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主攻np修罗场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动态图:动图污

晚上十点。许墨已经睡了。我轻轻打开卧室的门,他留下一盏微亮橙色的夜灯,和独自入眠并不愿等我的背影。

以往两人都是兴风作浪后相拥而睡,醉卧在好像永远干不透的床单上无力动弹,而如今连着好几日都是这样冷清,干燥的床单和窗帘一角被空调的微风拂起,连同他鬓角的软发。

许墨究竟是怎么了?

心中燃起的小小怒火即刻被想要宠爱的念头浇灭,我走近更衣室,从衣橱深处掏出他送的但我却一直拒绝穿上的情趣睡衣。

许墨向来喜欢简洁而优雅的设计,可为什么会挑了这么一件充满捆绑意趣的睡衣…黑色的丝缎被裁成一道道绳带,呈网状柔软又紧贴地包覆在曲线上。

微微侧身便能看见袒露无疑的半圆,两粒掩不住凸起的红豆仅被两条交叉的细带暧昧地缠过。镂空的背部直通向尾椎处,在浑圆的臀部上束勒出一个心形。

我将双脚套入睡衣下方荡着的两个圆圈中,这…真的是睡衣吗?两个圈便是下半件…转了一圈看着镜中的自己,三角区域竟已隐隐泛起水亮光泽。

握了杯冰水喝着压一压欲望,我踮起脚慢慢躺到床上,将脸埋入他的发中亲吻着,冰凉的舌尖钻入发下,尝到一股淡淡的清冽而香甜的味道。

许墨喜欢轻薄的白色棉质睡衣,设计干净朴素。我看着自己一身有些邪魅的装束,倒像是在诱惑一个禁欲的圣人。

“许先生,夫人想要了。”我轻呵着气,软糯的舌尖随即绕着圈转入他的耳中。

双乳紧紧摩挲着他的背部,脑中回忆着他逗弄我的方式,手臂环上他的腰,随后在坚实的胸腹游走,手指隔着白色薄衣轻轻搓揉着他的胸前,指甲不时掐上两粒渐渐挺起的肉点。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动态图:动图污

他似早有预感,左腿正好曲着膝盖放右腿上,将我的手防备住却暴露了股间。

我伸手沾上冰水探入许墨的睡裤,沿着他的沟壑来回涂抹,沟壑中似有欲火燃起不一会儿就将湿凉的指腹烤干。

他的身子都有了反应,怎么可能还没有醒…

不能忍,竟然敢装睡!

床一震。知道我要跳到他的面前,许墨闭着眼翻了个身在床中心平躺,不让我傻傻地翻落下去。

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我跨到他的身上,握起他的手,将修长、优雅的中指含入嘴中。怪只怪我过于敏感,向来只要他的一根手指便能将我翻江倒海。

我忘情地吸吮着,将它当作他的性器,舌尖在他指端旋绕,然后整根抵入口中,粉嫩的舌苔尝着他指上每一寸纹理。

唇舌间哔啵的水声响起,我也不由兴起,掀开被子拉下他贴身的睡裤,巨柱弹了出来,高昂的柱顶渗出晶亮的液体。

我扭动腰肢,掰开两片花瓣抚弄着柱身,突起的粗筋磨着敏感点,令我忍不住呻吟。

前后磨蹭的力度加大加快,酥酥麻麻的快感令我弓起脚背,双腿情不自禁夹紧了身下的人,而许墨依旧宁静的睡脸令我更想要去征服。

我控着他的手抚过身上的丝缕,许墨辨出了睡衣不同寻常的裁式,鼻翼忽然一搐动。我将这细微的变化看在眼里。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动态图:动图污

“嗯唉…许先生真厉害…这样就能让夫人那么舒服…”我加重呻吟声,控着他的中指抹过湿漉一片的下身随后插入蜜穴中,蜜穴一缩,我不由在他身上一跳,一手紧紧握住许墨的性器,随着自己腰肢摆动的节奏套弄着。

越来越多温滑的欲液自蜜穴涌出,顺着他的指尖淌下。许墨的呼吸变得急促,睡衣领口最上端的纽扣随着他胸口的起伏在抖动,我伸手撕开他的领口,空气中仿佛都能听到剧烈的心跳声。

许墨仍然闭着眼,胸前只有空调的微风轻轻吹过,滴滴答答的秒针声在作响。没有他意料中的落吻,风暴似乎未来便结束了。

我静静骑坐在他的指上,嘴角牵笑地看着他。

许墨的长睫一颤,心中犹疑,算准他睁眼前一瞬,我将杯中的冰水泼上他的性器,随后一口深深含入,双手紧接着旋转套弄着柱身,舌尖用力且快速地舔逗着他的柱顶。

没有预料到的刺激令许墨忍不住哼出声,半坐起身来深吸一口气,重重摔回枕上。

我的穴口含住他的手指,软舌自下而上肆意滑过他胸膛起伏越发剧烈的曲线,我用力吸咬着他左胸那一粒敏感,想要在那一处种上自己吻过的痕迹。

许墨沉沉低吟一声,终于愿醒转过来,抬起我的下颌,喘息着与我对上视线。

他的眼神是暴雨前的戾静,猛兽扑食前的镇定。“工作那么累,还不好好休息,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汗津津的额头贪婪地蹭着他掌心的温度,嘴角还挂着未断的银丝,眼神迷离,语气娇中带喘:“要我…许先生,求求你…狠狠地要我…好不好?”

