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i恶动态图第139男人吃生蚝能生儿子期:动图邪

章之十六褪色的印记

天旋地转。

第一次冲动的想要为『得到什麽』而用尽全力,似乎也是类似这样的感觉。

魏于豪倒卧床上,一手横在隐隐作痛的头上,却没有闭上眼试图减缓不适,而是直直盯着天花板,苦涩抿唇。

『你只是利用我来想念那个早不存在的死人罢了!』

什麽利用不利用的,全是屁话!明明是屁话,又为什麽自己会把这种话说出口呢?让他在失去後才明白……彻底明白、彻底失去……彻底的,来不及。

『……只要错过了,那就是错过了……』

白白说的对,但是啊……如果能这麽乾脆放手,他又何苦僵持了四年还在等待?

邪i恶动态图第139期:动图邪

『我们,也都不是过去的我们了……』

啊,原来啊……白白当初就是这样难舍,才会这样前进不了的困守原地吧……为什麽,自己总要理解的那麽晚?晚的,连後悔都嫌太慢。

就是因为他曾那麽的用尽全力,直到天旋地转,才会让他失去理智,反而伤害了他最初想要得到的『什麽』吧……那个,他很想接近、很想爱护,却又只能走到这里、亦亲手伤害的女人……

第一次觉得自己终於更靠近白白一些,是在去她的租屋处拿忘记要带给他的书。

一间不到十坪大的套房,乾净,向阳,暖融融的太阳从窗户照耀进来,是名副其实的暖冬。

魏于豪进了房间,就礼貌的站在距离门口三步的地方,看的白白忍俊不禁。

「你坐这里吧!」白白拉了自己书桌前的椅子,然後自己坐在室友的座椅上。

「谢谢。」他坐下,「这是你的座位?」

邪i恶动态图第139期:动图邪

「对……你怎麽知道?」

魏于豪笑着点了点书桌上的书──那是一本埃及人物的传记小说。

「我记得你说过你的室友对这种字很多的书没办法,比较喜欢看漫画。」

白白恍然,不太好意思的笑一笑,视线却没有对上他。

从刚认识,他就注意到白白这习惯:她很少注视着自己的眼睛说话。但不是不礼貌,相反的,她还太有礼貌了,言行举动都拿捏在一种介於恰到好处与疏离的分寸。虽说认识得久了,这种距离感已经渐渐淡薄,可她这鲜少对着自己眼睛说话的习惯还是没变。

在魏于豪悄悄观察着白白的同时,白白也正观察着他,在心中轻轻叹息。

好像呐,真的好像。

如果那个人在魏于豪这个年纪,大约,就是这个样子吧!除去那双简直一模一样的眼睛,行为、谈吐也有三分相似,尽管是没能证实的,也有脉络可循……

邪i恶动态图第139期:动图邪

俊朗的眉目,笑起来会带着些孩子气的弯起;微勾的唇角像是不经意含着温柔,给人总是在笑的开朗气息;双眼皮下的瞳仁,墨黑有神,会说话般……

白白出神的想着,脑海中一一闪过他们两人的模样,直到罪恶感迟来的冲上心头,吞没了刚才泛着温和涟漪的喜悦与满足……

满足了遗憾的,满足。

太糟了,白罂粟。你在做什麽啊?说过好几次不要看着魏于豪去想像『他』未来的模样,你怎麽就是改不过来!你这样是错的!你到底知不知道!

「白白?」

「啊?」

他失笑,「你不是要拿书给我?」

「呃,对,你等我一下……」白白绕过他,在书柜旁边蹲下,错过了他探究的目光。

邪i恶动态图第139期:动图邪

魏于豪其实知道,白白和自己相处的时候,很少直视着自己的眼睛。就算看着他,眼神也彷佛透过他,落在很远的地方……那一点笑意总是隐含满足与忧伤,还带着一丝他无从分析的情绪,类似歉疚,又更有重量。

反而是回避着他的视线时,才像真正在与他这个人相处。

这种神秘感深深吸引了他。

他猜想过,或许,白白或许是对人际关系不太擅长,又可能是被人伤害过,才会让她几乎是洁癖的、对人的碰触过敏;才会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不经意显露出某种怀念与困惑的表情,像在比对、衡量……他不介意,他知道自己会表现的比之前伤害过她的人更好,他很自信。

至少现在,白白对他就像对朋友一样,能够自然谈笑,接下来,会越来越好的。

他笑着,充满自信。

年轻,所以狂妄,总是有满满的自信可供挥霍。他却不知道,就是这份自信,让他能一步步接近她,同时也让他骄傲的无法忍受,所谓『真实』。

邪i恶动态图第139期:动图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