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教练挑战什么意思痛苦的刺腹-刺腹文

眉心一刺,再睁眼,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温泉池边,然而环境已与刚进来时的清静疏朗不同了,不知什么时候围起了层层白色的纱幔,池上水雾氤氲,朦朦胧胧,一道若有似无的甜香弥漫在她四周。

看了看手,又摸了摸额,也不见玉片踪迹,闭上眼回忆了下刚才,好像也并没有什么东西传递到脑子里。

难道是我使用的方法不对?可是师尊也都是这样用的……

正在妙妙疑惑不解之际,层层幔帐外出现了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他撩开一层一层的纱幔,手捧一个紫玉香炉徐徐而来,一路搅动起身边蒸腾的雾气,一身飘逸的翠竹长袍仙人似的立在她面前,然后在她惊疑不定的目光中轻轻一礼后,将升着袅袅青烟的紫玉香炉摆在了罗汉床边的仿竹雕寒玉小几上,回过身整整衣衫,从容优雅地跪在了妙妙面前。

“主人。”声音很是清朗悦耳。

“你?你是?”妙妙瞧着他那张俊美非凡完美无暇的脸,眼里的惊慌和疑问远远大于惊艳。

“奴乃《逸欢经》中的侍灵,为助主人修习功法而来。”

“……我自己修炼就好,无需劳烦你了。”要与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修炼?妙妙马上摇头拒绝。

“呵呵,主人要自己修?双修功法主人自己一个是要从何修起?何况您已有功法了?”侍灵站起来,向前几步走到妙妙近前,妙妙一个后退,坐在了罗汉床上。

“我……我进来的时间太长了,该出去了,修炼的事情下次吧。”叠叠的逼问弄得妙妙手足无措,心念一动就想出空间,可是心里默念了好几个“出去”,眼前还是侍灵浅笑着的俊脸。

“主人,在《逸欢经》的幻境里,没有与奴习完整套功法您是不能出去的。”侍灵修长的手指轻挑起妙妙小巧的下巴,略略得意地说。

痛苦的刺腹-刺腹文

“幻境?”被迫对上侍灵那双深渊一般充满诱惑的眼睛,妙妙像是突然被迷惑住了,只能愣愣地重复他的话。

他赞叹的看着眼前这张绝美却还略显稚嫩的小脸,安抚道:“是呢,所以主人不必害怕,在幻境里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您更好的记忆和学习。”

“一定要和你一起吗?”像是突然醒过神来,妙妙偏过身,用手把侍灵推开了,却发现身子不知怎么软得使不上力了。

侍灵突然被推开也不恼,只一笑,坐到床上把那香软的小人儿重新揽进怀里,唇贴着她已红透的耳朵佯装苦恼道:“主人,奴就是按您心中的想象造出来的,您有何不满意?”

“我,我没有不满意,我只是,只是……”第一次被异性做如此出格的举动,妙妙完全乱了阵脚,身子更厉害的挣动,想不明白怎么事情就发展到这步田地了?

“主人您真是可爱,男女双修本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你们不是有位圣人也说过'食色,性也。'这样的话吗?您放开些。何况和合双修乃逸欢宗修炼之本,您即入本宗,是绕不过去的。”侍灵这次没再让她挣开,一个巧劲顺势把她推倒在罗汉床上,然后俯身上前把她禁锢在身下。

在侍灵充满磁性的诱劝声中,妙妙撑着越发酥软的身子做着最后的抵抗,眼泪不自禁的往下掉:“我知道的,可为什么非要一开始就这么……我根本没有准备好……”

“妙妙。”侍灵望进她泪盈盈的美目,温柔地唤着她的名字,“别怕,跟着我。”

薄唇轻轻吻上她光洁的额头,长长微颤的睫毛,眼角的晶莹的泪珠,挺俏的鼻梁,最后在樱粉色的小口上流连不去。可是妙妙的唇紧抿着,微偏头不想让他进去。

侍灵轻笑一声,开始耐心的用舌尖描着它美妙的轮廓,不时吮吸轻咬。原本圈在身侧的手也抚上了纤细的腰肢,手掌的温度隔着薄薄的丝绸面料传递到娇嫩的肌肤上,立刻激起一颗颗小小的粒子。妙妙不适的扭动,想要摆脱他放肆的手,却发现它渐渐向上而去。

“不要……嗯唔……”羞怯的娇呼才出,就被侍灵蛮横地吃了进去,湿软的舌头伸了进去勾住她闪躲的小舌,极尽缠绵,吻得妙妙晕乎乎的忘了反抗,连小睡裙什么时候离了身落到床下都没有察觉。

痛苦的刺腹-刺腹文

“嗯……嗯嗯……”直到胸腔里最后一丝空气都要被吸走了,才娇吟着抗议。

“呵呵……小可怜,还不会换气呢。”侍灵终于放过被他吻得水亮红润的小嘴,去亲那小巧的下巴,然后沿着纤长优美的颈项一路向下舔吻,滚烫的呼吸羽毛般扫过细致的皮肤,引得身下的娇躯一阵阵轻颤后,张嘴叼住了一颗鲜红欲滴的小红莓。