我虽口中求着饶,身子如蛇一般蹭磨着,眼里全是想要吞他下肚的饥渴,发烫的肌肤燃着惑人的欲望。到底谁是猛兽,谁是谁的猎物?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动态图:动图污

他的瞳孔一震,看向紧缚着我的丝带,就在他喉结一咽,就在他伸手箍住我的脖子想要拥吻时,我猛地坐起身将他修长的手指没入体内。

许墨被带着坐起,握住我的后颈用牙齿啃咬着我的颈侧,他鼻中兽性的哼声和呼出的灼热烧得我干渴难耐。

许墨的手指在穴内搅动着,手臂用力的震颤加剧着快感,肌肉为我拱起完美的弧线。穴内的敏感点在他指下如快捷键,一次次毫无错差地激得我呻吟。

“对…对!嗯唉…就是这里…啊!重一些,再…再重一些!戳破我,我求求你戳破我…”我瘫软着向后倒去,在他的臂弯里仰着脖子急喘,长发如瀑布般在身后散开随着律动颤抖,荡起一片波浪。

许墨的啮咬在我的颈上刻下淡红的齿印,我的指尖在许墨胸前刮出一道道白线。

他的牙齿扣上我肩上的丝带,一摇头就能将它咬断。我推开他的脸,先一步扯开胸前交叉的丝缕,双乳被未断的丝带挤得更显丰满。

“许先生,今晚做我的猛兽,吃了我,一点也不要留。”

我伸手紧紧环住他的脖颈,挺身将胸乳送入许墨的口中。他的两排齿上下磨咬着我的乳尖,双手用力掐进我的臀部,指间一挤便激得蜜穴中滴水涟涟。

“啊———吃我…再用力一些!啃到骨头里…对!嗯啊!”我摁住他的头,近似疯狂地低头亲吻着他的软发。

许墨握住我的腰,将蜜穴顶在怒立的性器上,双手一把抽提起我的双膝缠住他的腰,我顺着重力下坠,在跌至最深处时他挺腰一顶。

“啊————!”我被顶得失了平衡,和他一起摔回床上。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动态图:动图污

我无力地喘息着趴在他的胸口,许墨用手抚过我背上粘连的长发,轻笑着:“呵,真是个小傻瓜。如果不舒服了就和我说。乖,别让我弄伤你。”

他的表情与语气是那么地温柔与从容,就在我快要融化的那一刻,他抬腰急刺如机械般毫不知累地反复占有。“啊!许墨…太…太快了!”

“那舒服吗?”

“舒…舒服,好舒服,啊!”

我的手臂失去了力量,他便撑起我的肩膀细细看着我的脸。“你又忘了,不舒服了才和我说。如果觉得舒服,就喊给我听。"他的下半身更深更猛地一刺。

“啊—————!”在我渐成呜咽、含混不清地吟叫声中,他还在温暖地笑着。

我的头就要被顶撞到床头,许墨一个起身将我翻倒在床面,我的腰肢被他高高提起身子折成半弓,更深更透的长驱而入,他的巨柱似要顶到我的喉间,将呻吟搅得粉碎。

快感像倾翻的大厦,美而细碎地瓦解着我,眼看就要被他夷为平地,他侧身背对我躺着的背影又被记起。“许墨……墨……疼!好疼!”

“呃啊..抱歉!”许墨强抑住喷薄而出的欲望,立即停止了抽动,俯身埋入我的双腿间,用柔滑的舌头舔舐去痛楚,他的手充满安慰地抚着我的臀侧。“抱歉,我一时没忍住,还疼吗?”

挣脱了他的双手,我趁他不备双腿架住许墨的肩膀将他推开,笑着看着他怒立的性器:“既然那么喜欢和我做,为什么还要故意冷淡我?”

“你越来越调皮了,竟然学会了假装。”许墨喘息着自枕头下取出一张纸,是我一周前散落的日记:每天下班后回到家还要做,真的好累…但是只要还有爱还有责任,咬着牙也要坚持下去。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动态图:动图污

我哭笑不得,指着“做”字后的酱油渍迹:“你误会了,这是指发现奇迹啦!你以为是指你吗?还说我是小傻瓜,你才笨呐!”

