋在里头时,会是怎样锁魂的滋味。

「哈嗯嗯疼……嗯嗯好……好粗啊啊啊」舒服又有些酸涨的感觉从穴里传开来,那种被插入填满的感觉比在幻境中真实得太多,快感也大了许多倍。

「忍一忍,等下还要吃个更大的东西。」手指碰到了一圈薄薄的肉膜,弄得穴肉一阵紧缩,他安抚着,突然在里头快速的抽插起来,直把妙妙插得媚声不止,娇躯乱颤,看准了时机又往里加进了一根指头。

「啊啊啊太粗了~~嗯嗯嗯要啊啊啊要来了啊~~」被两根手指激烈的玩弄着,妙妙胡乱拱着小屁股迎着裴鹤的抽插,心里只想着能快点再次攀上快乐的顶峰。

妙妙这副淫乱堕落的求欢模样看得裴鹤差点理智全无,额角冒汗,青筋直跳,身下灼热发烫的肉棒恨不能立刻替了手指捅进她那要命的小洞里。可惜这小东西还是第一次,又实在紧得厉害,不好好准备万一弄伤了最後心疼的不还是自己?遂咬紧牙,手指顶住肉壁上一块凸起的小圆肉,凶狠的顶弄欺负起来。

「啊啊啊啊……不不啊啊啊……」小穴里最要紧的一处被裴鹤这般狠心的对待,妙妙随着指头扭动的娇躯突然一僵,尖叫着到了高潮,小腹激烈的收缩着,晶莹的花汁溅射出来,喷了裴鹤满手,连同身下的被子也溅出了一小滩水渍。

「还会潮吹?宝贝儿好厉害。」缓缓抽出湿淋淋的手指,引得妙妙又是一阵娇啼,抽了几张床头的纸巾,把满手的花液擦掉,才提起妙妙两条高潮後虚软无力的长腿扣在腰上,扶着巨大的肉棒对准了已经充血嫣红的小穴。亲了亲她红艳的小嘴,趁着妙妙还在高潮中晕晕呼呼的,烫热粗大的肉棒顶着小小的穴口往里缓缓挤压进去。

「妙妙乖,一会就过去了。」

小小的穴儿被挤进个这麽大这麽烫的东西,虽然已做足了前戏,紧窄的嫩肉还是被戳得生疼,特别是最前面的粗硬的圆头顶到那层薄膜时,整个内壁都收缩着狠狠挤压这硬挤进来的大家伙,想要把它推出去,裴鹤艰难的推进,只入了小半个的欲根突突直跳,差一点被妙妙吸得射出来。

别进来 疼:别插痛

裴鹤闷哼,撑着身子,背上的肌肉因为极度的克制绷得紧紧的,深吸了几口气。「宝贝儿,我要开始了。」说着,俯下头去吻住她嘤嘤哀求的小嘴,腰部猛然挺动,巨大的肉棒尽根没入。

「啊啊啊好疼……嗯嗯……疼出去啊啊……」妙妙挣动的娇躯突得一僵,体内那种撕裂般的疼痛逼得她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又粗又烫的肉棒把小穴撑得满满涨涨,好像一丝缝隙都没有。

他怜惜地不断亲吻安抚她,手伸到两人的交合处去揉弄她敏感充血着的肉珠。他知道要是这时候放缓动作退出来,只会让她更疼,遂一股作气,腰大力的挺动,在那绞紧收缩着的美妙小穴里快速捣弄。

「啊哼疼……太深了……啊啊啊轻些……」妙妙敏感的嫩穴在一下下有力的抽插中激烈的张合颤抖,胸前雪白高耸的两团乳波荡漾,娇软的身子随着他凶狠的动作一耸一耸的。肉体间激烈拍打的「啪啪」声一时充斥着整个房间,都快把她那些甜媚的呻吟盖过去了。

「啊啊啊啊那里……到了啊要到了啊啊啊」被粗硬的圆头顶着那块最敏感的软肉来回的摩擦,不过一会儿,凶猛的快感便从两人的交合处爆发出来扩散至全身,神智迷离间好像感觉到埋在小穴里的欲根即将高潮,穴里的嫩肉近乎本能的把它绞得死死的,纤腿也缠紧他的腰肢不让他退出来,小嘴里呢喃着平时绝不会出口的话:「嗯嗯不要走……要射在里面……想要烫烫的东西射进来……」

「……嗯哼小淫娃……哦,都给你,都射给你。」裴鹤最後一点理智也让妙妙摧毁殆尽了,完全来不及退出来,大股灼热浓白的精液便射进了妙妙被他微微顶开的宫口,烫得妙妙颤抖着又一次进入了灭顶的快感中。

体内终於有阳精进入,妙妙灵台一开功法自行运转起来,贪婪的吸收转化这股精纯的阳气,她的神识也不自觉地完全收起,一心一意的感知着体内的变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承受不住过於激烈的欢爱而晕过去般。

裴鹤撑着身子,怜爱地亲着妙妙嫣红汗湿的小脸,过了许久才缓缓地退出被小穴含吮得又要兴奋起来的巨物,起身把小人儿抱起,进了浴室。————————————————————————————

裴鹤把妙妙和自己里里外外打理乾净後,才把一直昏睡的人儿抱出浴室,放回已经有人进来换过乾净床单的大床上。

「咚咚咚,裴总。」是他的助理在卧室外头敲门。

裴鹤亲亲妙妙睡得粉扑扑的小脸蛋,再为她盖好被子,才走过去开门。

别进来 疼:别插痛

「裴总。」助理恭恭敬敬地唤他,目不斜视。

「嗯。」

「午餐已按您的吩咐在饭厅备好了,艾小姐的衣服朱迪已经送过来放在次卧里了,另外,老爷子刚才有急事找您,请您立即回电。我说您正开会不方便。」

「好,麻烦你了。去休息吧,通知他们下午的行程都推掉。顺便安排明早的飞机回帝都。」

听到裴鹤要取消工作,助理心里惊讶得都要管不住自己的表情了,强自镇定地说:「好的,我这就去给您安排。」

裴鹤点头,关上卧室的房门,走到床边拾起地上的西装外套,从里面拿出手机打开,果然有许多未接,显示爸的有好几个,想着老爷子一定要气疯了,边走出卧室边回拨过去。

「爸。」

「干什麽去了,不接电话。」果然电话那头很不高兴。

「刚才开会,调了静音。」

「哼,诓你老子呢,怎麽这个时候去澜市。」

「是半年前就安排好的工作行程。」

别进来 疼:别插痛

「立刻回来,你舅舅说这次的流感非同一般,全球死亡病例从今晨起竟然急剧攀升,政府最迟明早就会发布红色预警,并采取最高等级的筛查隔离措施,各个相关部门已经进入最高紧急状态了。」

裴鹤皱了皱眉:「我明天一早的飞机回去。」

「不行,今晚就想办法回来,你妈妈不放心。」

「……今晚澜市市长设宴,不好推辞。」

「我现在就替你推掉,你给我今晚回来!」

「爸,我先挂了,明天见。」

「等等……喂?」

作者:抱歉啊,春节前太忙了,都没办法好好写,春节后又隔得太久,脑子里一点东西都没有,一直卡着,其实是一直很想动笔的,就是一直静不下来……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