“呀啊!”乳尖上突来的刺激让身体像过电一般酥麻,妙妙敏感的蜷缩起身子要躲,却哪里躲得过,只是换来侍灵更激烈的对待罢了。

修长有力的手掌罩上那对饱满温软的雪峰,一反之前的温柔引诱,开始无所顾忌的玩弄蹂躏起来,唇舌左右来回的对着雪峰上的乳尖吸吮,舔咬,不让身下的人儿有一点反抗的机会。

“啊……嗯啊……嗯……疼,放开……”随着侍灵技巧的挑弄,妙妙开始不自觉的发出甜腻勾人的娇吟,眼神一片迷离,香腮泛红,玉葱样的小手抵着埋在丰乳上作乱的头颅不知是推是抚,酥软的腰肢贴着男人硬实的腰腹轻轻款摆,小腿乱蹬,俨然已是一副欲乱情迷的模样。

艾妙妙身为一个合格的肉文女主,除了绝世倾城的美貌外,一副敏感异常惹火诱人的娇躯是绝不会少的,在侍灵刻意的引诱下,不过片刻对情欲还一片空白的稚嫩少女就深陷在了侍灵精心织造的欲网中。

“嗯……那里……痒啊嗯嗯……嗯嗯”腿间羞人的地方荡起酥麻麻的痒,不断溢出的花汁把内裤浸得湿哒哒的,小穴不由自主的一张一吸,空虚酥软的感觉从热烫下腹下渐渐蔓延至全身,妙妙感觉有什么东西将要从胸口呼之欲出,却又抓不住,只本能夹紧双腿磨蹭,想要止住那些麻痒。

可惜只夹住了卡在腿间的结实的劲腰,雪白纤长的美腿无意识的在丝滑冰凉的衣料上摩擦着,妄图摆脱空虚的麻痒,却不知,这样无意识的“撩拨”,让自己陷入了更危险的境地。

侍灵撑起身,一把钳住在腰侧作乱的一双腿儿,抬起来强势的压在妙妙一对丰乳上,腿间的美景立时现了出来。

纤薄脆弱的真丝面料被小穴不断溢出的花汁浸得通透,少女光洁无毛的美妙花谷在湿透的内裤下清晰可见。两片裹在布料下显得胖嘟嘟的鲜嫩花唇间,粉莹莹的肉珠儿探出来,顶在紧绷的面料下,小小的一粒,诱惑着人去狠狠地欺负它一番。

———————————————繁体———————————

痛苦的刺腹-刺腹文

眉心一刺,再睁眼,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温泉池边,然而环境已与刚进来时的清静疏朗不同了,不知什麽时候围起了层层白色的纱幔,池上水雾氤氲,朦朦胧胧,一道若有似无的甜香弥漫在她四周。

看了看手,又摸了摸额,也不见玉片踪迹,闭上眼回忆了下刚才,好像也并没有什麽东西传递到脑子里。

难道是我使用的方法不对?可是师尊也都是这样用的……

正在妙妙疑惑不解之际,层层幔帐外出现了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他撩开一层一层的纱幔,手捧一个紫玉香炉徐徐而来,一路搅动起身边蒸腾的雾气,一身飘逸的翠竹长袍仙人似的立在她面前,然後在她惊疑不定的目光中轻轻一礼後,将升着袅袅青烟的紫玉香炉摆在了罗汉床边的仿竹雕寒玉小几上,回过身整整衣衫,从容优雅地跪在了妙妙面前。

「主人。」声音很是清朗悦耳。

「你?你是?」妙妙瞧着他那张俊美非凡完美无暇的脸,眼里的惊慌和疑问远远大於惊艳。

「奴乃《逸欢经》中的侍灵,为助主人修习功法而来。」

「……我自己修炼就好,无需劳烦你了。」要与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修炼?妙妙马上摇头拒绝。

「呵呵,主人要自己修?双修功法主人自己一个是要从何修起?何况您已有功法了?」侍灵站起来,向前几步走到妙妙近前,妙妙一个後退,坐在了罗汉床上。

「我……我进来的时间太长了,该出去了,修炼的事情下次吧。」叠叠的逼问弄得妙妙手足无措,心念一动就想出空间,可是心里默念了好几个「出去」,眼前还是侍灵浅笑着的俊脸。

「主人,在《逸欢经》的幻境里,没有与奴习完整套功法您是不能出去的。」侍灵修长的手指轻挑起妙妙小巧的下巴,略略得意地说。

痛苦的刺腹-刺腹文

「幻境?」被迫对上侍灵那双深渊一般充满诱惑的眼睛,妙妙像是突然被迷惑住了,只能愣愣地重复他的话。

他赞叹的看着眼前这张绝美却还略显稚嫩的小脸,安抚道:「是呢,所以主人不必害怕,在幻境里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您更好的记忆和学习。」

「一定要和你一起吗?」像是突然醒过神来,妙妙偏过身,用手把侍灵推开了,却发现身子不知怎麽软得使不上力了。

侍灵突然被推开也不恼,只一笑,坐到床上把那香软的小人儿重新揽进怀里,唇贴着她已红透的耳朵佯装苦恼道:「主人,奴就是按您心中的想象造出来的,您有何不满意?」

「我,我没有不满意,我只是,只是……」第一次被异性做如此出格的举动,妙妙完全乱了阵脚,身子更厉害的挣动,想不明白怎麽事情就发展到这步田地了?