许墨释然地笑了一声,忽然压制到我的身上,两指探入我水潭般的蜜穴中溅起一些水花。“那我有没有误会你刚刚想要折磨我、试探我的心?”

我舒服地扭动了一下,不由娇喘一声。“谁让你这么多天不碰我。”明知他的误会源于关心,却还是忍不住佯嗔着抱怨一句。

“看来你不知道疼,是不会认错了。”许墨笑着将黏在我脸颊上的散发拨开,指尖挑过身上被汗液浸湿的黑色丝带,眼神的温柔里带着一丝说不清的危险。“湿透了好,不容易被扯断。”

还没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许墨肘击开屋顶吊灯的开关,忽然分开我的双腿,大手触上我大腿根部的圆圈向两侧一拉,两根绳子从圈内吐出快速绕过我的手被他一把扣在了背后的丝带上。“认不认错?”

“啊———!”我的大腿被猛地分开,在晃眼的灯光下分得是那么彻底,连床单极轻微的触弄带来的细妙感受都传入蜜穴深处。

我的四肢都被丝带缚住无法动弹,许墨站在床边慢慢褪去被我撕开的衣物,灯影下他石塑般的身材在我身上投下高大的黑影。

“这…这根本不是睡衣!你…你快些放开我。”蜜穴对着许墨大敞着,紧实的入口因为羞耻一突一突地抽动着,像脱水的鱼不住开合的小嘴渴求着他的救赎。

许墨走向我,他的性器直指向我,浅浅抵入蜜穴扭动摩挲着。

“认不认错?嗯?”许墨的分身挑弄地轻戳着我的穴口,他扶住我无法挣扎的双腿,一边温柔地抚着,一边自脚趾开始吻入。

“啊——不要…不要!”身体末梢传来的强烈刺激像一股电流般瞬间令我颤抖着缩在丝带中。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动态图:动图污

“认不认错?”他说话时喘出的热气喷在脚心,激得我仰脖将头顶抵在床上,这是全身唯一可以动弹的部位。“你我扯平了,不分对错,好不好…"

“你说呢?”许墨的手用力滑过花瓣沾着一股汁液伸入我的嘴中,他的手指在我口中的每一个角落摸索,指间夹弄翻搅着我的舌头让我无法回答。

他的分身在穴口跳动,他的舌尖快速地点舔着我的脚心。

“唔…唔!!”脑中被体内的欲浪翻搅得混沌不清,我忍不住浑身一颤狠狠咬住了许墨的手指,他还未插入,蜜穴却已经涌出一小股喷泉浇在他的分身上,双腿被缚在半空中微微战栗。

我透过粘满汗水的长睫看见许墨轻轻一笑,他一个箭步单腿跪上床将巨柱刺入我的体内,同时俯身咬住我的乳尖。

“啊——————!!”迭起的快感像巨浪连成的海啸,将我卷入窒息的漩涡。

“疼…”这一回是真的。许墨过于长、大的性器还从来没有完全地进入过我的身体,他总是更多地考虑着我的感受,除了这一次。

我的小腹仿佛能看出他性器的形状在肌肤下急进急出,顶端直抵至肚脐一般。

“许墨…不行…不要…好疼…真的好疼…”许墨将分身快速抽出,蜜穴如泄洪一般将床单打湿。

他轻柔地用唇瓣吻啄我的下身,舌尖承住些许欲液。

屋内亮着灯,强大的空虚感却将我投入无底的黑暗中,穴内原本刺痛的部位痒得难耐,竟渴望着再次被塞满被温柔地蹂躏。“许墨…不行…快!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动态图:动图污

“许夫人,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我想要你,完整的你,全部的…全部的你!”

“我也是。”黑暗中听见他在耳边的低吟,巨柱再次整根没入,似强撑开我迷离合上的眼。

灯光下许墨的脸散着光晕,他解开我的束缚,我的双腿急切地将他环住,开口迎入沾满我欲液的舌头。

“还疼吗?”他急促地喘息着,脖颈与脸颊泛起潮红,被咬破的手指不忘轻柔地拭去自他额上滑落到我脸上的汗珠。

“疼…但是我好喜欢…不要停,千万不要停…要我…狠狠地要我。只是…我偏不认错…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嗯呃…我就喜欢你在我面前长不大的样子。”

“许墨…许…许墨!!我…我!”快要来临的快感过于汹涌竟然让我手足无措,床单尽数被我扯拢到身边,枕头翻落下床,因为他猛烈的冲刺长发被我摇头甩入嘴中。

许墨用舌尖轻轻舔咬出我的散发,他以唇为语在我口中说道:“别怕,有我在。我陪着你一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