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砍责任与担当断双脚剁脚趾

第一次约会今天是约不了了。

楚禾刚刚从编辑那得知一个她很喜欢的画家在H市办画展,已经开始一周了,还有三天就结束。幸而编辑那剩了一张票,不然楚禾想买都买不到。

她匆匆忙忙收拾行李上高铁,等坐了下来才意识到自己忘了什么。

她忘了和纪临风说一声。

编辑一大早打电话来和楚禾说漫画出版的事情,又顺带提了一句画展的事,再加上今天纪临风还没和她联系,楚禾脑子里全部都是漫画和画展的事。

楚禾在短信里翻了翻,找到那个发相亲地点的号码,打了过去。

“喂?”

“楚禾?”

确定是纪临风的声音,楚禾继续说:“那个……今天我有点事,所以……”约不了会。

“晚上也没空吗?”

楚禾小声说:“这两天都没空。”

被砍断双脚剁脚趾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

“我特意空出两天来约会。”

听着纪临风略带低落的声音,楚禾有点感到内疚:“对不起……我知道……”

“不用说对不起。”纪临风打断了她,“楚禾,我说这个不是在怪你。我的意思是我等不及和你约会。”

楚禾小脸一红,忙宽慰他:“过了这两天就好,后面我的时间都是你的。”

“真的?”纪临风低笑一声,“那这两天要记得想我。”

“哎呀你好烦。不说了我挂了。”楚禾匆忙挂了电话,用微凉的手背摸了摸发烫的脸颊。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肉麻呢!

看画展的第二天,楚禾遇到了大学的同班同学齐想。读书时候两人是班干部,一来二往接触多了,关系也还行。自毕业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了,现在偶然在画展相遇,齐想便邀楚禾一起就近吃个饭。

齐想毕业后在H市工作,是一名平面设计师。楚禾在大一的时候就开始连载漫画,签的是齐想哥哥的杂志社,所以楚禾现在是一名自由漫画画手他并不感到奇怪。画画的人,大多是不愿被束缚的。

齐想本来想带楚禾在H市玩几天,不过楚禾以明天回S市为由委婉拒绝了,只好作罢。吃过饭后,齐想还有别的事,两人就此告别。

被砍断双脚剁脚趾

出了餐厅,楚禾接到纪临风的来电。

“你在哪?”纪临风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语气冷淡得像是他就站在楚禾眼前。

楚禾隐隐感觉纪临风不太开心,但是自己又没惹他,这么冷冰冰的做什么?

难道是因为看画展的事没告诉他?

“我在H市,这边有个画展。”

纪临风语气缓和了不少:“那你和谁吃的饭?”

楚禾皱皱眉,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遇到个同学,和他一起吃的。”

纪临风舒了一口气,温声道:“楚禾,回头。”

楚禾听闻呆了又呆,脸上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表情转过头。

纪临风一身黑西装,长身玉立在几十米外。

被砍断双脚剁脚趾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等纪临风走到跟前,楚禾开口问道。

“我来见个客户,吃饭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你。”

想到刚刚的对话,楚禾恍然了悟,蹙着眉质问他:“所以你刚刚电话里一副捉奸审问的样子?”

纪临风轻咳一声:“突然看到自己女朋友在另一个城市和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吃饭,心里不免有些难受。”

“那你吃醋了也不应该对我冷言冷语的。”楚禾有点委屈。

纪临风忙牵住她的手轻哄:“我的错,别生气。”

“我明天走,你什么时候回去呢?”

“明天有个合同要签,之后就没事了。我们一起回去。”

楚禾打算先回酒店歇息,问纪临风酒店在哪,他却要跟着回楚禾的酒店。楚禾推了推他,问:“你不是订了酒店么?”

纪临风把楚禾搂进怀里,贴在她耳边低语:“好不容易见上了,你还要赶我走?不想我么?”

楚禾被他磨得心软,只得让他跟着。

被砍断双脚剁脚趾

到了酒店,纪临风问过楚禾的房间号,便打电话给助理让他订与楚禾相邻的房间。

楚禾刚打开房门,就被人从背后推着进门,然后随着砰地一声关门响,楚禾被纪临风压在墙上。

“你干……”楚禾话未说完,被纪临风抢断。

“想我吗?”

他英俊的脸快贴到楚禾脸上了,楚禾红着脸偏向一边,纪临风温热的呼吸扑在她的颌骨处。

“不想。”

“可我想你。”纪临风紧紧盯着她,薄唇轻启,补了一句,“更想亲你。”

话毕,纪临风便强势地亲了下来。

他重重地将楚禾柔软的唇瓣含住,舔舐一番便直奔主题地撬开她的牙齿,循着初吻的感觉迅疾地找到她的软舌吮住不放。他的舌缠绕着她的,肆意地舔弄,贪婪地轻咬,无比亲密地纠缠。楚禾被吻得动情,攥着他衣扣边开始无措地动着双唇,回应他的深吻。

纪临风察觉到了楚禾的动作,唇上便更加忘情地侵略起来。他的舌紧紧绕着她的舌,两厢吮吸,彼此噬舔,如脱水的鱼儿回到河中,不断汲水缠绵。

在餐厅看到楚禾,纪临风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可当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在吃饭谈笑,他清楚地感觉到醋意在心底肆意翻滚。好在客户还有别的事要处理,两人一别纪临风便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楚禾,由于心里酸涩难言,带着语气有些不善。

被砍断双脚剁脚趾

现在一回到私密的空间,纪临风只想和她好好厮磨一番,把思念和醋意尽情倾诉在这个吻里。

良久,当两个人都吻得气喘吁吁,这个吻才终于停了下来。

纪临风额头抵着楚禾的额头,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她绯红的脸色和殷红的双唇。他满足地低笑着说:“你这么热情,还说不想我。”

楚禾羞恼地推他:“你走开。”

纪临风顺势放开她,看她一股脑逃到洗手间,笑着走到她床上躺下,细细回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