「主人您真是可爱,男女双修本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你们不是有位圣人也说过'食色,性也。'这样的话吗?您放开些。何况和合双修乃逸欢宗修炼之本,您即入本宗,是绕不过去的。」侍灵这次没再让她挣开,一个巧劲顺势把她推倒在罗汉床上,然後俯身上前把她禁锢在身下。

在侍灵充满磁性的诱劝声中,妙妙撑着越发酥软的身子做着最後的抵抗,眼泪不自禁的往下掉:「我知道的,可为什麽非要一开始就这麽……我根本没有准备好……」

「妙妙。」侍灵望进她泪盈盈的美目,温柔地唤着她的名字,「别怕,跟着我。」

薄唇轻轻吻上她光洁的额头,长长微颤的睫毛,眼角的晶莹的泪珠,挺俏的鼻梁,最後在樱粉色的小口上流连不去。可是妙妙的唇紧抿着,微偏头不想让他进去。

侍灵轻笑一声,开始耐心的用舌尖描着它美妙的轮廓,不时吮吸轻咬。原本圈在身侧的手也抚上了纤细的腰肢,手掌的温度隔着薄薄的丝绸面料传递到娇嫩的肌肤上,立刻激起一颗颗小小的粒子。妙妙不适的扭动,想要摆脱他放肆的手,却发现它渐渐向上而去。

「不要……嗯唔……」羞怯的娇呼才出,就被侍灵蛮横地吃了进去,湿软的舌头伸了进去勾住她闪躲的小舌,极尽缠绵,吻得妙妙晕乎乎的忘了反抗,连小睡裙什麽时候离了身落到床下都没有察觉。

痛苦的刺腹-刺腹文

「嗯……嗯嗯……」直到胸腔里最後一丝空气都要被吸走了,才娇吟着抗议。

「呵呵……小可怜,还不会换气呢。」侍灵终於放过被他吻得水亮红润的小嘴,去亲那小巧的下巴,然後沿着纤长优美的颈项一路向下舔吻,滚烫的呼吸羽毛般扫过细致的皮肤,引得身下的娇躯一阵阵轻颤後,张嘴叼住了一颗鲜红欲滴的小红莓。

「呀啊!」乳尖上突来的刺激让身体像过电一般酥麻,妙妙敏感的蜷缩起身子要躲,却哪里躲得过,只是换来侍灵更激烈的对待罢了。

修长有力的手掌罩上那对饱满温软的雪峰,一反之前的温柔引诱,开始无所顾忌的玩弄蹂躏起来,唇舌左右来回的对着雪峰上的乳尖吸吮,舔咬,不让身下的人儿有一点反抗的机会。

「啊……嗯啊……嗯……疼,放开……」随着侍灵技巧的挑弄,妙妙开始不自觉的发出甜腻勾人的娇吟,眼神一片迷离,香腮泛红,玉葱样的小手抵着埋在丰乳上作乱的头颅不知是推是抚,酥软的腰肢贴着男人硬实的腰腹轻轻款摆,小腿乱蹬,俨然已是一副欲乱情迷的模样。

艾妙妙身为一个合格的肉文女主,除了绝世倾城的美貌外,一副敏感异常惹火诱人的娇躯是绝不会少的,在侍灵刻意的引诱下,不过片刻对情慾还一片空白的稚嫩少女就深陷在了侍灵精心织造的欲网中。

「嗯……那里……痒啊嗯嗯……嗯嗯」腿间羞人的地方荡起酥麻麻的痒,不断溢出的花汁把内裤浸得湿哒哒的,小穴不由自主的一张一吸,空虚酥软的感觉从热烫下腹下渐渐蔓延至全身,妙妙感觉有什麽东西将要从胸口呼之欲出,却又抓不住,只本能夹紧双腿磨蹭,想要止住那些麻痒。

可惜只夹住了卡在腿间的结实的劲腰,雪白纤长的美腿无意识的在丝滑冰凉的衣料上摩擦着,妄图摆脱空虚的麻痒,却不知,这样无意识的「撩拨」,让自己陷入了更危险的境地。

侍灵撑起身,一把钳住在腰侧作乱的一双腿儿,抬起来强势的压在妙妙一对丰乳上,腿间的美景立时现了出来。

纤薄脆弱的真丝面料被小穴不断溢出的花汁浸得通透,少女光洁无毛的美妙花谷在湿透的内裤下清晰可见。两片裹在布料下显得胖嘟嘟的鲜嫩花唇间,粉莹莹的肉珠儿探出来,顶在紧绷的面料下,小小的一粒,诱惑着人去狠狠地欺负它一番。

痛苦的刺腹-刺腹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